百合變裝——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塊易裝文學 → 絕色雙嬌(全)


  共有48435人關注過本帖樹形打印

主題:絕色雙嬌(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1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絕色雙嬌(全)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7 11:25:44

第一章


   “不要!我不要穿裙子。”
    “璽兒乖,這是媽媽特別為你做的,穿給媽媽看看好不好?很漂亮的。”
    “不要!不要!”
    “璽兒,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媽媽做的漂亮衣服嗎?穿穿著嘛。”
    “不要!我現在不喜歡了。”
    “可惡!談璽!給我乖乖站好。”
    “哇!爸爸救命啊!”
    “啟、澄、轉、和!來幫我抓著璽兒!”
    談文清無奈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夸張的景象。
    七年前,談璽出生,本該是件歡天喜地的大事,卻因為“性別”問題讓當母親的翁明
箏十分失望,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然而她卻異想天開,將所有原本是為女兒準備的粉
紅色小衣服、粉紅色小襪子、粉紅色小帽帽、粉紅色小床……全數用在這個意料外的男嬰
身上。
    翁明箏根本是將談璽當成女兒在養。
    而談肇啟、談肇澄、談肇轉、談肇和四兄弟便成了“幫兇”。
    談文清擁有一家服裝設計工作室,妻子翁明箏則是負責其中的童裝部門,而且比起
男童裝,她更鐘愛女童裝,一連生了四個讓她提不起興致的男孩,原本就打算在女兒出
生之后,所有的服裝都要由她親手設計、剪裁,只要一想到可愛的女孩子,她的靈感便
源源不絕,怎能只因為“性別”不對就打斷她的計劃。
    因此,翁明箏照樣將那些心血結晶的小衣服、小裙子全部套用在談璽的身上,沒有
自主意識的嬰孩自然只有任由她擺。
    而談家四兄弟則發現其實有個比妹妹還漂亮的弟弟也沒什么不好,甚至更“好玩”,
幫他穿上女孩子的衣服、綁上可愛的小辮辮,他們照樣可以向所有人炫耀他們可愛的“
妹妹”,沒有人知道其實他是個“底迪”。
    談璽確實是長得很美,四個兄弟都像爸爸,而談璽則像跟媽媽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
的,再經過“品種改良”,天生就是個美人胚子,一笑起來簡直是傾國傾城,就算不是
女人,以后也顯然會是個“禍害”。
    在談家母子的“共謀”下,談璽從小就被扮成女童來“混淆視聽”,只為了滿足他
們對女兒及妹妹的渴求,旁人也以為他們家生出一個可愛得令人愛不釋手的女孩。
    身為一家之主,談文清對于這種現象卻是無可奈何,在屢勸不聽后,也只好當作沒
看到,隨他們去“玩”了,談璽總會長大,這些當人家長輩的總有一天會承認他終究是
個男孩。
    然而,談文清沒想到這樣的決定會讓幺子的生命就此改觀。
    開始上小學之后,談璽終于因為一次打擊而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性別問題。
    因為不管他穿不穿裙子,從小還是跟著哥哥們在男生廁所站著尿尿,而入學后卻因
此在男廁造成一陣騷動,所有原本以為他是女孩子的男生變得對他避之唯恐不及,可以
想見不解世事的孩子被別人嘲笑時是多么殘酷。
    自尊受創的談璽在父親的及時開導后,才發現原來自己和哥哥是一樣的,應該要有
男孩子的模樣,不該綁辮子、穿女生的衣服,因此也開始拒穿媽媽準備的裙裝,為他的
個人尊嚴奮戰。
    談文清是松了口氣,但翁明箏與四個兒子可不感激他的“多事”,照樣想將談璽打
扮成可愛的女孩,才會造成眼前的這幕景況。
    其實,談璽并不見得真的討厭穿裙子,以他被母親從小培養的“女性虛榮”,當然
也會有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欲望,只是因為被人嘲笑的委屈,讓他開始抗拒女性
化的裝扮,要他丟掉那些美麗的衣服也是很舍不得的。
    只是,此時他說什么都不肯穿上母親手中那件夸張的蓬蓬裙。
    雖然是男生女相,但談璽其實是很有力氣的,這也是為什么他在學校雖然受到排擠,
卻沒有人真敢欺負他,因為打不過他。
    然而在以一對多的狀況下,談璽就算力氣再大也沒用。
    “媽,我抓住璽兒了!”
    談肇啟以十五歲少年的強勢壓制住蠢動的幺弟,另外的三兄弟則分別看管他的左右
手及雙腳,免得他拳打腳踢地傷到自己或他人,幫“妹妹”換衣服已經是他們的專長之
一,知道如何以最適當的力道讓他無法掙扎。
    “好!我來了!”翁明箏拿著可愛的蓬蓬裙,帶著一種興奮的笑容接近兒子,“璽
兒啊!這可是媽媽花了好多時間才做出來的洋裙,你就穿穿著吧,別讓***心血白費了。”
    “不要!”盡管已經不能動彈,談璽依舊不肯屈服。
    “爸,快救我!”唯一不會跟家人一起瞎起哄的父親是他僅存的救星。
    談文清有點看不下去,出面為幺子說一句話,“明箏,孩子不想穿就別勉強他了……”
    “你別管!”翁明箏是不會輕易放棄的女人,對著四個兒子下指令,“抓好璽兒,我
來幫他穿。”
    談文清只有無奈地嘆口氣,無法制止固執的他們。
    璽兒啊!爸爸幫不了你了。
    “不要!不要!”
    “嘿嘿嘿,你叫得再大聲也沒用,認命吧!”翁明箏露出得意的笑容,開始動手。
    結果,盡管談璽又吼又叫又抵抗,他還是被套上桃紅色的蓬蓬裙。
    熟練地扣上最后一顆扣子,翁明箏滿意地拍拍手,“嗯,果然就如同我所想象的一樣,
可愛極了!”
    談肇啟見母親已完成換裝工作,也就跟著松手,談璽則趁這個機會掙脫其他兄弟的抓
握,朝著大門直奔而去。
    “璽兒!”翁明箏驚叫,正要追上去時,卻聽到門外傳來一道尖銳的緊急煞車聲。
    “糟了!”談文清也緊張了起來,趕忙奔出家門,妻子與四個兒子也緊跟在后。
    天啊!璽兒可千萬不能****啊!
        ★★★
    鐘池與楊始芳夫婦滿意地看著眼前的透天別墅。
    辛苦了大半輩子,最希望的就是為全家人謀得一個安居之所,為兩個孩子準備最好的
環境,如今就是他們圓夢的一刻。
    “始芳,這里以后就是我們的家了。”鐘池愉悅地道。
    依偎在丈夫身旁,楊始芳也淡淡地笑著,“是啊!這里會是鈺堇、裕岷成長的好地方。”
    搬家工人正進進出出地搬入各式家具,男女主人則在庭院指揮調度,將物品放實在預
定的地方。雖然可預見還有辛苦的整理工作,但夫妻兩人已有準備,再多的辛勞,也比不
上有了屬于自己的家的喜悅。
    “好了,該開始整理了,我們*進**去*吧。”楊始芳挽起衣袖,預備開始將各項用品就定
位。
    “孩子們呢?”鐘池問。
    “在里面看他們的房間。”楊始芳微笑道,兩個孩子都為即將擁有專屬于他們的房間
而興奮不已。
    “已經幫他們分配好了嗎?”
    除了三樓的主臥室與兩個孩子的房間之外,還有足夠的房間可以充作書房、游戲間等,
雖然已先暫定要如何分配,但東西還未完全進駐之前都可以變更,就看兩個孩子的意愿。
    他們的大女兒鐘鈺堇雖然只有六歲,但已經很有自己的意見,鐘池夫婦也對兩個孩子
采取放任的管教方式,讓他們能自由地表達意念,逐漸建立起屬于他們自己的生活風格。
    除了長女鐘鈺堇,四歲的鐘裕岷也喜歡模仿姊姊,常愛跟著她表示意見,導致分配房
間時造成一些爭執。
    “我決定讓鈺堇住二樓有半套衛浴的套房,女孩子比較需要隱私,也省得以后還要調
整,裕岷就住旁邊那間小一點的,對他來說也已經夠大了。”楊始芳向丈夫說明。
    “也好,就這么決定吧。”鐘池點頭同意。
    其實可以看得出這對夫婦比較疼長女,因為在雙方的家族中,鐘鈺堇是最年長的第三
代,自然飽受各方關注,而鐘裕岷雖然也是長子,但就是差了那么一步,現在不再是重男
輕女的時代,生為男孩已經不吃香了。
    突聞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鐘鈺堇與鐘裕岷兩姊弟從樓上跑了下來。
    “爸!媽。”鐘鈺堇跑到站在庭院的雙親面前,“二樓右邊那個房間是我的,對不對?”
    “是啊!怎么了?”楊始芳彎腰伸手擦拭女兒額上的汗水。
    “我說我喜歡那個房間,弟又要跟我搶!”鐘鈺堇氣急敗壞的道。
    “媽!我也要那個房間!”鐘裕岷也爭著道。
    楊始芳回頭與丈夫交換了無奈的一眼,果然發生了,只要姊姊喜歡的東西,弟弟也會
想要擁有,可以分割或購買雙份的東西也就算了,房間就只有那么一間,這下可麻煩了。
    “裕岷,那個房間是姊姊的,左邊的那間也不錯啊!別跟姊姊搶了,好不好?”楊始
芳委婉地勸導兒子。
    “不要!我也要睡那間。”鐘裕岷固執地道,嘟著小嘴可愛極了。
    “那是我的!”鐘鈺堇氣惱地大叫,轉身沖出大門,準備把她的小箱子先拖下來,在
她單純的心靈中,認為只要用自己收藏的寶貝堆滿其中,那個房間就是她的了——一種標
難“占地為王”的心態。
    “鈺堇!”楊始芳擔心地喊著,也追了上去。
    奔出大門、正好看到極驚險的一幕——
    “鈺堇!”
        ★★★
    談璽沖出家門,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應付狀況,從不覺得扮成女孩子的模樣有什么不好,
但在學校卻會遭到惡意的恥笑,因而讓他產生抗拒的心理,然而媽媽和兄長們卻不明白他的
感受,仍執意要他依他們的喜好穿著,這令他心中的委屈更加強烈。
    沒頭沒腦地沖出庭院,心煩意亂的談璽沒有注意到有一輛大卡車停放在隔壁的門前,也
未留心有一道小小的身影以飛快的速度沖到他面前。
    措手不及下,談璽來不及停下腳步,就這么撞上那個小小的身軀。
    “哎喲!好痛!”
    在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相互抵消之下,談璽只踉蹌一下,便站穩身子,但與他相撞的
小女孩卻直接摔到馬路上。
    聽到小女孩的驚叫聲,乍定心神的談璽才發現自己闖了禍,連忙萬分抱歉地上前要扶她
站好,此時卻有一輛開得飛快的車子在巷道中行駛,眼看即將造成意外,就在千鈞一發之際,
談璽在驚人的煞車聲中,一把將小女孩拉離車道,雙雙跌倒在家門口。
    “璽兒!”
    “鈺堇!”
    兩邊的父母也在下一刻趕到,所幸見到孩子們安然無恙,才松了一口氣。
    差點肇事的跑車車主趕忙下車探視狀況,由兩家的男主人負責應付,而兩位母親則擔
憂地審視跌倒的孩子有沒有什么不妥。
    “璽兒,你還好嗎?”翁明箏見兒子還算鎮定,也比較安心。
    “我沒事。”談璽懷中抱著沒比他小多少的女孩,一副保護者的模樣。
    “鈺堇,你沒有怎么樣吧?來,媽媽看一看。”楊始芳想抱回自己的女兒。
    “好……好痛喔!唔……嗚哇——”
    在聽到媽媽關懷的詢問之后,鐘鈺堇稍稍由方才的驚嚇中恢復,也開始感受到跌倒時
手腳擦傷的疼痛,因而放聲大哭。
    一聽到愛女的哭泣聲,楊始芳更著急地欲檢視女兒的傷處,正要抱起她的時候,卻發
現鐘鈺堇緊緊地揪著談璽的衣服不放,一面哭還一面把眼淚鼻涕擦在他身上。
    “鈺堇,放開姊姊,給媽媽抱抱。”楊始芳勸哄著,也直覺將談璽當成女娃兒。
    “嗚——嗚——”鐘鈺堇哽咽著,說什么都不肯放開談璽。
    對鐘鈺堇而言,一旁母親的安慰聲、跑車車主的道歉聲,全都無法滲入她的意識,唯
一重要的只有眼前這個讓她感到安穩的懷抱。
    “姊姊,不要哭,房間給你好了。”同樣被嚇到的鐘裕岷從沒看過姊姊哭成這樣,于
是自動放棄爭取權益的機會。
    但鐘鈺堇哭聲不停,根本沒注意到已經達成她最初的目的。
    “妹妹,謝謝你保護鈺堇,把她交給阿姨好嗎?”楊始芳轉而向談璽道謝并要回女兒。
    “不要!”談璽突然萬分不愿放開懷中的女孩,心中產生一股強烈的占有欲,“我保
護了她,她是我的!”
    “啊?”談璽的宣告讓兩個母親都嚇了一跳,翁明箏連忙斥責道:“璽兒,你胡說什
么,還不快把小妹妹還給她媽媽!”
    談璽一言不發,只是固執地緊緊摟抱著鐘鈺堇。
    原在一旁旁觀的談肇啟突然笑了笑,“媽,看來璽兒又幫我們找到一個‘妹妹’了。”


