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變裝——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塊易裝文學 → [轉帖]自動壁櫥


  共有24593人關注過本帖樹形打印

主題:[轉帖]自動壁櫥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愛美麗1431
  1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勛章:
等級:天涯芳草 帖子:27 積分:310 威望:0 精華:1 注冊:2013/4/1 17:04:02
[轉帖]自動壁櫥  發帖心情 Post By:2013/4/2 10:47:03

  說實話,我認為自己現在是倒霉透了。     我想,無論是誰要是誰遇到這樣的情況,恐怕都要任不住開始咒罵那該死的上帝。     事情的情況很簡單,我放學騎著單車往回家的路上,一個不知什么地方冒出來的少女斜斜地竄了出來,眼看就要撞上,我用力將車龍頭向旁邊一扭,終于擺脫了撞人的麻煩,自己卻失去平衡,從車上面摔了下來。     當然,如果僅僅是這樣,我也就認了,從車上摔下來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但這一次卻不一樣,沒等到我落地,一團詭異的白光籠罩著我的身體,我感覺全身象被撕裂了一般,一股巨痛向我襲來,我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全身的疼痛已經消失了,不過我環視四周時,周圍的情況讓我呆住了。     「天啦,我這是在哪里?」     很顯然,這是一間臥室,而且我還可以很確定這是一間女孩子的臥室,不要問我為什么會知道,如果當你看見粉紅色的墻壁,床頭好幾個可愛的布偶,還有壁櫥里掛滿的衣裙還不知道臥室主人的性別,那就是白癡了。     「怎么回事?」我搖搖晃晃站了起來,這個時候我感覺還是一陣頭暈,「我不是從車上摔了下來嗎?怎么會在這里。」     搖了搖頭,我努力讓自己清醒一點。     沒錯,不是我的幻覺,周圍的一切還是如我剛才看到的樣子,沒有絲毫改變,看來我真是來到某個女孩子的臥室了。     不過,臥室了除了我看到的床,梳妝臺外,還有一臺計算機和一些中小小的類似機器模樣我不認識的東西,我看見了那上面的控制按紐,當然,對于未知的東西,我是不會愚蠢地去動它們的,天知那些東西會有什么危險。     接著,我的目光停在房間的角落。     「那是什么東西?」     我好奇地走了過去。     我眼前的這東西是個柜子,看上去像是一個廚柜,十尺高,八尺寬,金屬的外殼,在它的前方是一面鏡子,我對著鏡子照了照,嗯,很好,除了微微憔悴了點,看上去還不怎么狼狽。     然后我看見鏡子旁邊有一個鑲嵌板模樣的東西,上面有兩個不同顏色按紐,白色的按紐旁邊注名是「實際改善」,另一個綠色按紐旁邊注名是「總造型改變」。     「不知所謂。」我嘟噥了一聲。不過很明顯,我當然也不會傻得去動它們。     對著鏡子我揉了揉臉,正準備整理我的頭發時,突如其來的情況發生了。     鏡子突然從中間分裂成兩半,緩緩地縮向兩旁,我的前方出現一個可供單人站立的空間。     一條滾動帶不知從那里出現在我的腳下,將我向里面的空間移動,而我的雙手兩邊,還出現了一個金屬扶手模樣的東西。     一個甜美女性的聲音從里面穿了出來,「親愛的,我的小寶貝,為了您的安全,請您抓緊扶手。」   我抓住扶手,這時從緩緩收縮的鏡子上面,我看見了一排文字,上面寫著「自動- 櫥壁樣板系列,編號:20105,限女性使用」。     「哦,該死的!」     我立刻意識到我處境,唯一的想法就是要遠離這個該死的機器。我咒罵著,雙手用力在扶手上一推,準備借力離開,但我卻發現,腳下的這塊滾動條竟然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我牢牢地固定在上面。     接著我試圖用手拉住鏡子分開時兩邊的門框,不讓自己*進**去*,但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還是沒有辦法對抗機器的動作,不一會兒,我就被拉了*進**去*。     「早安,琳達,現在,請放松您的身體。」機器中那甜美女性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哦,不!」,我心中暗叫不好,「這該死的機器正在犯錯誤,它把我錯認為它的女主人了。」     「我不是琳達!」我叫道「我的名字叫杰克,你這該死的傻瓜,你看清楚,我是一個男人。」     然而我的叫喊無濟于事,在我的叫喊聲中,兩片鏡片又緩緩地合攏,將我困在里面。     我不知道我處在的這臺名為「自動- 櫥壁樣板系列,編號:20105 ,限女性 使用」的機器,所說的一切話語都是由固定的程序制定好的,機器本身并不具備能夠思維判斷的能力,它的所有語音對話僅僅作用于主人的命令,使得使用它的主人能夠以最適合,最性感美麗的模樣出現在別人的眼中。     我的叫喊完全超出了機器所有語音判斷之外,掃瞄了所有語音判定程序之后,機器找到了所有語音判定程序最符合邏輯的一種。     甜美女性的聲音又出現在我的耳里。     「哎呀!我的小寶貝,您就是那最美麗的小公主,好的,今天我們將在美妙的一天中度過。」     「好的,琳達殿下,自動掃瞄檢測開啟」     聲音結束之后,一僧X 和的綠光從我的腳部開始向上移動,一直到我的頭頂,接著又往下移動,這樣的情況一直反復地進行著。     這個時候,我可以聽到,機器不停地發出「沙沙」的聲音,我猜測那是機器在運行判斷它所掃瞄得到的人體數據。     事實上也正是這樣,這臺機器正對它所掃瞄到的人體數據感覺到困惑,它判斷出目前掃瞄到的人體數據與以前的主人的人體數據有著巨大的差異,現在它正在計算接下來應該執行哪種程序。     僅僅用來控制進行自動程序運行的機器對這從來沒出現過的情況從最原始的判定程序開始選擇接下來最適合的程序運行,這計算量對于它來說顯得過于巨大,以致于它對其它方面的控制開始放松,不再像剛才那樣。     對于我來說,我最高興的是我發現,我的腳不再被牢牢地固定在滾動帶上,又可以提起來了。     不過,由鏡子形成的門卻依然緊緊關著,一絲縫隙也沒有,對著鏡子我狠狠一腳踹了過去。     