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百合花園 → 風雨心曲 → 凌晨,妻子突然回家了...... ——作者:北荷


凌晨,妻子突然回家了......

作者:北荷


這是我3月27日早上的真實經歷。

愛人在一家賓館打工,每班24小時,每隔一天上班,次日早8:30下班。3月26日是星期天,愛人正好上班,我就借機做了一天的女人,到了晚上,實在舍不得卸掉精心化好的妝,便帶妝睡覺,準備早上看看黎明時的朦朧效果。
天,漸漸亮了。
不到5點,起床,整理一下妝面,重新穿上愛人的衣裙,自我欣賞之后,掃地、擦地、收拾屋子……
此時,樓道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
疑惑,是她嗎?
應該不是,她都是9:00以后到家,心存僥幸。
腳步聲越來越近,心里發慌。
腳步聲在門前消失,發慌變驚慌。
有鑰匙開門的聲音。
疑惑成功。
僥幸失敗。
妻子破天荒地提前回家了!
驚慌!
還是驚慌!
大腦急速工作。
想辦法。
再想想辦法。
因門反鎖,老婆沒有打開門。
叮咚!門鈴響起。
終于沒有想出辦法。
驚慌!
更加驚慌!
加上恐懼!
思考著最壞的后果:譏諷、吵罵、暴力、分居、離異……
不敢再想了,后果相當嚴重!
無奈中,強作鎮靜,打開門鎖,提前預報:
“有點思想準備,別嚇著你啊!”
帶著劇烈的心跳,輕輕把門打開……
門外的妻子看到了一個細眉、紅唇、齊耳短發、一身衣裙的女人。
妻子驚疑的表情.
我問:“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
妻子沒有回答,變化著表情進門。
突然,我聽到哈哈大笑的聲音:“你作什么妖呢?”
我回答:“找找女人做家務的感覺。”
妻:“我以為你找了一個女人在家呢。”
我:“你以為我會是那種人嗎?”
妻:“我現在放心了,因為你把自己當女人了。”
接著,是一連串的審問:
“你的假發是什么時候買的?
“幾年前,在哈爾濱買的,就花了幾十元。”如實回答。
“為什么不給我也買一個?你小子只顧自己。”因為妻子在脫發。
“不知道你也想要。”
“乳罩是啥時候買的?”
“去年路過北京時買的,很便宜。”
“便宜不給我也買兩個?你挺自私啊!”
“我不知道你應該戴什么規格的。”
“你看,這不和我戴的是一樣的嘛!”妻子在我胸前翻看著,指著規格標簽說。
妻子脫去外衣,走向洗手間的梳妝鏡,我象罪人一般跟著走進洗手間,站在她身后。
“看我現在的樣子,都沒有你現在好看。”妻子面對鏡子里的我們兩人感慨著。
“你不化妝也比我化妝好看。”我安慰著、恭維著妻子。
“老了,滿臉的皺紋。”妻子有些悲哀了。
“你不愿意看我化妝的樣子,我現在洗掉吧?”我說。
“別洗先,讓我再看一會兒。”
“我這個樣子 ,你不生氣嗎?”
“只要你喜歡,我就不生氣。”
“我現在象女人嗎?”
“挺象的,妝化的挺好看。”
“那你不反對我妝扮成女人的樣子?”
“你愿意化妝就化吧,只是要小心別讓人看見,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愛化妝了。”
“你喜歡看我化妝后的樣子嗎?”
“還行,其實我更愛看你男人的樣子。”
我把妻子緊緊地摟在懷里,她的臉上留下了清晰的唇印。
我現在的感覺就是幸福。
我更愛我的妻子了!
…………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