支持(1中立(1反對(0回到頂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2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7 11:26:30

    當晚,尚在整理階段的鐘家四口在鄰居談家的邀請下,過府共進一頓豐盛的晚餐。
    “真不好意思,應該是我們先來拜訪你們的,卻先讓你們請了一頓,實在過意不去。”
鐘池向談家夫婦表達感謝之意。
    談文清笑道:“大家都是鄰居,沒什么好客氣的,真要算起來,我們還要向你們道歉
呢?若非犬子魯莽,怎會使令媛受傷呢?”
    “別這么說,只是一點小擦傷……”楊始芳原想為那個“妹妹”救了女兒的事再道謝,
卻覺得有點不對,“你說……犬子?”
    談文清知道她疑惑,只有苦笑著解釋,“璽兒是個男孩,因為長得太漂亮,內子老愛
將他扮成女娃的模樣,我也拿他們沒辦法。”
    “你說這個做什么?”翁明箏不好意思地低斥文夫多嘴。
    “這是事實啊!如果不是你硬要讓璽兒穿裙子,他又怎么會那樣沖出去?”談文清希
望可以藉由這個機會,改掉妻子這種“興趣”。
    尷尬的翁明箏只好笑笑,鐘池夫婦見狀也跟著陪笑。
    此時另一邊,談家的五個兄弟正在招待鐘鈺堇與鐘裕岷。
    鐘鈺堇穿著翁明箏送的新衣,頭上綁著兩束發辮,天生微卷的頭發自然下垂,怎么看
都像個可愛的洋娃娃。
    “鈺堇妹妹,請喝果汁。”十五歲的談肇啟以沉穩的態度表現出對鐘鈺堇的喜愛。
    “鈺堇妹妹,吃水果。”十三歲的談肇澄亦不掩飾對這個“真正的”小妹妹有極大的
興趣。
    “鈺堇妹妹,要不要看卡通?”十二歲的談肇轉也迫不及待地想討好她。
    “鈺堇妹妹,這是我贏來的彈珠,全送給你。”十歲的談肇和則將自己寶貴的收藏品
貢獻出來,只為博卿一笑。
    然而,四個兄弟的作為卻讓談璽很不高興。
    他牢牢地守在鐘鈺堇身旁,瞪視著那四個想搶走他的鈺堇妹妹的可惡哥哥,頭一次發
覺有這么多哥哥真是礙事。
    他就是討厭有人對他的鈺堇妹妹示好。
    至于鐘鈺堇,對那四個急于獻殷勤的大哥哥并不領情.只執著地黏著身旁的“姊姊”。