「嘿,你這白癡機器,你看見了吧,我不是你的主人,也不是那什么該死的琳達,我是一個男人呢!你快放我出去……」     我的粗暴舉動立刻讓機器有了反應,在機器后臺的邏輯保護程序運行之后,甜美女性的聲音再次出現。     「頑皮的琳達,請停止您的自我傷害行為,您的身體數據看上去有些不妥,不過這些錯誤將在接下來的過程中得到修復,請您放心,您將得到最完善的照顧。」     「不,讓我出去,我不需要什么照顧,就這樣……」     我叫喊著,身體也不停地掙扎。我不知道將會發生什么事情,但我肯定那對我決不是什么好事情。     這個時候,機器已經開始運行它所判定出來的程序。     在下一刻,我發現自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連說話也辦不到。     數個細小柔軟的觸手從四周向我伸了過來,這些東西如同人的手指一樣靈巧,它們鉆進我的衣服里,貼在我的皮膚上,我能夠感覺到它們的溫度并不如我想象中那樣冰涼而是和人的體溫差不多。     接下來,這些東西同時向外膨脹,我身上的衣服立刻化為了無數碎片落在了地上。     「哦,狗屎!」     我的心中咒罵著,要知道我穿的襯衣和褲子全都是名牌貨,為了買下它們,我省吃儉用了整整花了四周,沒想到才穿第一次就遇到這么倒霉的情況。     不過相對于被破壞的衣服來說,更糟糕的還不僅僅于此。隨著這些觸手舉動,很快,所有包裹著我的衣物都不見了,包括我的襪子,皮鞋,當然,還有內褲。     我全身赤裸地站在鏡子前面,一股無助感油然而生,在這沒有生命的機器面前我并沒有太多羞恥,不過,對周圍的情況無能為力的困境,又令我深深地感覺到恐懼。     不經意間,汗水已經布滿了我的額頭。     「現在,我的小公主我將修正您身體的數據,讓您繼續擁有以前那個美麗的身材。」甜美女性的聲音說。     那些觸手已經縮了回去,一層膜狀的東西無聲無息裹住了我的全身。     「這期間可能有一點點麻的感覺,屬于正常現象,我的琳達小公主請您不要緊張。」     機器開始運行,隨著輕微的顫動中,我感到全身每一處肌膚都有酥麻的感覺,就好像有無數只螞蟻在上面爬動一樣,值得慶幸的是,這過程并不讓人覺得難受。     幾秒鐘的時間過去后,膜狀的東西消失了,從面前的鏡子里,我看見一個令我吃驚的情況。     我全身的毛發都消失了,我的頭發,眉毛,胡子,還有我胸口那讓我感覺到自豪的濃密胸毛,全部都沒有了。皮膚也顯得垮` 白皙光滑細致,沒有一絲毛孔,看上去就像是剝了殼的雞蛋。     沒等我回過神來,機器還在按照預訂的程序工作。     一個金屬無邊帽從上方降下,扣在了我的頭上。     兩個奶罩狀金屬吸磁盤出現在我的視線中,它們慢慢地用一種扭曲的線路行進著,然后像是有一股吸力,緊緊地黏在我兩邊的胸部上。     一股寒意從我的心中升起,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即將會有可怕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這個時候,我感到從兩個杯罩狀金屬吸磁盤傳來一股的吸引力,將我的胸部肌膚向外拉伸,這讓我聯想起小時候被水蛭吸血的情形。同時,我還感覺到一些濃稠黏狀的東西正在滲出,而且,我感覺到,還有與之相似的金屬吸磁盤緊緊地黏在我的臀部上做著相同的工作。     「哦,天啦,」我不安地猜測,「難道這該死的愚蠢機器準備要給我女人的胸部,臀部和長長的頭發嗎?這簡直太可笑了。」     此時在機器所做的工作也正是這方面的事情,當它得到判斷后的指令后,它就使用它的一切功能來改變我的身體,以達到它主人以前提供出的一樣數據的女性身體。     對于一切都是未知狀況的等待是最消磨人的意志的,在我幾乎快要暈倒的時候,那些黏在我身體上的裝置自動脫落,又慢慢地收縮了回去。     我驚駭地看著鏡子里的人影,在我的胸前,一對豐滿的**房正傲然挺立著,沒錯,是**房,只有女人才有的**房,我還感覺到了它們在我胸部產生的重量和下墜感。    我的頭上,黑色柔順的頭發垂了下來,披搭在我的腰間,一些還遮住了我的胸部,緊接著我發現,我的肩膀變窄而且平滑,看上去完全就是女人的肩膀。我的臀部也增大了,相應地,我的腰收縮得厲害,看上去顯得很夸張。     無容置疑,這該死的機器除了讓我多了一對女人的**房,還讓我有了女人獨特的沙漏式的身材。     噩夢并沒有結束。     數個觸手再次出現了,這一次這些東西纏繞在我的手指頭和腳趾頭上。一張薄薄面模狀的東西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清楚地看出,那是一張漂亮女孩模樣的臉。下一刻,這張面模狀的東西覆蓋在了我的臉上……     突然間我有了這樣一個明悟,這個自動運行的機器恐怕是要將我弄得看上去和它的主人琳達一個模樣。     機器的行動很快就完成了,那些觸手也都一只只縮了回去,我也感覺不到剛才覆蓋在我臉上的那張面模。     但當我再次看到鏡中的身影時,我驚呆了,出現在鏡中的是個我完全不認識的女孩的臉孔,她有著一雙中的藍色的眼睛,細長彎彎的眉毛,挺翹的鼻子和一張俏皮的小嘴。而她那修長的手指甲和腳指甲,呈現出健康的紅色。     機器仍舊在有條理地工作著。   兩只觸手用眉筆描繪著我的眉毛,還有別的觸手不停地用各種化妝品擺弄著我的睫毛,眼圈和臉部A而我更有印象地是其中還一只觸手拿著一只粉色口紅修飾著我的嘴唇。     此外還有觸手拿出女性專用香水噴在我的脖子,胸部和小腹等部位,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女性特殊的氣味。     隨著我的耳垂微微一陣刺痛,一對漂亮的綠寶石吊綴耳環掛在了我的耳朵上。     我麻木地任由機器擺弄著,就算我想抗拒,我那失去控制的身體也無能為力。     觸手將所有工作都確定已經完成,便縮了回去。     接著,各種顏色的絲狀物開始噴射出來,粉紅色的絲狀物纏繞在我的下身,一條粉紅色女式比基尼內褲包裹住了我的私處,幾乎同時,一件與比基尼內褲樣式相配的粉紅色吊帶胸罩出現在我的胸前。     粉紅色的絲狀物纏繞在我的雙腿上,片刻之后,我的腿上奇跡般地出現了一雙粉紅色切口褲襪。     一只扁平的觸手伸了出來,對著我胸前胸罩里的兩只**房往上微微托起,然后,胸罩開始收縮,我微微感覺到胸部壓迫的時候,胸罩定下型來,此時,一條迷人的乳溝出現在我的胸前。     