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百合花園 → 風雨心曲 → 憶同學少年——作者:花飄零


憶同學少年

作者:花飄零


他一直被同學嘲笑是“丫頭”,我卻從沒笑過他,因為我跟他是最要好的朋友。一起開小差,一起惡作劇,有什么心里話都彼此傾訴。

一天,上體育課,測驗50米短跑,我們排在后面,于是就躲到樹蔭下去等著。我跟他坐了靠在一起,他看周圍沒人,把褲管卷起來偷偷給我看,“我穿了媽媽的肉色絲襪呢。”雖然是短絲襪,可我看了頓時心跳加速,“明天我也穿!”他跟我拉勾,明天誰不穿誰小狗。

第二天我穿了媽媽的長絲襪,課間休息時,拉著他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拉起褲腳給他看,他捂著嘴笑,“我舅舅給我買了一雙斑馬紋的長統襪,我才不好意思穿呢。”我說怕什么,又沒人看見。他笑了笑,“除非你穿,我們一人一只。”唉~

美術課上,我不小心把紅色水彩濺到臉上,隨手一抹,就沒當回事。過了一會兒,他盯著我看,看得我莫明其妙的。“你怎么像涂了口紅似的?”我拿起小鏡子一看,天啦,我怎么把水彩抹嘴上去了,擦掉之后,他鬼笑地跟我說:“不過真的挺漂亮的。”我沒當回事,他突然說,“周末我去你家玩,好不好?”我高興得直點頭,我去過他家好幾次,他還從沒去過我家。

周日,爸媽都上班去了,因為是廠里的骨干,他們很少休息。平時我也怪無聊的,這次他來,可有人陪我玩了。我帶他在家里轉了轉,到我房間,他說我們來涂口紅玩吧,我無奈搖搖頭,“沒有口紅啊,拿什么涂?”他嘆了口氣,又問,“你有沒有哪個親戚家有呢?去借來。”這是什么鬼主意,我才不去,一個大男孩兒去借口紅,像什么。最后,他問,“有沒有水彩筆啊?”這個我有的是,因為我愛畫畫,經常買水彩筆。一股腦全翻出來,他挑了一支大紅色,讓我給他涂,我細心地給他描好,他照了照鏡子,感覺不錯,拿起花瓶上的紗巾就裹在頭上,不知道從哪跑出來的村姑。我對著鏡子也描好了“口紅”,他贊不絕口,“不錯不錯!”我也找了個一塊紗巾裹在頭上,得!兩個村姑。我們笑得前俯后仰。

想起這些往事,感慨萬千,雖然只是丘海中的一粒沙,但在我的變裝生涯中卻起到了微妙的推動作用。后來初中畢業后各奔東西,再也沒一起玩過。

不過,最近跟他聯系上了……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