    而最年幼的鐘裕岷則徹頭徹尾地被當成裝飾品,幾個兄弟全都無視于他的存在,果汁、
水果也都沒他的份,于是他委屈地跑去找爸媽哭訴。
    “璽兒姊姊,我們到別的地方去好不好?這些臭男生老是圍在這里,討厭死了!”鐘
鈺堇要求著。
    “好,我們到我的房間去,你想吃什么點心?我去幫你準備。”談璽一面問,一面朝
四個哥哥拋著得意的眼神。
    他贏了!
    趁著鐘鈺堇考慮的時候,他帶著她往自己房間走,省得又有人來跟他搶。
    談家四兄弟互看了一眼,聳了聳肩,開始爭相分食原本為鐘鈺堇準備的一盤水果及果
汁,各據一方沙發開始看電視。
    反正鈺堇妹妹已經搬到隔壁,日后能與她親近的機會還多得是,不必急于一時。


支持(1中立(1反對(0回到頂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3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7 11:26:57

    談璽很高興地將鐘鈺堇帶進自己房間,這個原本為新生女嬰準備的粉紅色房間,至今
仍維持著大部分的原貌,只有嬰兒床換成了較大的單人床。
    “哇!璽兒姊姊,你的房間好漂亮喔!”鐘鈺堇一臉夢幻羨慕的看著談璽的房間。
    “你喜歡嗎?”談璽問,他本來已經開始討厭這種很小女生的粉紅色,但若她喜歡的
話,他可以繼續再喜歡下去。
    “嗯!”鐘鈺堇用力地點了點頭,決定回家以后也要叫媽媽把她的房間弄得像這個樣子。
    “璽兒姊姊,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在這里睡覺?”她已經愛上這個房間了。
    “你媽媽答應的話就可以。”還未有男女接受不親觀念的談璽認為只要家長同意就好。
    “那就是可以了。”鐘鈺堇知道只要自己撒個嬌,媽媽什么事都會答應她。
    賴在談璽的床上,兩個半大的孩子并躺著剛剛好。
    “我好喜歡璽兒姊姊喔!”鐘鈺堇口吻天真地說。
    在她的想法,不只是因為下午談璽將她由車輪下救出,還有談璽身上有一種讓她安心
的感覺。
    孩子的直覺是最直接而無所矯飾,喜歡就是喜歡,沒有第二種說法。
    “我也喜歡鈺堇啊!”談璽也同樣地回道,對眼前這個可愛的妹妹真的有種難以言喻
的喜愛。
    談璽的話讓鐘鈺堇瞬間綻放出極燦爛的笑容。


    看著她那甜美的笑靨,談璽只覺得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很陌生,但卻很舒服,他頭一
回發現原來心跳的感覺是這樣的美好。
    他喜歡看她笑。
    鐘鈺堇摸摸他的臉頰,粉姬的小手有著極佳的觸感。
    “璽兒姊姊,你好漂亮喔!”她睜大眼睛高呼著。
    談璽的“美”,對于各種年紀的人都有相同的影響力,就連她這樣的女娃兒,也懂得
欣賞與驚艷。
    如果不看生理構造,任何人說談璽是個女孩,都不會遭到質疑,何況在鐘鈺堇的認知
中,穿褲子的雖然不一定是男生,但穿裙子的是女生,這點絕對是毋庸置疑的。
    談璽搖了搖頭,“我覺得鈺堇比我可愛多了。”
    以他的眼光來看,洋娃娃般的鐘鈺堇才真的漂亮,他雖知道自己也長得“美美”的,
因所有的女生只要與他一對照,就全部被比下去,絲毫沒有申訴的機會。
    只有鐘鈺堇,讓他從第一眼就移不開視線,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
    在他的心目中,這個可愛的女孩一走進他的世界,就占據了最重要的位置,為了能看
到她的笑容,他什么都肯做。
    “真的嗎?”聽到他的贊美,鐘鈺堇笑開了臉,被自己認為最漂亮,也最喜歡的“璽
兒姊姊”稱贊,還有什么能比這讓她更開心的?
    “當然是真的。”他不可能對她說出違心之論。
    “璽兒姊姊,”鐘鈺堇甜甜地道,“你來當我的姊姊好不好?”
    談璽眨了眨眼,“你要我當你的姊姊?”
    “嗯!”鐘鈺堇興奮地點頭應聲,終于想到一個可以和“璽兒姊姊”更親近的辦法,
她高興極了。
    “我只有一個弟弟,但他每次都要跟我搶喜歡的東西,很討厭,我一直想要有一個姊
姊,我喜歡璽兒姊妹,我要璽兒姊姊來當我的姊姊!”
    談璽的心里有點矛盾,“那哥哥呢?你想要哥哥嗎?”
    鐘鈺堇搖頭,她已經認定了姊姊,就不打算要哥哥了。
    “我要姊姊!”她再次肯定地道。
    “這樣啊,”談璽只考慮了幾秒鐘,“那好吧,我來當你的姊姊!”
    “只當我一個人的姊姊!”鐘鈺堇欣喜若狂地喊著。
    “只當你一個人的姊姊。”他允諾。
    “好棒喔!”鐘鈺堇開心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摟著談璽的脖子就在他的臉頰上用力
地親了一下,高喊,“我有姊姊了!”
    摸摸還帶著一點口水的臉頰,剛剛的觸感很舒服,看著她的笑靨,談璽也同樣開心,
他可以當她的“姊姊”,只要她高興。
    兩個孩子的命運就從此時開始,緊密地糾結在一起。


支持(1中立(0反對(0回到頂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4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7 11:27:17

    稍晚,翁明箏私下將談璽找來。
    她已經想過了,如果孩子真的這么排斥穿女孩子的衣服,那她也只好放棄繼續這樣打
扮他,雖然會失去一點樂趣,但這也沒辦法。
    “璽兒,媽媽有件事要問你。”
    “什么事?”談璽心不在焉地道,他心中只記掛著鐘鈺堇。
    “璽兒,你是不是真的很討厭女生的衣服?”翁明箏有點訝異他還把蓬蓬裙穿在身上,
以為一有機會他就會脫下來。
    “不會啊!”
    如果是在今天之前,他的回答絕對是肯定的,但情況已有了變化,學校同學的嘲笑已
經變得微不足道。
    翁明箏驚訝地眨眨眼,原本應該得到答案之后就此打住的,但現在她很想知道談璽為
何會突然改變態度。
    “你早上不是很不高興嗎?”
    依他當時的反應來說,可不只是不高興而且。
    談璽聳聳肩,“早上是早上,我剛剛答應要當鈺堇的姊姊,所以當然要有姊姊的樣子。”
    翁明箏又驚又喜,“你要當鈺堇的姊姊?    這是不是表示她以后有兩個“洋娃娃”
可以“玩”了?
    “對!”談璽肯定地點頭,就算穿裙子會被別人笑,但只要鈺堇開心就無所謂了。
    翁明箏沒想到鐘鈺堇會有這么大的影響力,讓原本固執抵抗的談璽變得這么好說話。
    “那你以后還是要穿媽媽做的衣服嘍!”
    “對啦!”談璽已經有些不耐煩了,“還有事嗎?我要去找鈺堇了。”
    “沒事了,你去吧。”翁明箏暗自竊喜,既然兒子已經同意了,以后他爸爸就不能老
是有那么多意見

支持(2中立(0反對(0回到頂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5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7 11:28:02