跟著,淺褐色的絲狀物再次纏繞在我的雙腿上,這一次,形成的是一條絲質的緊身褲。雖然腿上已經穿上了這些東西,我卻覺得很怪,對于我來說它們實在是太過于平滑,而且緊緊貼在我的腿上,我依然覺得雙腿間空蕩蕩的,跟沒穿東西差不多。     黑色的絲狀物將我的上半身包裹起來,等到停止的時候,一條黑色的及膝連衣長裙出現在我身上。白色的絲狀物噴出,我身上又多了一件寬松的白色上衣。金黃色的絲狀物在我的腰間一轉,一條嬌巧玲瓏的金色女式皮帶系在了我的腰上。     最后,另一些黑色的絲狀物涌向我的腳底,下一刻,一雙黑色的高根鞋在我的腳下支撐起了我的身體。一只皮包也適時地掛在了我的肩膀上。     「工作完成。」甜美女性的聲音用歡快的語調說。   此時,這臺名為「自動- 櫥壁樣板系列,編號:20105,限女性使用」的機器通過再次掃瞄確定,它已經將主人身體的錯誤部分完全修復,它的主人將會以愉快的心情來度過這美好的一天。     對著鏡子,我不敢相信那是我自己。     我現在的臉和身體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女人。我化著妝,從內到外都穿著的女性的衣服,身體有了真正的**房和臀部,還有一頭黑色齊腰的長頭發。     我能感覺到胸部**房上胸罩的壓迫,褲襪包裹著的豐滿臀部的緊繃,高跟鞋內腳指被擠壓著的不適。     我還聞到自己身體散發出來的女性香水氣味,看見一個淑女在鏡子里面目瞪口呆地表情。     我感覺到自己的思緒一陣混亂。     隱隱地,甜美女性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琳達主人,您的神情高貴華麗,我相信您將會以愉快的心情來度過這美好一天。」     我以為自己陷入一場可怕的夢魘當中。     我夢見自己到了一個奇怪的臥室里,并被里面的一臺機器弄成了女人的樣子,還穿上了女人的衣服。     但當我從睡夢中醒來,張開眼睛時,那遮擋住我視線的一頭長長的黑發提醒我所發生的不是一場夢。     這件可怕的事情正真實地發生在我的身上。     「哦,該死的。」     我的心中充滿著不岔與憤怒,我是一個男人,現在卻變得跟女人一樣,這世界究竟怎么啦?     「我居然有女人的外表,還穿著女人的衣服。」     我郁悶得想發瘋,然后我立刻發現自己喉嚨一陣巨痛,無法發出聲來。我猜測這可能是在我暈倒的時候,自己的喉嚨在撞在地上的某個突起地方受傷了。     我試著從地上爬起來,但身體稍一動彈,我的頭就感覺到一陣眩暈,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動。     好一陣后,我雙手費力地支撐著身體,經過一翻努力,我終于從躺在地上變成了坐在地上。     然后,我看見自己的面前有一雙男子的鞋子。     「被人發現了嗎?」     我心中充滿著震驚與不安,我不知道接下來的將是什么?是被當作小偷送到警察局,或者是別的糟糕的情況。     抬起頭,我看見男子的面容,他正用充滿關心的目光注視著我,讓我的心里微微平定了一點。     但我依然有些擔心,我不知道這之前發生了什么事情,要知道我現在只是一個穿著女人衣服的男人,一個冒牌貨。如果這個男子發現了真實的情況,我將沒辦法應付。     我試著想從地上站起來,但我實在太虛弱了,根本無法完成這樣的舉動,而且,喉嚨的疼痛讓我無法發出任何聲音,哪怕是最微小的聲音也不行。     感覺到我的舉動,男子向靠了過來。     「你感覺還好嗎?小姐。」男子說。「讓我來幫你。」     說著,男子的一只手穿過我的手臂下方,摟住我的背部,支撐住我的身體,讓我站了起來。在他扶我的一瞬間,我感覺到全身都在發軟。而且,我感到有些羞愧,覺得自己像是半裸的,因為我現在穿的是一條裙子,兩腿之間沒有任何阻擋,我很不習滿意。     扶著我來到臥室的床前,男子向我解釋說。     「請不要擔心,小姐,我是一名醫生。」男子用平和的語氣對我說,「你暈倒了,是你的自動壁櫥打電話告訴我你的情況,我立刻就趕來了,現在你躺在床上,我需要替你檢查下。」     「檢查」     聽到男子的提議,我立刻就要反對,然而我的嘴巴張了張,卻無法發出拒絕的聲音。     從男子的說話我已經知道他并沒有發現我不是這間臥室里真正的主人,不過我可不能確定當他檢查我的身體后還發現不了事情的真相。     說話間,男子已將我抱在了床上。     我掙扎著想要從床上下來,男子的手輕輕一按,就將我放回到平躺著的位置,我實在太虛弱了,根本無法抵抗男子的舉動。     「不要這樣,」男子和藹地笑著說,「你叫琳達是吧?我叫史提芬,你只需要全身放松就行了。」     說著,醫生走到床邊,打開他放在那里的醫生袋子,從里面拿出一幅聽診器。     「好了,現在我來為你檢查。」這個史提芬的醫生轉過頭,笑著對我說。     醫生將聽診器戴上,伸手過來解我上衣上的紐扣。     我掙扎著,想要躲開他的手,同時我也試圖用手推開他的手,但我的手卻軟綿綿的沒有力量,只能任由他擺布。很快我的上衣就被解開,接著是我的胸罩。     一對挺立的**房出現在我和醫生的眼中。     醫生停止了動作,目光注視在我的**房上,我清晰地聽到了他喉嚨里發出的吞咽聲。     接著,醫生的手連同聽診器貼在了我的胸部上,并在那上面移動著,此時我胸部的**房感受到了聽診器金屬片的寒冷,刺激之下,我覺得胸部的**房變得更加挺翹了。     好一會兒,醫生收回了聽診器。     「嗯,琳達,你沒什么問題,只是讓自己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以致于有點虛弱,休息一下就沒事了。還有,你的脖子有一點淤傷,那可能讓你有一段時間無法正常地說話。」     將聽診器收回醫生袋子,醫生低頭看著我,我的衣服還沒有合攏,我胸部的**房仍暴露在他的目光下。     「你真迷人,美麗的琳達。」醫生突然說。     我抬頭看見,醫生的眼中已不像剛才那樣清澈,而是赤裸裸地充滿著色欲的火焰。     醫生的眼神完全就是一個正常男人在看一個美麗的女人,可我心里清楚,我并不是一個女人。     下一刻,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是怎么回事,眼前這個醫生就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摟在了懷里。     緊接著,一張潮濕的嘴唇貼在了我涂著口紅的嘴唇上。     一陣巨大的恐怖襲擊著我,「該死的,我正在被一個男人親吻。」慌亂迷離的感覺令我的身體突然擁出一股力量,我一把推開摟著我的身體,伸手向醫生的臉上打去。     本來我是準備一拳打過去的,但我被機器處理過的手指甲實在太長了,握不了拳頭,只能一耳光摑過去。效果是明顯的,醫生的臉被我摑中,我的長指甲在他臉上劃下了幾道痕跡。     「琳達,你瘋了嗎?」     醫生又氣又急地對我說,對于自己的行為,醫生意識到一但處理不好,等待他的將是在監獄里度過一段日子,那樣他的一生可就完全毀了,他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發生了什么事?」     從門外又進來兩位醫生。     史提芬用手帕捂著自己的臉,說:「這個叫琳達的病人神經有些錯亂了,我剛被她抓傷,你們得幫我制止她的瘋狂行為。」     兩位醫生聽了史提芬的話后,向我迎了過來……     我的雙手手腕被一種皮革料制成的繩子緊緊地束縛著,雙腳也得到同樣的待遇,然后我被固定在床上。我嘗試了反抗,但那兩位醫生的力量相對與我來說,實在是太小了。     當我被固定時,我很害怕,如果這兩個家伙再像剛才史提芬那樣對我,我是沒有辦法抗拒的。     而且,他們也一定會發現,我并不是琳達本人,而是一個冒牌貨。那個機器只是給了我女人的外貌,胸部與身材,但在我的下體,依然是我的男性雄風,并不是女人的陰部。     當然,我也不可能跟他們說,告訴他們自己并不是這里的主人,不是一個少女而是一個男人的事實。     情況總算是沒有我想象中那樣糟糕,兩位醫生在將我固定在床上后,便都走了出去,連那個史提芬也一起走出去了。     隨后,兩位醫生中的一位拿了一支針劑走進房間來,對著我說:「嗨,美麗的女孩,不要害怕,它將緩解你緊張的情緒,并能夠讓你睡個好覺。」     我感覺到手臂一陣刺痛,針劑已經完全進入我的體內。     從手臂被注射那里開始,一種輕飄,溫暖的感覺慢慢地走遍我的全身,我的身體也漸漸放松了下來。     「好的,現在我將解開對你的束縛。」說著,他解開了固定著我身體的那些繩子。     我的身體懶洋洋的,沉浸在一種奇異的感覺中,就好像是在云堆里一般,絲毫不想動彈。     將床上的被子拉開搭在我身上后,他走出了房間,還不忘回頭對我笑了一下。     「希望你能做一個好夢,美麗的女孩。」     然后,我聽到外面有人說,「我們得立刻聯系那女孩的家人,讓她的家人帶著她到醫院做檢查。」     我知道當這臥室主人的家人得到消息并發現我時,那一切可就真的無法收拾了。     必要離開這里,我得出一個結論。     但是我的意識卻越來越模糊,彷佛間,一抹金色的光芒占據了我所有的思考,意識也在這光芒中消失了。     一些聲響將我從睡夢中喚醒過來。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不過很顯然,臥室真正主人的家人還沒有到來,我正好端端地睡在床上。同時,我感覺到自己的體力也已經恢復了。     臥室門在這個時候打開了。     一個少女出現在房間門口。     我抬頭望過去,看見一個面容和我一模一樣的少女正一臉驚訝地看著我。     「你是誰?」她呼喊著,「你怎么睡在我的床上?你怎么穿著我的衣服?」     我苦笑了一下,臥室真正的主人回來了。     「我要打電話給警察!」     說著,少女跑著離開了房間。     我很恐慌,我不知道如何解釋發生在我身上這一切,結果很明顯,如果我再和警察打交道,就會有更多的麻煩在等待著我。     無意中看了墻邊的機器一眼,一個誘人的想法出現在我的腦子里。「也許,我可以靠那機器變回我原來的模樣。」     沒有時間猶豫了,此時我已經聽到真正的琳達正在電話中跟警察描述她現在遇到的問題。     從床上爬起來,我向那機器走去。     此時我才感覺到,每走一步我胸部的兩只**房顛簸一下,乳頭與衣物的摩擦產生的感覺弄得我心神不定,而且我穿著的裙子約束著我的步伐,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移動。     走到機器前,唯一的兩個選擇中,我猜測當初機器給我制定的選擇是「總造型改變」,否則我也不可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那么,要變回我原來的模樣,也許就是另一個選擇。     「應該是它了。」     站在機器前面,我按下了標明「實際改善」的按紐。     機器再一次工作了。     「琳達,小公主工作好嗎?接下來將是放松的時候了。」甜美的女性聲音說。     綠色光線閃動,機器開始了它的自動掃瞄檢查,當然,現在機器掃瞄得到的人體數據與它數據庫里存放的奶H 數據完全相同。     接著,細小的觸手再次出現了。     下一刻,我身上的所有衣服都變成碎片消失了。     當胸前的乳罩消失后,一股下綴的感覺由我的**房傳進了我的神經,不過更多的是一陣放松,戴著乳罩的**房總壓迫著我,讓我的呼吸不太順暢。     「接下來應該是恢復我的身體了吧!」我心中暗想。     但事情卻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樣。     更多個拿著各式女性化妝品的觸手再次出現了,開始在我的臉上擺弄。     「不,我不是想要這個。」     我扭動著身體,想要擺脫開這些在我臉上涂抹的該死的觸手。     下一刻,我又發現自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琳達,您總是這樣頑皮,不過我最喜歡活潑可愛的女孩。」甜美的女性聲音用歡快的語氣說。我的睫毛被梳理的更往上翹,紫色的眼影擴中F 我的眼眶,讓我的眼睛看上去更之韟陳垢絲P ,而嘴唇涂上了鮮紅的色彩。     而我的耳朵上,又增加了兩個耳孔,對樣式互相搭配的耳環掛在了上面。     進一步提高了化妝品在我臉上的展現的效果后,機器自動開始了下一步工作。     絲狀物開始噴射出來。     這一次,先是一雙桃色褲襪和相同顏色的胸罩在我身上形成,接著是一套淡綠色的低胸緊身內衣,跟著一套白色的長裙將我包裹住了。     「請深呼一口氣。」     甜美的女性聲音提示說。     我感覺到腰部一陣收緊,一條束腰已經緊緊地勒在了我的腰間。     