第二章


    七年后
    “二仁加油!二仁加油!”
    “學姊加油!學姊加油!”
    名圣學園國中部的體育館,正充斥著驚天動地的加油聲,交雜著奔跑、運球,
及投籃時的歡呼聲,在場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激烈的比賽與不斷揮灑的汗水之中。
    名圣學園國中部正展開班際籃球比賽,此時正在籃球場上交手的是二年級女籃
部分的冠亞軍之爭,比賽的情勢與加油的聲勢意外地都是一面倒的現象。
    這類非校際團體的比賽,會在場加油的多半只有當事的兩個班級,即使是爭奪
冠軍的決賽,也不會造成這種大爆滿的情況,但今日的形勢顯然有極大的不同。
    球場上分別穿著紅白球衣的兩支隊伍中,有一道最活躍的身影,也是所有視線
與歡呼關注的焦點。
    只見那穿著白色球衣,將長長的頭發束成馬尾,隨著每一次躍動甩出優美的曲
線,刷的一聲,又是一個完美的三分球。
    “哇!學姊萬歲!”在分數板上加了三分的同時,又是一陣歡聲雷動。
    整座體育館的一樓及挑空的二、三樓全聚滿了各年級的學生,男女各半,加油
的對象并不是比賽的某方球隊,而是全集中在某人身上。
    原本應該實力相當的兩支隊伍,只因那個人的存在,而產生截然不同的影響。
    就連本該為自己班級加油的另一班同學,也紛紛“棄暗投明”,加入了歡呼喝
采的行列,莫怪該班會一蹶不振。
    這個發光體,便是在球場上有如羚羊般掌控整場球勢的談璽。
    傳球、運球、投籃,每個動作都有如行云流水一般,讓人捉摸不定,又不自覺
地沉迷其中,滿心贊嘆。
    “璽兒姊姊真是太厲害了!”坐在白隊的球員區中,兩眼閃閃發光的鐘鈺堇滿
心歡喜地道。
    “對啊!對啊!”二年仁班的班長一勝感激,“多虧你說動談璽參加比賽,我
們才能有今天的成績,這全都要感謝你。”
    “沒有啦!”鐘鈺堇不好意思地說,“班長太客氣了。”
    “不不不,我絕對不是客氣,我們全班決定要請你吃一頓大餐,謝謝你的大恩
大德!”班長夸張地表示。
    鐘鈺堇只是聳聳肩,又將注意力完全放在談璽身上。
    班長有點失望,他在她心中的重要性顯然永遠比不過談璽。
    對于這個一年級的學妹,他們全班都誠心地關愛著,不只是她本身的魅力,更
因為她是談璽“重要的妹妹”。
    盡管有些男同學對鐘鈺堇有著極高的興趣,也在談璽的監視下不敢有所蠢動,
他也是其中之一。
    談璽在學校是個十足的風云人物,任何活動只要找上談璽,絕對能辦得有聲有
色,他們班上也因為談璽而堆滿了各種演講比賽、辯論比賽、書法、圖畫,甚至各
種球類運動的獎牌,只要有談璽出場,就絕不會空手而回。
    只是國二的談璽,已成為整個學園的風云人物。
    但是談璽卻不參加學校的社團,每天放學準時回家,讓亟欲爭取人才的各個團
體失望不已。
    談璽與鐘鈺堇兩人的感情則好到令人眼紅。
    因為談璽拒絕所有社團邀約的理由只有一個——要陪鈺堇妹妹。
    這時哨音響起,比賽結束,也打斷二年仁班班長的沉思。
    結果早已是顯而易見的,二年仁班以壓倒性的勝利取得了女籃冠軍。
    雙方隊員集合待裁判發表結果,相互敬禮解散之后,談璽以英雄的姿態受到班
上同學的熱烈歡迎。
    “璽兒姊姊,毛巾給你。”鐘鈺堇將手上的毛巾遞了出去,接著拿礦泉水給他,
并為他披上外套以免著涼,這些工作都是她專屬的,沒人敢跟她搶。
    “謝謝。”談璽一面喝著水,一面看著鐘鈺堇,眼中閃著溫柔的眸光。
    “不客氣。”鐘鈺堇對他展露只在他面前出現的燦爛笑靨,“要不要先去換衣
服?這里好熱喔!”
    “也好。”談璽用手上的毛巾為她擦拭額上的汗珠,他向來是以她的需求為依
歸。
    “不行啊!”二年仁班班長連忙阻止,“談璽,還有頒獎典禮,你要去代表受
獎啊!”
    談璽提起裝有換洗衣物的背袋,無所謂地道:“讓隊長上臺就好,我的工作已
經結束了。”
    說完,一手挽著鐘鈺堇,頭也不回地走向體育館附設的更衣室。


    二年仁班班長抬手想攔人,但談璽不給他機會,迅速地隱沒在人群中。


支持(1中立(0反對(0回到頂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6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7 11:28:55

“璽兒姊姊,你打籃球的樣子好帥幄!”鐘鈺堇崇拜地說。
    “看得高興嗎?”談璽微笑問道。
    “嗯!好喜歡。”她仍是一臉興奮,“球場上每個人都比不過璽兒姊姊,好厲
害喔!”
    談璽只是笑了笑,這是當然的,國中時期男女生的體格相差不多,但男生在體
力與反應上還是超過女生,雖然他看起來是女生的模樣,但實際上終究還是個確確
實實的男生,參賽實在有“作弊”的嫌疑,若不是鈺堇說想看他打球,他也不會上
場。
    鐘鈺堇突然踉蹌了一下,談璽連忙扶著她的手臂穩住她。
    “鈺堇?你有沒有怎么樣?”他緊張地問。
    鐘鈺堇搖搖頭,勉強的笑了笑,“大概是熱過頭了,頭有點昏昏的。”
    “這怎么行!”他擔憂地看著她略顯蒼白的臉色,可能真的有些中暑,“我們
快回家休息吧。”
    “我沒事啦!”她對著他皺皺鼻頭,“你身上又濕又臭,先把衣服換掉我們再
走。”
    談璽聞聞自己身上的味道,忍不住皺起眉頭,果然都是汗臭味,喜歡干凈的他
不像其他男生可以毫不在意地穿著臟衣服,而且他的鈺堇妹妹也不喜歡。
    “那我去換衣服,你在這兒等我。”
    “好。”
        

    談璽很快地沖了個戰斗澡,雖然置身于女更衣室,卻沒有絲毫的不自在,這些
年的“訓練”已經讓他完全以平常心看待自己的女性裝扮,一舉手、一投足都是十
足的女生。
    既然決定要當鐘鈺堇的姊姊,就要做得完美,而不是個不男不女的半調子。
    為了當她的姊姊,他將頭發留長,繼續女性化的裝扮,雖然比較少穿裙子,但
依舊是個確確實實的“美人”,且在各自獨立的女生廁所內也不會有人拆穿他的偽
裝。
    幸好設有國中部與高中部的名圣學園是以開放的校風見長,不但標榜男女合班,
學生也不用穿制服上學,省略了談璽在制度化了可能產生的麻煩。
    這也是為什么他們會選擇名圣學園,只有這樣才能讓鐘鈺堇時時刻刻黏著他,
做一對“好姊妹”。
    穿好衣服走出沖洗間,談璽見到國中部女籃球隊隊長微笑地站在他眼前。
    “不用說了,我不會答應的。”不用她開口,談璽已經知道她的來意,直接拒
絕。
    “我說同學,你也未免太無情了吧!”余芷月嘆著氣,“你的籃球打得這么好,
如果加入校隊一定可以為校爭光,為什么你就是不肯答應呢?”
    “沒有理由,不答應就是不答應,你再說幾遍也是一樣。”談璽絲毫不動搖,
提起背袋就朝鐘鈺堇等候的地方走去。
    她才不信,有什么人會硬把出風頭的機會推出去的?卻忽略了談璽最不缺的就
是出風頭的機會。
    “是不是一定要鈺堇學妹同意,你才肯加入?”余芷月拿出最后的王牌,她聽
說談璽就是在鐘鈺堇的要求下,才答應參加比賽的。
    談璽猛然回身,嚴厲地瞪著她,一言不發,直瞪得她渾身發毛。
    許久,他才緩緩地開口,“不準你去跟鈺堇提這件事,聽到了嗎?”
    他最清楚鈺堇的耳根子有多軟,如果有人在她面前哀求,實在很難不點頭,但
知道他意愿的她又不想為難他,結果只有增加自己的困擾,他絕不容許這樣的情形
一再發生。
    而且,悶熱的球場對怕熱的鈺堇來說是一種磨難,剛剛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他絕不愿因這個對他來說可有可無的運動使得她有任何不適。
    “聽……聽到了。”余芷月有點心驚,談璽所展現的威勢讓三年級的她都不敢
輕櫻其鋒。
    真可怕,這是一個國二的女生會有的氣勢嗎?
    走出更衣室,卻不見鐘鈺堇的身影,談璽連忙喚道:“鈺堇!你在哪里?”
    半晌,才看到鐘鈺堇臉色蒼白地自更衣室隔鄰的洗手間走出來。
    “璽兒姊姊……”她以一種帶著緊張、不安的語氣喚著。
    “怎么了?”談璽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對勁,急忙走到她身旁。
    “我……”鐘鈺堇轉頭看看四周除了他們之外,只有余芷月在,便一把拉著談
璽讓他彎下腰,唏唏嗦嗦地對他說了幾句悄悄話。
    聽完之后,談璽驚訝地抬頭看著她,似乎也有些失措,然后將視線定在余芷月
身上,下定決心般地走向她。
    “余芷月,你有沒有帶……衛生棉?”
    要對一個剛剛被他拒絕的人提出要求,實在是有點尷尬,但為了鐘鈺堇,這也
是沒有辦法的事。
    余芷月看看鐘鈺堇害羞的模樣,與談璽難得低聲下氣的模樣,有些好笑地問:
“她是第一次嗎?”
    “嗯。”他肯定地點著頭,他很清楚鈺堇的身體狀況。
    “絕大多數的女生都會隨身攜帶的,你沒有準備嗎?”余芷月笑笑地問。
    “我……忘了。”談璽只好這么說。
    余生月從隨身背包中掏出一個巴掌大、白色包裝的東西,舉在談璽面前,“吶,
有翅膀的。”
    “謝……”談璽謝字還沒說完,正要接過東西,卻見她又收了回去,“你……”
    余芷月露出壞心的笑容,“除非你告訴我為什么不肯參加籃球隊,我才給你。”
    “你……”談璽最討厭有人威脅他了,但為了鐘鈺堇,也不得不接受威脅,“
我告訴你就是了,拿來吧。”
    余芷月滿意地笑了,就知道“鈺堇妹妹”是談璽最大的弱點。
    談璽接過衛生棉,先讓鐘鈺堇再回廁所解決問題,才重新面對余芷月。
    “可以說了吧?”余芷月笑看著他,這會兒可換她占優勢了。
    說就說吧,談璽以問題代替回答,“余芷月,女籃隊可以讓男生參加嗎?”
    “廢話!當然不可以!”余芷月沒想到他會問出這種可笑的問題,“女籃隊當
然都是女生,男生參加的是男籃隊啊!”
    “所以嘍!”談璽聳聳肩,“我不能參加女籃隊。”
    其實談璽也不想加入男籃隊因他不想跟每個見到他的人解釋自己是男人。
    “拜托!這種無聊的問題跟你有什么關系啊?”余芷月還反應不過來,看到談
璽笑笑的臉,愣了一下,“你……”
    “怎么會沒有關系?我是男生,當然不能參加女籃隊,你想在比賽的時候被控
告作弊嗎?”談璽露齒笑道。
    “什么?!不!我不相信!”余芷月一臉青天霹靂,“你怎么可能會是男生?!”
    如果他是男生,那還有誰敢說自己是女生?
    “很抱歉,”口里雖這么說,但他的口氣卻沒有半點抱歉的意味,“這是事實。”
    “除非你有什么證據,否則我絕不相信!”余芷月堅持道。
    “證據?當然有證據,不過我可不想在你面前脫衣服。”談璽說了讓人臉紅的
話后,找出自己的身份證,“吶,黃色的,這總不能仿造吧。”
    余芷月覺得自己快要昏倒了,怎么會這樣?!
    “還有問題嗎?”談璽“好心”地問。
    “為什么……”余芷月清清喉嚨又問:“你……你為什么要男扮女裝?”
    談璽低頭看了看自己,簡單的長褲襯衫,很中性的打扮,宜男宜女,只是穿在
他身上就像個帥氣的美人,“我這樣不好看嗎?”
    “就是太好看了!”余芷月有種挫折感,“別岔開話題,你不會只因為‘好看’
就放意做這種混淆他人視聽的行為。”
    談璽笑了笑,“被你看穿了。不過,我又為什么要告訴你?”
    “因為,如果你沒有一個能讓我信服的理由,我就把你真正的性別昭告全校師
生。”余芷月毫不客氣地威脅,“讓大家免于再受你這個人妖的蒙騙!”
    談璽皺起眉頭,其實就算事實被其他人知道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此一來,
他就沒辦法當好鈺堇的“姊姊”了。
    于是他只好說:“因為鈺堇說她想要一個姊姊。”
    余芷月訝異地瞪大了眼,“所以你就當她的‘姊姊’?”
    “沒錯。”他承認,“這有什么不對嗎?”
    “這……”余芷月佩服地搖了搖頭,“沒什么不對,我服了你了。”
    鐘鈺堇在此時走出廁所,談璽毫不遲疑地回到她身邊。
    “回去吧。”再抬頭看了余芷月一眼,他說:“你答應不說出去了?”
    “我不會說出去的。”余芷月微笑承諾。
    “璽兒姊姊,你們在說什么啊?”鐘鈺堇輕聲問。
    談璽低頭看她,神情在瞬間轉為柔和,“沒什么,隨便聊聊,我們走吧。”
    “我當然不會說出去。”看著兩人的背影,余芷月喃喃自語著,她還想看看他
們兩個以后會有什么樣的發展呢!
    這顯然會是件很有趣的事。


支持(1中立(0反對(0回到頂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7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7 11:29:27