白色的高跟鞋墊起了我的腳部,同樣一只白色的小皮包出現在我的手彎。     「工作完成。」機器說。「祝您有一個愉快的休息,我美麗的琳達公主。」     沒來得及在意身體上的狀況,我更擔心的是自己將要面臨到的麻煩,臥室的主人已經報警,警察很快就會到這里來。     向前邁動了一步,我感覺到鞋后跟一陣晃動,平衡感消失了,幾乎又要一交跌倒。     「這該死的高跟鞋!」     心中咒罵了一句,我小心地維持著身體平衡邁動著步子,走出臥室房門,卻發現外面一個人也沒有。     在客廳的沙發上面,我看見了一個皮包,我想那是它的原主人匆忙中遺忘在那里的。     我走過去,打開皮包一看,里面裝著錢,信用卡,身份證,化妝品和一些別的東西,我知道現在我的樣子正是需要這些東西的時候。沒有遲疑,我將這些東西全部轉移到我手中的白色皮包里。     然后,我一步步地走向大門。     打開了我認定為房間的前門。     這一次,我很幸運,并沒有什么奇怪的東西出現在我的面前,而且我也實實在在走出了房間。     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在走廊的盡頭有一個電梯。看來我要離開就得通過那里。     向電梯走去,我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長裙已經完全覆蓋了我的雙腿,我卻總感覺到雙腿間空蕩蕩的,好像不斷有微風在那里穿過。     而且我此時才發覺的自己的**房是如此地巨大,沉甸甸的,每向前走一步它們都在我的胸前不安分地擺動,拉扯著我肩膀上那兩根纖細的胸罩吊帶。     而且我腳下的那雙白色的高跟鞋高聳而又尖細的跟部對于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由于胸部和臀部重量的變化,我就已經需要力維持身體新的平衡,而腳下的高跟鞋無疑更增加了這件事情的難度。     不過,這些并沒有困惑我多久,當我試著用記憶中那些女人平常走路的方式,學著她們通過擺動臀部,挺起胸部并收縮自己的小腹后邁動步伐,我發現自己找到了新的平衡點。     最后唯一的困擾就是我頭上的一頭長長的黑發,總有一小縷頭發飄到我的面前,遮擋住我一部分視線,這讓一向習慣寬闊視野的我感到很不適應。     來到了電梯門前,沒等我按動旁邊的控制按紐,電梯的門打開了,從里面走出兩個身穿制服的男子,看到兩個男子腰間佩帶的手**掛著的手銬,我腦子里立刻閃現出了他們的身份,他們是警察。     還是無法躲避嗎?     我的心中充滿了驚悸與苦澀,難道莫名其妙地來到這個我不熟悉的地方,就是為了被警察抓捕?這太滑稽了。     令我真正感到恐懼的是,我是一個男人,但我現在卻有了女人的**房,臀部和身材,當我被關進男子監獄后,那些饑渴的囚犯將會對我這樣,我簡直不敢想象。     時間彷佛在這一刻靜止了。     兩名警察看著我,微微一愣后,隨后笑容出現在他們的臉上。他們像是在驚異在這里居然能看到一位如此漂亮年輕的少女。     「對不起,美麗的小姐。」     像是為擋住了我的去路而感到抱歉,兩名警察從我身邊穿過,其中年輕的那位還沖我眨了眨眼睛。     在震驚的麻木中,我木然地走進了電梯,按下了到一樓的按紐。     電梯門在一樓打開,我走了出去,便看見外面有一些人正聚集在一起。     而被人群包圍著,一臉恐慌,正在叫嚷著的就是我最初出現在那個臥室的主人,叫琳達的少女。     「一定要趕快離開這里。」     我迅速地看了看周圍,發現在離我最近的出口就是在我身旁不遠處的停車庫,我立刻走了過去。     臨近停車庫門口,一股冷空氣形成的疾風迎面向我襲來,長裙高高地卷了起來,露出了我的雙腿。     「哦,該死的!」     我慌忙地用雙手壓住飄揚的裙腳,手腕掛著的皮包卻又掉在了地上。     我彎下腰,拾起地上的皮包,正要站起身來,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耳朵里。     「需要我為你效勞嗎?小姐。」     一雙男人的皮鞋擋在了停車庫出口的位置上。     「你還記得我嗎?我美麗可愛的小琳達。」   是那個叫史提芬的醫生,此時,他穿著平常的衣服,臉上帶著猥褻的笑容看著我,一股冰痕煽H意瞬時穿透了我的脊背。     怎么辦?各種念頭在我心頭轉過。總之是不能回走的,真正的琳達和警察就在那里,那么,剩下就只有一個選擇了。     我向史提芬旁邊的空隙跑去,但很倒霉,在這緊要的時候,我居然被腳下的高跟鞋絆倒了,而且還偏偏跌在史提芬的手臂上。     我很清楚眼前男子想要對我企圖什么,但顯然史提芬是這方面的老手,在我張開嘴,還沒來得及發出聲音之前,他的一只手已經摀住了我的嘴。     我拚命地掙扎著,想要擺脫史提芬對我的控制,但他的力氣比我想象中的要大,而且,我身穿的衣服限制了我的動作,很快,我就被史提芬拖到了一輛封閉式貨車后面的車廂里。     一團毛巾塞進了我的嘴里,然后我的雙手被史提芬緊緊抓住,并扭到了背后,一根繩子纏住了我的一只手,跟著是另一只。接著史提芬將我放倒在地上,用一張毛巾系住了我的雙腿。     此時我停止了掙扎,因為我知道怎么努力也無法對事情的結果有所改變。只是在我的心中我感到很沮喪,我無法相信自己居然如此輕易就被別人控制了。     史提芬很滿意現在這樣的結果,看著眼前的少女,他已經迫不急待地想要品嘗手中的勝利果實。     看到史提芬的表情,我知道來他想要做些什么,不由的瘋狂起來。     「不,你這個白癡,你還沒弄清楚狀況,我不是一個少女,在我的女人衣服中是一個男人……」     但是我的嘴被毛巾堵住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沒人能夠清楚我在說些什么。     我所有的努力,在史提芬的眼中都變成了正餐前的開胃甜品,只能激起他越來越旺盛的欲火。     史提芬的一只手開始撫摸我的下體,而他的另一只手,正劃進了我的衣服,解開了我的胸罩,輕輕地握住了我的**房,并開始擠壓和按摩它們。     一股不受我控制的興奮從我的**房爆發出來,然而我卻感覺到惡心得想吐。     接著,史提芬撫摸著我下體的手開始往上探索,很快他就找到了我穿的褲襪的邊緣,下一刻,他抓住我的褲襪開始慢慢往下拉。     屈辱彌漫我的心中,雖然我認為不妥,但我的淚水卻不受我控制地從眼中流了出來。     