    “談媽媽好!”鐘鈺堇向來是暢行無阻地進出談家的大門,然后以最短的路線
跑進談璽的房間。
    翁明箏來不及叫住她,“真是的,這丫頭在急什么啊?我還想叫她試穿幾件洋
裝,一點機會都不給。”
    自從鐘鈺堇出現在他們家之后,翁明箏的目標就轉移了,雖然談璽還是照樣穿
女孩子的衣服,但不知什么原因,他長得愈大,就與她做的那些可愛衣服的風格不
搭軋,反而鐘鈺堇穿起來適合多了,也成了她新的靈感來源。
    鐘鈺堇奔至談璽的房門口,還未敲門就先開門將頭伸過去問:“璽兒姊姊,我
可以*進**去*嗎?”
    正在用功的談璽笑望著她,“人都進來了一半,還有什么好問的?進來吧!”
    鐘鈺堇這才歡歡喜喜地走進他的房間,“璽兒姊姊,你在看書嗎?”
    “嗯,快月考了,你不準備一下嗎?”他問。
    鐘鈺堇聳聳肩,“看了也沒用,我又不像璽兒姊姊這么厲害,每次考試都能考
前三名,有些東西我看都看不懂,只要別吊車尾就很好了。”
    談璽是班上的高材生,平常看他也不怎么用功,只在考試前抱抱佛腳,但各科
平均都能在九十分以上,讓鐘鈺堇欣羨不已,因為她除了文科還算不錯以外,對數
理科目就完全不行了,每每都是驚險過關。
    談璽微微一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來問我啊!那些都是我去年上過的課
程,應該還可以教你。”
    “好啊!”鐘鈺堇開心地笑了,又略顯遲疑,“這樣會不會妨礙你念書啊?”
    談璽索性閉上課本,“我已經看得差不多了,只要猜到出題的方向,就能掌握
得分狀況,不會有影響的。”
    他的話讓鐘鈺堇兩眼又迸射出崇拜的光芒,“璽兒姊姊,你好厲害喔!”
    “哪里。”允文允武的他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只要能對她有幫助,他就很高興
了,“鈺堇,你來找我應該不是為了這件事吧?”
    “對喔!我差點忘了。”鐘鈺堇笑了笑。她坐上談璽的單人床,露出一種神秘
的笑容,道:“璽兒姊姊,我跟你說哦,今天我跟媽媽到百貨公司去了。”
    “哦?買了新衣服嗎?”
    這些年來,談璽已經習慣傾聽大大小小發生在鐘鈺堇身上的事,雖然有時盡是
一些芝麻小事,但他一點也不會覺得不耐煩,總是細細地聆聽那些他來不及參與的
事情,將兩個人的生活緊密地交疊在一起。
    “這個……也算是啦!”鐘鈺堇突然語出驚人地道:“我到現在才知道,原來
胸罩的種類多得讓人眼花撩亂,什么無痕啦、蕾絲啦、黑的、紅的、綠的、藍的,
什么顏色都有,加上搭配的內褲,每一套都貴得嚇死人,幾乎跟一套洋裝差不多錢呢。”
    “胸罩?”談璽的臉色有點怪怪的。
    鐘鈺堇沒有發覺,繼續說:“而且啊,還有一些透明的、有洞的,看得人家都覺
得不好意思了。”
    他才覺得不好意思呢!
    盡管他長年做著女生的打扮,但他畢竟還是個十四歲的少年,提到那種“女性
用品”,哪還自在得起來啊!
    “璽兒姊姊,前陣子我不是跟你說過胸部有點漲痛,還會癢癢的嗎?媽媽說那
是女生必經的發育過程,后來我的胸部就慢慢膨脹起來,所以媽媽今天就帶我去百
貨公司買內衣。”
    鐘鈺堇說著與母親選購胸罩的過程,毫無經驗的談璽,只有嗯嗯啊啊地應聲,
一面希望自己的臉皮夠厚,別臉紅。
    “最后啊,媽媽還是幫我選了一種少女內衣,沒有襯墊和鋼絲,既可以固定形
狀,也不會造成負擔,比較適合現在的我。”鐘鈺堇靠向談璽,“我現在就穿在身
上喔。”
    “是……是嗎?”談璽想象她穿內衣的模樣,突然覺得渾身發熱,出現一種連
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反應。
    更要命的是,鐘鈺堇還在他耳邊小小聲的說:“璽兒姊姊,你想不想看一看?”
    “啊?”談璽難得傻住,不知該點頭還是搖頭。
    等不到他的反應,鐘鈺堇有點憂愁地道:“璽兒姊姊,女生的胸部是不是……
大一點比較好?我只有七十A而已,會不會太小了?”
    “呃……”知道現在最好不要“打擊”她,談璽只好說:“不會啦!大有大的
好處,小也有小的可愛啊。自然就是美,要相信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何況你現在還
在發育,煩惱這件事還太早了點。”
    鐘鈺堇點點頭,“璽兒姊姊說得有理。”接著,她又一種帶著好奇的“有色”
眼光看著談璽的胸部,“璽兒姊姊,你的有多大啊?”
    “我……”他差點要伸手“遮丑”,他的……絕對不會比她有料!
    “呵呵呵,”談璽擠出一點笑容,“我的也滿小的。”
    這是事實。女人如果有像他這種太平公主般的胸部,也該欲哭無淚了。
    “璽兒姊姊,可不可以讓我摸摸看?我想比較一下別人的摸起來是什么樣的感
覺。”她又提出另一個要求。
    “不……不好吧。”怎么能讓她摸呢?不當場穿幫才怪。
    “不要那么小氣嘛。”她微嘟著小嘴,“那我們來交換條件好了,我的也給你
摸一摸……”
    談璽來不及拒絕,便見她抓起他的手,往自己的胸脯一貼——
    確實不是很大,但仍有著足以盈握的弧度,隔著上衣及罩杯的布料,還是明顯
地感受到那份柔軟,幾乎讓人不忍釋手。
    談璽的心差點跳了出來,他的手被她握在她的小手與胸脯之間,毫無間隙地接
觸屬于女性令人渴求的神秘部位,終于了解為什么漫畫書上常畫著男人因為看到女
人的胸部而噴鼻血,現在他似乎就有這種沖動。
    “怎么樣?很小吧?”鐘鈺堇一臉天真浪漫。
    “不……不會啊!”談璽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感覺,“我覺得很可愛,摸起來很
舒服。”
    “那就好。”他的贊美讓鐘鈺堇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可以摸你的嗎?”
    不可以!沒想到她還是不放棄。談璽不著痕跡地抽回自己的手,“你用看的也
知道,我實在沒什么身材,你可以回去摸你***,那才有比較的價值。”
    談璽想辦法讓她轉移目標。
    “是嗎?”她有些失望地看著談璽的胸部,只好放棄了。
    “是。”談璽以肯定的語氣說道,只要能打消她吃他“豆腐”的念頭就好。
    他并且改變話題道:“鈺堇,距離月考只剩一個禮拜了不是嗎?”
    “對呀。”鐘鈺堇直覺地反應。
    “考試范圍準備得怎么樣了?”
    “嘿嘿嘿。”她尷尬地笑了笑,伸伸舌頭,老實招供,“還沒開始。”
    “那你還有時間在這里閉扯嗎?”
    “人家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嘛,看不看結果還不是都一樣。”她一副自怨自艾的
模樣。
    談璽嘆笑一聲,“去把你的課本都拿過來吧,我來幫你做復習。”
    “呵!太好了。”鐘鈺堇立即飛奔回家去拿書,盡管還沒開始復習,但只要談
璽承諾要幫她,就讓她信心十足。
    這次月考由談璽幫鐘鈺堇抓題,讓她每科都順利過關。

支持(1中立(0反對(0回到頂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8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8 9:29:47

第三章


   “學姊,這是我親手做的便當,可不可以請你嘗嘗看?”
    談璽一走進名圣學園的大門,迎頭就遇上了這樣的陣式。
    這在名圣學園中已是司空見慣的場景,基于對學姊的崇拜,總會有許多低年級,甚至
國中部的女學生不辭辛勞地送花、送禮物、送便當。高三的學長姊對美麗的談璽也同樣很
感興趣,只是比較收斂一點,沒有加入這種追逐偶像的行動,但也常會利用各種機會接觸
他。
    “謝謝學妹,不過我自己已經有帶飯盒,你的便當就算給我也是浪費,還是給其他有
需要的同學吧。”談璽以一種冷淡而溫和的態度說道。
    女同學有些委屈地低下頭,“可是……我是特地為學姊做的。”
    “學——妹!”談璽的語音轉為嚴厲,“并不是每個人的心意我都必須照單全收,這
對我來說是一種負擔,我無法接受,也無法回報,你還是收回去吧。”
    “對……對不起。”像是無法承受談璽的斥責,女同學低聲道歉。
    見她已開始“反省”,談璽轉身走向在一旁等他的鐘鈺堇。
    就在他轉身的同時,那位女同學的幾個同窗好友馬上一擁而上,發出一種興奮的尖叫
聲。
    “哇!學姊跟你說了好幾句話呢。”
    “好棒喔!”
    “下次該輪到我了,你們也要幫忙喔。”
    對于所有同學送的各種禮物,談璽向來是敬謝不敏,然而不管他怎么拒絕,送禮的人
還是絡繹不絕,只為了有機會能與他說上幾句話。
    這樣的現象實在讓他有點哭笑不得,但又無法嚴令禁止,只好來一個擋一個、來兩個
趕一雙了。
    鐘鈺堇則自一開始就不擋路地閃到一旁等候著談璽,這也是她從不惹人厭的原因之一,
因為她從不會受到談璽的寵愛,就自以為能占據他所有的注意,斷絕其他人接觸他的機會。
    然而,鐘鈺堇得意地看著預料中的發展,只有她知道璽兒姊姊拒絕她們的真正原因,
因為璽兒姊姊的書包中正裝著她親手做的便當。
    就在她不經意時,有個男生悄悄地走到她身旁。
    “咳……鐘……鐘同學。”


    鐘鈺堇疑惑地轉頭看了他一眼,“你是誰?”
    “我……”男同學臊紅了臉,半天說不出話來。
    有談璽的地方就一定能看到鐘鈺堇的身影,男同學都還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即被打
斷。
    “鈺堇,我們走吧。”談璽及時回到她身邊,朝一旁的男同學凌厲地瞪了一眼,知道
他的目的,又怎么可能讓他得逞呢?
    “好。”
    鐘鈺堇快樂地由談璽伴著走向教室,早把那莫名叫了她一聲的男同學拋到九霄云外去。
    那平白被瞪的男同學,只有抓著汗濕的情書,接受永遠無法成功的事實。
          ★★★
    時間匆匆流逝,依談璽的能力,自然是很順利地經由升級考試升上高中部,并年年蟬
聯全年級的第一名,而鐘鈺堇在談璽的護航之下,抄筆記、畫重點,加上每回的考前猜題,
也一切穩當地直升高中部。
    除了學業上名列榜首以外,談璽還有另一個頭銜,便是連續當選了第五年的“校花”,
校園中總是能見到他與第二名的鐘鈺堇走在一起,這便是名圣學園最有名的“名勝”了。
    升上高中之后,談璽的身高突然抽高許多,臉上稍有的稚氣也像在一夜之間盡數蛻除,
多了一股英氣,自然成為眾多女性同學瘋狂崇拜的對象,甚至遺憾“她”為什么不是“男生”。
    如果“她”是“男生”,那校園中就多出一個“世界無敵宇宙超級天下第一絕世美男
子”,定能引發比現在更大的“動亂”。
    “鈺堇,我好羨慕你喔!”坐在鐘鈺堇前面的方婉妙回過頭,以一種感嘆的語氣說道。
    “我有什么好羨慕的?”剛與談璽道別,放下書包的鐘鈺堇不解地看著全年級的第一
名,“每次考試都在及格邊緣,要不是璽兒姊姊幫忙,你哪還能在這個班上看到我啊。”
    “就是這點讓人羨慕啊!”方婉妙嘆了口氣,“要是我也有璽兒學姊天天教我功課,
還每天接送,中午還有愛心便當可以吃,就算被留級也沒什么好煩惱的。”突然方婉妙邪
笑道:“不然我跟你交換好了。”
    “才不要!”鐘鈺堇嘟著小嘴,璽兒姊姊是她的,才不讓給別人呢!
    “就知道你會這么說。”方婉妙有點好笑地看著她撒嬌般的神情,就是因為她這么可
愛,讓任何人無法討厭她,甚至會不由自主地維護她,否則以她獨占談璽的做法,早就不
知被杯葛幾次了。
    “什么嘛。”鐘鈺堇不悅地道,她也知道自己被恥笑了。
    “鈺堇,你知道談璽學姊有沒有別的兄弟?”方婉妙突然問。
    “有四個哥哥。”看出她心里打什么主意的鐘鈺堇又補充,“不過他們比較像談爸爸,
而璽兒姊姊是像談媽媽,所以四兄弟跟璽兒姊姊都不像。”
    “唉,鈺堇,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好?”方婉妙壓低了聲音,一臉神秘。
    “什么事?”鐘鈺堇謹慎地看著她。
    “請我到你家去。”提出要求的方婉妙雙眼閃閃發亮。
    “為什么?”鐘鈺堇從沒有請人到家里去過,也不明白方婉妙到她家要做什么。
    “你家不是就在談璽學姊的隔壁嗎?”方婉妙解釋著。
    鐘鈺堇不明所以地點了點頭,“那有什么關系?”
    “關系可大了。”方婉妙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我先到你家去,然后你再找個藉口
帶我到談璽學姊家去拜訪,我就可以趁這個機會和學姊說話了啊。順便看看學姊的哥哥有
哪個比較順眼的,想辦法套個交情,讓他也對我產生興趣,久而久之水到渠成,只要我嫁
給學姊的哥哥,成了學姊的嫂子,以后不就能天天看到學姊的花容月貌了嗎?”
    本來她是希望能有個長得像談璽的哥哥最好,不過做人不能太賞心,那樣的美人有一
個就很沒天良了,再多恐怕會遭天妒。
    “啥?”鐘鈺堇被她詳密的盤算給嚇到。
    “怎么樣?我這個計劃不錯吧?”方婉妙得意地道。
    是啊!好過頭了。
    鐘鈺堇只能拼命地搖頭,“不行啦!我會挨罵的。”
    雖然談家四個哥哥對她都很好,但要是知道她將這么個“花癡”帶回去,不給她白眼
看才怪。
    “怎么不行?我覺得這個計劃簡直棒透了。”方婉妙直纏著鐘鈺堇要她答應幫忙。
    鐘鈺堇只好找籍口逃離教室。


支持(2中立(0反對(0回到頂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9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8 9:30:19

      鐘鈺堇興匆匆地以快速的腳步趕至校園中一處位置隱蔽,人蹤絕跡的小花園,這里
是她與談璽每天中午一起吃便當的地方,沒有其他人知道,讓他們能得到一點不受打擾的
安靜。
    “璽兒姊姊!”當鐘鈺堇奔過小花園時,只見談璽態度不悅的瞪視著一名不速之客。
    “你在這里做什么?”正等著鐘鈺堇前來與他會面的談璽,對多余的人問話是很不客
氣的。
    “談璽,別這么無情嘛,再怎么說,我都是高你一屆的學姊,而且——”余芷月很自
然地“黏”上他,曖昧地攀上他的手臂,媚笑地道:“好歹也是我告訴你這個地方的,否
則你哪能與你的鈺堇妹妹這么安安靜靜地吃午飯,不感謝我就算了,還想趕我走嗎?”
    “喂!你……”談璽嚇了一跳,未能及時躲開她的手。
    別的女人黏著她的“璽兒姊姊”的畫面讓鐘鈺堇從心底涌出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她立
刻上前擠進兩人之間,把他們分開來,緊緊地挽住談璽方才被余芷月抓著的手臂,神色不
善地瞪著膽敢搶她“璽兒姊姊”的女人。
    “鈺堇,你來了。”身邊的“附著物”換了人,談璽立即消除因為余芷月而升起的戒
備,整個人瞬間輕松下來。
    見到鐘鈺堇與談璽這樣的反應,余芷月在心里偷笑。
    “哎呀!原來是鈺堇妹妹,好久不見了。”
    “喔!是學姊啊。”鐘鈺堇瞬間就忘了剛剛的不悅,何況她壓根沒搞清楚自己為什么
不高興。
    在談璽的虎視眈眈之下,余芷月伸手摸摸鐘鈺堇的頭頂,微笑道:“鈺堇妹妹真是愈
來愈可愛了,可惜每次名圣學園選校花你都差了幾票輸給談璽,變成第二名,真是可惜。”
    “不會啊!”鐘鈺堇真心地說:“璽兒姊姊才是最漂亮的人,她當選是理所當然的,
我也同樣為她驕傲呢。”
    “不過我想你會比較名副其實一點。”余芷月又道。
    如果讓其他學生知道談璽真正的性別,那才真是笑話一場。
    “學姊為什么這么說?”鐘鈺堇不解地問。
    對著談璽凌厲的瞪視,余立月只好清清喉嚨,“咳,沒什么,隨口說說罷了。”
    懶得再理她,談璽自顧自地拿出兩個便當,其中一個是為了幫鐘鈺堇減輕書包重量而
幫她帶著的。
    “鈺堇,來吃飯吧。”
    “好。”鐘鈺堇毫不遲疑地與談璽并肩坐在兩人專屬的長椅上,才想起被遺忘了的余
芷月,“啊,學姊,你吃過了嗎?要不要一起吃呢?”

    余芷月一陣感動,還是只有鐘年鈺堇得上是“可愛的學妹”,懂得關心學姊,哪像談
璽,只會一言不發地瞪著她,好像這樣就能將她趕跑似的,她偏就不讓他如愿。
    “好啊!我自己有便當,只是差個好好坐著吃的地方罷了。”余芷月若有所指地表示。
    她輕易地博得了鐘鈺堇的同情,“這樣啊!那學姊就一起坐下來吃吧。”
    余芷月不客氣地坐在鐘鈺堇讓出來的位置上,與談璽分別占據她的左右兩邊,反正
已習慣了談璽兇狠的瞪視,一點也不影響她的食欲。
    “咦——談璽,這是你的便當嗎?”好事的余芷月不甘寂寞地看著談璽打開的飯盒,
“怎么這么丑啊?”又看看鐘鈺堇面前的,“啊,這個漂亮多了。”
    “丑?”
    鐘鈺堇當場大受打擊,她因看了許多學姊學妹爭相送手制便當給談璽,讓她也不能
坐視不見,所以也要求談璽讓她為他做便當,談璽欣然同意,而且提議彼此交換,因此
從他升上高中開始,就互相交換吃對方做的便當。
    只不過,鐘鈺堇的“手藝”也是從那時候才開始磨練的,有時候整個便當會呈現一
種怪異的顏色,但談璽總是高高興興地吃得一滴不剩,無形中增加她的自信心,現在她
已經能讓菜色盡量保持原色,只是形狀仍然不太好看。
    然而比起談璽色香味俱全的完美手藝,就差許多。
    “別聽她胡說,”談璽安撫著她,“你做的便當味道好極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真的好吃嗎?”聽到他的贊美,鐘鈺堇又是一陣欣喜。
    “當然。”他肯定地道。
    “我不信!”余芷月怎么也無法接受她做的東西會好吃,談璽的味覺肯定有問題,
連這種讓人看了就食不下咽的東西也吃得下去。
    談璽對余芷月已經很不耐煩了,不但打擾他與鐘鈺堇的用餐,還隨意批評鈺堇妹妹
做的便當,干脆夾起一塊鹵得黑黑的豬肉,直接塞到她的嘴巴里,“你有什么批評等吃
過以后再說吧。”
    “唔——”余芷月不得不咽下口中的肉塊,怔了一下,才訝異地道:“咦——的不
錯耶!”
    “知道就好。”她的反應舒緩了談璽的臉色,“雖然鈺堇做的菜賣相不好,但每道
菜都是她一邊想著我,一邊做出來的,有著她的用心,怎么可能不好吃呢?”
    余芷月還是頭一遭聽到這樣的論調,有愛情做配料就能讓料理好吃?那飯店的大廚
師不都要失業了?
    “璽兒姊姊,我哪有這么好?”鐘鈺堇有些害羞。
    “我說有就是有。”談璽用筷子夾著鐘鈺堇便當里的菜喂了她一口,“別老說話,
吃飯吧。”
    鐘鈺堇笑著吃下他夾給她的菜,同時也夾了塊肉回報他,親密地相互喂食,銀鈴般
的笑聲洋溢在舒爽的風中。
    看著那黏著不放的兩個“女孩”,余芷月不由得覺得好笑,不知道他們要等到什么
時候才會明白彼此真正的心意,連她這個旁觀者都開始感到迫不及待了。