就在這時,一輛警車開進了停車庫,警車上車燈的反光反射到了貨車上,警笛聲也響徹了整個車庫,而且有人正一邊說著話,一邊往貨車走來。     史提芬立刻停止了對我動作,他靠門偷偷往外面看,隨后他像是發現了什么,不再管我,而是靈巧地跳下車廂,身影沿著黑暗的地方消失了。     不一會兒,一個粗曠的聲音傳了過來。     「狗屎,這該死的門又打開了。」     說著,貨車的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隨后,又傳來貨車前門打開和關上的聲音,汽車引擎發動,開始移動起來。     我終于松了口氣,看來我還是幸運的,這是一輛駕駛室與貨廂分離的貨車,至少在這段時間里我并不擔心被人發現。     接下來,我應該考慮如何讓自己擺脫困境了。     雙手被那個史提芬捆很緊,我的手沒辦法動作,但是我發現我被毛巾系住的雙腳能夠輕微地移動,這完全得歸功于我現在穿著得這條光滑的褲襪。     雙腿互相蹬著,毛巾開始滑動,中間的間隙也越來越大,只有一點讓我感到臉紅,緊身的褲襪在行動中摩擦著我的下體,我的男根有了反應,漸漸膨漲起來。     貨車突然轉了一個彎,產生的離心力讓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翻轉了一下,讓我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胸部上,此時我的衣服被打開,高聳豐滿的**房占據了我整個視野。     從**房那里傳來的瘙癢,讓我又感到一陣羞愧。     我不知道怎么樣,在我的鼻端,充滿著汗水味和由那機器噴灑在我身上的女性香水味,和我經過劇烈運動的呼吸和我嘴唇上口紅的氣味。     終于,我掙開了系住我雙腿的毛巾,這下我可以全力來對付雙手上的束縛了。     雙腿自由后我可以在車廂里移動了,這時,貨車又轉了一次,無法控制住平衡的我立刻被甩向了另一邊,一個堅硬的突起撞擊在我的背上,痛得我快暈了過去。     然后,我驚喜地發現,我找到了脫離束縛的辦法。     那是一塊不規則的金屬板,在我看來那就是一把極好地,能夠幫助我擺脫困境的鋸子。背靠著金屬板,我雙手控制著在上面摩擦,最終我的雙手獲得了自由。     貨車停了下來,我聽到了腳步聲正向車廂門走來。     車廂門在下一刻打開了,我看見一個漂亮,戴著各種高貴典雅首飾的女人出現在我的眼中。     女人很驚訝地看著我,不過她的眼中沒有敵意。     「你是誰?你是做什么的?為什么會在貨車里?」     看著女人,我思考著該怎么回答她的問題,不過有一點我很確認,那就是絕對不能讓她知道我是一個男人,否則將會有更多的麻煩。同時我不敢發出聲音,我害怕從我嘴里發出男人的聲音,那樣必然會驚嚇到眼前這個女人。     我想只能試著用手勢來表達我的意思。     在我還沒想到用什么手勢來比劃出自己的意思時,女人已經不耐煩了。     「你為什么不回答我的話,小姐,那樣的話我就只有報警,讓警察來處理這件事情。」     「不,等等。」     心中一急,我一下子說出聲來。     然后我發現,我發出的聲音音調很高,而且很細致優雅,完全就像是女性的聲音。     「那么好吧?我希望能聽到你的理由。」聽到我的聲音,女人的聲音平和起來。     「嗯,是這樣的,某人誘拐著我到了這個貨車的車廂里,并將我捆起來做那些我不愿意做的事情,當發現有人來的時候他被嚇著跑掉了,我剛剛才在里面掙脫,然后就看見你了。」     「這樣啊!」     女人聽到這個事情顯得很震驚,她看了看車廂里的情況,再看了看我,堅定地說:「我相信你說的一切,不過我想我們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報警。」     「不,」我阻止女人說,「請不要報警,因為我還被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感到困惑,不想驚動他們。」     女人看著我,想了想,然后笑了。     「好的,就聽你的,不過我看你現在的情況很糟糕,你得呆在我這里,直到你復原為止,嗯,我的名字叫簡妮。」     簡妮領著我進了她的房子。     「你叫什么」簡妮問我。     我現在這個樣子,如果說自己叫杰克,一定會引起簡妮對我的猜疑,隨口一個女性的名字竄出了我的嘴。     「我叫杰……杰茜。」     「嗯,是個好名字,它很適合你。」     隨后簡妮安排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你要喝點什么?杰茜。」     「一杯咖啡,謝謝!」     不一會兒,簡妮將咖啡遞到我的手中,然后坐在了我的對面,微笑著看著我。     「你看上去有些緊張,杰茜,其實不用這樣,這屋子里現在就只有你跟我,再也沒有其它的人了。」     簡妮看上去有點寂寞,「我的丈夫在一**去世了,留下了這座房子,還有一筆遺產,可我和他沒有孩子,他去世以后,就我一個人在這里,所以我很希望能夠有人來陪我聊聊。」     「嗯。」我輕輕應著。     看著對面的少女,簡妮很高興,因為她找到了一個可以排解自己寂寞的最好伙伴。     然后簡妮注意到了,杰茜看上去真的是一個美麗的少女,她有著一頭美麗的黑發,長長的睫毛下是一雙中的,會說話的藍眼睛,而且她的皮膚也是那樣地細致光滑。     不過,現在她看上去很狼狽,白色的長裙面有明顯被絲裂的痕跡,而且沾染上了不少的塵土,她的臉也很骯臟,而且她的化妝被汗水弄花了,顯得一團糟,紅色的口紅更是出現在了她的手和腿上。     現在我在考慮自己的處境,我在假裝一個女人,但我無法知道我還能夠忍受多久這樣的情況,是幾個小時或者是幾天,或者更長的時間。     「我是男人。」     我告訴她,我想我一定要找到一個辦法,讓自己恢復男人的樣子,而不是現在這個模樣。     「啊!」     簡妮突然驚叫了一聲,打斷了我的思考。   「你看我,真是太失禮了,連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簡妮對我說,「杰茜,你應該去整理一下,你現在的樣子太狼狽了,我有一個高級的「自動- 櫥壁樣板系列30001號」,它有一個內建的過度- 音波陣雨,那可真是完美的享受。」     不等我拒絕,簡妮就將我帶到了她的高級自動- 櫥壁樣板面前。     「好了,杰茜寶貝,現在你慢慢享受「音波陣雨」所帶給你的驚奇吧!」     