支持(1中立(0反對(0回到頂部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媚娘
  10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鳳冠彩黛
勛章:
終身成就獎
謝謝您為社區發展做出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等級:維護員 帖子:928 積分:5204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1/11/18 10:54:3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6/2/28 9:30:54

“砰”的一聲,談家書房的門被人踹開。
    在整理文件的談肇啟抬頭看了來人一眼,面露微笑,“璽兒,你這么‘興奮’地來
找大哥有什么事嗎?”
    大跨步地走進書房,談璽的臉上有著不容忽視的怒氣。
    而跟在他身后的是以小碎步追著他的鐘鈺堇,“璽兒姊姊,你不要生氣嘛,璽兒
姊姊……”
    又是“砰”的一聲,談璽雙手拍在桌面上,驟增聲勢。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面對他的質問,談肇啟還沒反應過來,“你指的是什么?”
    “別裝蒜了!”談璽高昂的氣勢幾乎壓過自己的大哥,雖然一個是十七歲的高中
生,一個是二十五歲,且已繼承家業的長男,但這樣比較起來,竟奇異地消除了八歲
的年齡差距,而處于完全平衡的地位。
    看著怒火沖天的幺弟,談肇啟的笑容是帶著寵溺的欣賞,雖然是男生女相,但必
要的時候談璽還是可以嚇嚇人,尤其是事關他心愛的鈺堇妹妹的時候。
    “我說璽兒啊,你不把事情說清楚,我怎么會知道你在生什么氣呢?”談肇啟笑
意不減地道。
    “你——”談璽差點要沖上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是鐘鈺堇抱著他死拖活拉地讓
他待在原地,沒有當場演出一場兄弟鬩墻。
    “璽兒姊姊!你不要生氣嘛。”
    再怎么樣,談璽也不可能做出傷害鐘鈺堇的事,只有忍著氣讓她緊抓著自己,沒
有使力甩開她。
    “談肇啟!你為什么要叫鈺堇上臺當模特兒?”談璽怒聲質問。
    “哦,這件事你知道了啊?”談肇啟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怎么,你不贊成嗎?”


    要不是鐘鈺堇死拉著他,談璽早就一拳揮過去了,“你還這副無所謂的樣子,別
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談肇啟好笑地道:“是嗎?那你又知道些什么了?”
    談璽沒好氣地回吼,“因為我不答應上臺,你就把目標轉移到鈺堇的身上,以為
這樣我就會改變主意嗎?”
    談肇啟還是笑笑地說:“那你改變主意了沒有?”
    “你別想!”談璽惡聲惡氣地開口。
    談家的大家長談文清所擁有的是一家頗負盛名的服裝設計工作室,在父親還未有
意思交出棒子之前,除了還在當兵的談肇轉與大三的談肇和外,陸續成年的談家兩個
兒子分別在相關的領域中間下一席之地——長子談肇啟開了一家模特兒經紀公司,次
子談肇澄則是一名攝影師,均有一點半大不小的名聲,尚有大好的前景正待發展。
    而最有趣的是,兩個哥哥不約而同地將幺弟視為招攬對象,一個要他成為自己旗
下的模特兒,一個想讓他成為鏡頭下的主角,當然,這都是以談璽的“女性扮相”而
言。
    然而,談璽卻自始至終全力抵制兩個哥哥“無禮”的企圖,雖然他扮女生已經到
了近乎爐火純青的地步,但這并不表示他就非得要靠自己的這張臉吃飯。
    在屢次遭到拒絕之后,談肇啟技高一籌,將腦筋動到鐘鈺堇的身上。
    就是算定了談璽不能再無動于衷。
    在得到談璽怒聲否定的回答之后,談肇啟也不懊惱,仍維持著一貫的微笑,“這
不就得了,既然你不肯合作,大哥我也不勉強,但這并不表示我連換個爭取的對象都
不成啊。鈺堇妹妹可以走的路線和你完全不同,她可是個不輸給你的好人才喔。”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談璽的火氣完全沒有絲毫消滅。
    “這又是為什么?”談肇啟放做疑惑,“莫非鈺堇妹妹作什么決定還要先征得你
的同意嗎?”
    “沒錯!”談璽不假思索地回答。
    談肇啟收起笑容,似笑非笑地望著談璽,“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不得不問一句
了。談璽,雖然你和鈺堇兩個人確實是很要好,但是你真的能為她作所有的決定嗎?
你有沒有問過她真正的意愿?”
    談璽聞言一窒,“這……”
    “沒有對吧?”談肇啟以略帶得意的神情望向鐘鈺堇,“鈺堇妹妹,你怎么說?”
    “我……”鐘鈺堇咬著下唇,怯怯地看了談璽一眼,鼓起勇氣說:“璽兒姊姊,
我不知道你不贊成我這么做,我很抱歉,但是就算你不同意,我還是決定要上臺,而
且我已經答應肇啟大哥了。”
    “你……”聽她竟然這么說,談璽也火了,厲聲道:“好!既然如此,以后你的
事我都不管了。”
    說完,怒氣沖沖地偏過頭,不再看向因他憤怒的言語而顯出訝色的鐘鈺堇。
    “璽兒姊姊……”鐘鈺堇想開口解釋,但談璽不領情的神色讓她有種受傷的感覺,
一咬牙,傷心地走出書房。
    其實談璽對鐘鈺堇難過的神情并不是全然無動于衷,但只要一想到她不顧他的反
對堅持受邀成為大哥旗下的模特兒,就很不是滋味,盡管想追上去安慰她,遲滯的腳
步卻沒有動作。
    談肇啟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只有搖著頭,“璽兒,你到底有沒有弄清楚自己心里
真正的想法?為什么要這樣堅持反對鈺堇接下這個工作?你說得出理由來嗎?還是純
粹想獨占她,才為反對而反對?”
    談璽默默不語,心頭一陣混亂,鐘鈺堇離開時的神情讓他無法不動搖。
    “我了解你的心情,你想把她留在身邊,對吧?但你的做法必須適可而止,畢竟
你現在還是她的‘姊姊’,占有欲太強的話不是很奇怪嗎?她不會明白你發脾氣的原
因,你這樣只會適得其反,將她從身邊推開。”
    談肇啟又接著道:“如果你真要反對,是不是應該先聽鈺堇說說她的打算?難道
你不怕她生你的氣,從此不理你?”
    這番警告讓談璽猛然警覺,連忙沖出書房。
    避重就輕地將所有的問題輕輕地撥了出去,談肇啟得意地笑了,自言自語,“真
受不了這兩個小鬼頭,什么都不懂還弄得出這種爭風吃醋的場面,還早了幾年呢。”


支持(3中立(1反對(8回到頂部
總數 30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