「不……」   下一刻,我已經在簡妮的「自動- 櫥壁樣板系列30001號」機器里了。     綠光閃動,機器開始了它的例行人體掃瞄。這是部更為先進的自動- 櫥壁樣板系列機器,它發現了我下體的男性器官。在這部專門設計為女性使用的機器的程序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為女性規劃的,機器在經過了長達幾分鐘的運算后,開始執行它早已經內設好了的人體休整程序。     我看見掃瞄光在掃瞄到我的男性器官的區域停止了下來,接著機器用它那依舊甜美的女性聲音說出了令我驚恐萬分的內容。     「掃瞄發現人體數據與正常女性不符,即將執行人體修正程序,請放松您的身體。」   「不,你這愚蠢的機器,難髡b你的程序中就沒有男性這個概念嗎?我是一個男人。」     機器的觸手又出現了,開始鉆進了我的衣服里,我知道這是機器要除去我的衣服,以便執行下一步程序,在我的反抗中,我無力地發現我再一次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接著,我的衣服完全被機器粉碎了,全身赤裸地站在機器中。     我看見一些特殊的觸手出現并伸向了我下體的男性器官,完了,我哀嘆了一聲,閉上眼睛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痛苦。     然而并沒有我想象中的痛苦到來,我只感覺到在自己下體的男性器官外層,好像又多了一層皮膚似的,我張開眼睛,看見那些特殊的觸手正在將一團油灰狀的物質覆蓋在我的男性器官上。     「這機器究竟想要做什么?」我疑惑地想著。     特殊的觸手不斷在油灰狀的物質里搗弄,等到那團油灰狀的物質的顏色變得與我的膚色一樣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下體已經變得跟女性一樣平坦。     接著我的身體被徹底地清理,機器從新替我化妝,最后一件乳白色的迷你裙套在了我的身上,腳上搭配了一雙與衣服顏色相配的長桶高根鞋。     簡妮一直在出口處等著我,看到我出來,微笑著對我說:「現在你看起來好多了,杰茜。」     「謝謝你,簡妮,但是我可以使用鏡子嗎」我向簡妮說,我急于知道那機器對我的身體干了那些愚蠢事。     「當然可以,女孩子就應該要時刻注意自己的清潔。」簡妮笑著說,「跟我來,我帶你去」     我進了門,脫掉了高跟鞋,將迷你裙的下擺撈起來,拉下穿著的褲襪。     低頭一看,天啦,我看見了什么?在我的雙腿分岔處,是一個女人才有的裂縫。     我感覺到自己的男性器官就藏在了那中間,我試圖控制著讓它有所動彈,但我立刻發覺自己完全無法做到這一點。它好像被固定在了里面。     我轉過頭,無意在鏡子中看到了這樣一個情形,一個穿著迷你裙的漂亮少女,正赤裸著她迷人的下半身。這立刻激起我的男性本能,我感覺到自己的下體開始產生生理反應。     但是我立刻意識到鏡子中吸引人的少女實際上就是我自己,不由得又深深厭惡起來,我拉起自己的褲襪,放下裙擺,穿上高跟鞋走出了房間。     除了對下體的震驚,實際上,我還不知道高級的自動- 櫥壁樣板究竟做了什么。     這高級的自動- 櫥壁樣板并不僅僅是給了我女性器官的外表,更重要的是,它同時還在那器官上賦予了屬于女性反應的神經系統連接,這些都是機器的主人,簡妮早就設計好的。     簡妮的丈夫去世以后,她就是一個人孤單地生活著,這讓她感覺到無比的寂寞,無論是在心理上和生理都是。為了排遣寂寞,簡妮在她的自動- 櫥壁樣板增設了提高性沖動的神經系統接駁系統。     當她帶著我進入的自動- 櫥壁樣板的時候,簡妮忘記了她在自己的自動- 櫥壁樣板上增設的這個功能。在測知到我的性覺醒后,機器給我的女性器官開始了反應。     我感覺到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在我的下體開始蔓延,這是我從未體味過的感覺,但我立刻意識到這是不正常的反應。我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我必須得控制住它。     「對不起,簡妮,這話讓我感覺到很冒昧,但是,嗯……如果可能的話,能不能提供給我一個房間讓我放松一下。」     看到眼前這個美麗少女潮紅的雙頰,簡妮立刻意識到了剛才自己在某個地方的錯誤,不過看到少女羞澀的樣子,簡妮也不好解釋其中的原因。     「這沒問題,杰茜。」     簡妮領著我走進一間臥室。「好的,杰茜,你可以在這里休息一會兒,有什么需要的話你可以叫我,我就在你旁邊的房間。」     「很感謝!簡妮。」     「不用謝我,其實……」簡妮想要繼續說什么,又停止了,盯著我看一眼,她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笑容,接著又說,「我去為你準備一些東西,一會見。」     說完簡妮轉身離去。     關上門并鎖住后,我來到了床前,床頭有一面鏡子,通過鏡子我看到了自己的樣子。那是一個充滿著誘惑的年輕漂亮的長發少女,此時她的臉上由于某種刺激變得通紅,更顯得迷人。     下體的那種莫名感覺越來越強烈了,除了我男性器官感覺到的刺激外,還有更多另外我無法說明的東西,只有一點我很清楚,我感覺到下體的濕潤,卻又不像是失禁的那一種。     我的呼吸漸漸變的急促,下體開始感覺到一股空虛,而且從里面傳到一陣陣瘙癢。我緩緩地躺在了床上,放松自己的身體,努力想要停止下體的這些怪異的感覺。     不過這個由自動- 櫥壁樣板給我制造的女性器官并不是我能夠了解的,事實上,簡妮增設后的提高性沖動的神經系統接駁系統形成的女性器官,產生的作用是讓人在激烈的興奮邊緣的時間長到以小時來計算。     我的腦子很清醒,但是身體卻不再受到控制。我看見在鏡子的自己正微微張著紅寶石的嘴唇,從嘴里發出一陣陣苦悶的揣息,長長的睫毛也在輕輕地顫動著。     「不,我不想要這個,該死的,停止下來,拜托!我不是一個少女,我也不要穿少女的衣服!」     刺激卻一直在繼續,當我的眼睛看到鏡子中的那個少女,雖然知道那是我自己,我的男性意識就會讓我爆發,產生新一輪的沖動,意識到我的沖動,我的女性器官立刻又開始了更劇烈的反應。     我感覺到自己的胸部開始增大,將我的胸罩頂得老高,感覺到胸部上的束縛,我在下一刻解開了胸罩,而且在無意識地狀態下,我褪下了自己的褲襪,雙手伸向了自己的下體,在那道剛形成的裂縫附近開始撫摸。     「需要我幫忙嗎?」一個飄渺的聲音傳來。此時我已經無法分辨聲音的來源。     下一刻,一只溫暖而又柔軟的手撫摸在我的**房上,不同與自己的撫摸,由別人的手產生的感覺比起自己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感受,我立刻迷失了。接下來,另一只手撫摸向了我的下體。     機靈靈地打了一個寒戰,我豁然回過神來。     「簡妮,你怎么進來了?」     回頭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我的臉一下子漲紅起來,慌忙地拉著衣裙想遮住自己裸露的身體。     「這里是我的家,我當然能夠進來。」簡妮微笑著說,「別,別用衣服遮住你自己,難道不知道在你很美嗎?」     「不,不是的。」     「簡妮,你不知道其實我……我是一個男人。」我脫口說出了真相。     「嘻嘻,」簡妮笑了,「杰茜,你真會可愛,可惜你連最基本的謊話也不會說。」     手指輕輕揉捏著我的乳頭,「男人會有這么美麗的**房嗎?」接著,她的手指游動在我的下體,「而這里,男人會長著這么迷人的小可愛嗎,你看,你這里涌出了好多甜美的蜜汁呢!」     「不,那是假的,我的男性器官,就藏在那里面……」     「哦,」簡妮壞笑著說,「讓我來檢查下……」說著,簡妮不理會我的反對,事實上我全身都酸軟無力,躺在床上不想動彈,用手指分開了我下體的那雇攢_.「看見了,你是說這個嗎?」簡妮扶著我坐了起來,指著我裂縫里的那小小的肉粒對我說,然后,她笑著用手指輕輕碰觸了那里一下,一股強烈的刺激讓我的身體一陣發軟「應該……是吧!」我不確定地說。     「杰茜,你真是一個可愛的小傻瓜。」簡妮笑了,「那是你可愛的**蒂,每個正常的女孩子都會有這個。」     「啊!」簡妮的話讓我吃了一驚,如果是這樣,那我的男性器官哪里去了?我開始驚慌起來。     「小甜心,我想你還不知道做女人的好處,現在就讓我來幫你,讓你領略到女人的快樂。」     說著,簡妮魔術般地拿出一個**狀的物體。     「看你的樣子,你可能還沒發現自己的身體是多么地奇妙,現在讓我來幫你喚醒你的身體。」     說完,簡妮手中**狀的物體貼近我下體的裂縫,隨著她的操作,那**狀的物體開始震動起來。     「不,簡妮,不要……我還沒準備好……」我突然感覺到害怕起來,我認出了簡妮手中的東西,那是一具女性用的自慰器,可我并不是一個女人。     「哦,是嗎?」簡妮壞笑著,「可我并不這么認為呢,看,這些是什么?」簡妮手指在我的裂縫邊緣劃過,然后將手指遞到我的眼前,「這些蜜汁正說明,你的小可愛早已經準備好了喲!」     「不要緊張,我的小甜心,我會很溫柔地對待你的,你就安心領略你的快樂好了,嘻嘻!」     簡妮笑著,將那具自慰器塞進了我的下體。     「啊!」感覺到下體一股劇烈的撕裂般的痛楚,我禁不住慘叫了一聲,「好痛!」眼淚從我的眼里流了出來。     「真有意思,杰茜,難怪你會這樣緊張,想不到在這之前你還一直是一個女孩,還沒能成為一個女人。」看到從那雇攢_ 緩緩流出的殷紅血液,簡妮有些驚訝。隨之簡妮顯得更加高興,「這樣的話,我更加要好好心疼你,讓你體會到真正的快樂。」     巨痛之后,扈P 的刺激開始在我的下體裂縫里產生,這刺激是如此地巨大,一下子將我的思緒變為了一片空白。     我彷佛飄蕩在云堆里,全身輕飄飄的,卻有一種巨大的興奮在我的下體產生,然后彌漫全身,我感覺到好舒服!     無意識地,我的下體前后擺動,開始迎合簡妮的舉動,以尋豆饃烈,更美妙刺激,我的嘴里也像真正的女人一樣,不受控制地發出陣陣呻吟。     汗水在我的額頭涌出,淋濕了我臉上的化妝,汗水味和我身體女人香水味,下體蜜汁的氣味混雜在一起,形成一股難以形容的糜媚氣息……     不知過了多久,越來越強烈的刺激將我送上了快樂的頂峰,在持續的高峰中,我終于爆發了。     全身無力地躺在了床上,簡妮微笑著看著我。     「甜心,感覺怎么樣,現在你已經是真正的女人了,不過你的妝可全亂了,一會你得再去我的自動- 櫥壁樣板整理一下。」     我站在自動- 櫥壁樣板里,綠色的光束開始了掃瞄。     櫥壁樣板外,簡妮調出她的自動- 櫥壁樣板過程控制系統,開始調整程序。     「親愛的杰茜小甜心,簾的提高性沖動的神經系統接駁系統還是讓你繼續品嘗,不過,讓你再一次體會從女孩變為女人的過程,對你來說應該是一個驚喜吧!」     簡妮笑著,按下了「器官重建復原」的按鈕。     自動櫥壁樣板忠誠地執行著主人設定的程序,在它里面的我卻完全沒有能力做任何抵抗。     當機器再一次地替我穿上裙子和高跟鞋,并且將小皮包掛在我的手上,提示工作完成時,那團詭異的白光又一次出現,并籠罩著我的身體。     同前次一樣,我感覺到全身撕裂了一般巨痛,不同的是,這次我沒有失去意識。     「吱!啪嗒!」     我聽到了單車的剎車聲,接著是車子倒地的聲音。     沿著聲音我望過去,一個男孩正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然后他抬頭望著我,對我一笑。     「美麗的小姐,你沒事吧,嗯,我叫杰克……」                【全文完】

支持(0中立(0反對(1回到頂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玉莉莉123
  2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勛章:
等級:普通會員 帖子:1 積分:149 威望:0 精華:0 注冊:2012/8/20 12:38:26
  發帖心情 Post By:2013/4/16 14:53:02

不錯!

支持(0中立(0反對(0回到頂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蘭妮小妖
  3樓 個性首頁 | 信息 | 搜索 | 郵箱 | 主頁 | UC


加好友 發短信
勛章:
等級:海棠春曉 帖子:667 積分:3540 威望:0 精華:0 注冊:2013/8/9 17:04:34
  發帖心情 Post By:2013/8/19 15:41:05

哈哈!好有新意!確實不錯!

支持(2中立(3反對(2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