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百合花園 → 風雨心曲 → “衣情”別戀——作者:沈晴


“衣情”別戀

作者:沈晴

在SARS肆虐期間,恰恰是我工作最繁忙的一段日子,工作擠占了我大部分的時間,即使不畏懼感染SARS,也無暇顧及其它。非典對經濟的影響不是全面的,消費降低了,加班費多了,兩個多月來反倒腰包鼓了,額外多了幾千大洋。隨著SARS疫情的解除和工作的完成,我又輕松悠閑起來,有了更多的時間出去走走,曾一度消失的“衣情”開始復蘇。

同一品牌、款式、顏色的兩條灰綠色休閑褲,在兩個夏天里,輪番上陣,舊了,該換了。前幾日下班回家,經過華聯商廈,便走了進去。逛華聯必然是先到女鞋區,走馬觀花,未發現中意的款式,便上樓了。二樓是女裝區,三樓是男裝、休閑運動裝。我逛商場幾乎不去看男裝,即使經過,也不會多看一眼。正對滾梯口,MUDD品牌還算醒目,吸引目光是迎面展出的牛仔褲,時尚前衛,是青春女孩的選擇。我的目光落在一條仔褲上,無奈人多,不能近前,只好等待那幾個女孩看夠了離開,方才上前親密接觸。對MUDD這個品牌還不算熟悉,但眼前這條牛仔褲,深藍水磨,布料與做工并不亞于什么蘋果、LEE,大喇叭口,超低腰(低于臍下約兩寸),在蘋果、LEE這兩個品牌中很難找出這么一條時尚漂亮的。看看價簽:¥320.現價:¥208.價錢可以接受。我扭頭招呼服務員,那是一個長得小巧的女孩,涂著很濃的綠色眼影,她已經看了我很久。我故意裝作不知,詢問了一下價格(核實一下)。她問我誰穿,我說是給女友買。按我的穿著風格,那女孩這樣問,我并懷疑她有什么其它用意,猜想她只是想根據身材選擇尺碼。不想說給自己買,免得引來她們的竊竊私語,等我走了,再對我議論一番。我對她說拿一條腰圍貳尺的,并要了軟尺。我不論買什么衣服從來不試穿,有時候憑眼力,有時候用尺子(我學過剪裁縫紉),基本不出錯,倘若不合適再來換一件。低腰褲的腰圍不能按平常所說腰圍來量尺寸,因為褲腰在胯部,尺寸大概要增加兩寸。而不同品牌的服裝也存在差異。服務小姐確實有經驗,給我拿來一條腰圍64厘米的(標簽注明),我用軟尺量了一下腰圍和襠與褲腳之間的尺寸,認定合乎我的標準,當即示意開票。回家一試,非常合身。

腳上的細帶涼鞋,經過去年一個夏天的踐踏,也該換了。家里倒是有六雙涼鞋,兩雙扁跟(圣琪兒),兩雙細跟(哈森、LIZ CLAIBORNE),坡跟(卡迪娜)中跟(杰妮芳頓)各一雙,還有一雙耐克女式沙灘鞋。這些,大都比較女性化不宜穿著上班,再就是舍不得作為日常穿著。還是去買一雙中性一點,比較便宜的吧。

記得去年在雙安商場附近有個外貿服裝店有一款臺灣產的沙灘鞋不錯,100多元不算貴。前日趕去,發現已經沒有賣了。我有些后悔去年沒有買。這讓我想起1995年在青島買過的一雙進口磨砂皮女涼鞋,也是100多元,不過那時已經覺得夠貴了。那雙鞋有些像現在的沙灘鞋,不過鞋面、鞋墊都是皮的,前面約1.5厘米寬的一字帶,與腳踝兩側的帶子是整張皮子剪裁的,沒有拼接,其造價可能較高。前后共三個三角金屬環連接,設計風格簡約,至今依然非常喜歡。那雙鞋穿了三年,后來丟掉了,可惜再也買不到了。97年我穿著它進了北京。偶然在友誼賓館附近看到一個外國女人也穿了和我同樣的鞋,也是我唯一看到與我穿相同款式鞋子的人。那一年,北京還很少看到沙灘鞋。哦,扯遠了。(順便提一下,剛發現在人民大學對面當代商城南的雙榆樹南街,有一家賣大號女鞋的店鋪,款式比較時尚,附近的朋友不妨去看看。)

原路返回。順腳進了雙安商場。在雙安看到一條ONLY的白色牛仔裙,煞是喜歡,¥249. 問一下,被告知不打折。哼!不打折就算,我不急,過了夏天賣不出去,你要急!不打折才怪呢!在體育服裝區找到一雙匡威的沙灘鞋,雖說花色不太理想,還算過得去,原價:¥190. 現價:¥137. 決定買一雙湊合穿。服務員告訴我只剩下這一雙,38號,小了點,不成。趕緊走,去附近的當代商城看看。

出雙安,緊走,到了當代。上二樓,找匡威,果然,這里有。服務的小伙子給我拿出一雙號碼合適的,一試,不行!怎么啦?太瘦!不是鞋瘦!把前面的帶子緊到極限,依然不行!小伙子笑了:你的腳太瘦!得!我沒有感到惋惜,這下我更有理由穿女鞋:買不到合適的男鞋啊!呵呵,這是我的理由嗎?我被打五折的促銷聲音吸引,來到ESPRIT(埃斯普利特),相中一條牛仔褲,500多元,打五折才250。服務員說,會員才享受這個價格。去你的吧!買你的才是250呢!走人!

昨晚,我又來到阜成門華聯商廈,又來到ESPRIT(埃斯普利特),這里也在打五折,不過不需要是會員。我挑選一條深藍色牛仔短裙(膝上10厘米左右),原價¥360.現價¥180. 一件紅白相間的吊帶背心,¥125.現價¥60. 還有一件短裙,中性休閑風格,適宜外出、旅游穿著。原價也是¥360.現價¥180. 拿不定主意買白色的還是米色的,決定暫時不買。順便又去看了看ONLY的白色牛仔裙。趕緊走吧,不走也不行,商場要打烊了。

回家一試,裙子十分合身。可惜吊帶衫胸前有個小洞,看來又要去一趟華聯了。我真擔心,經受不住誘惑,一塊把那件裙子買回來,還有那件ONLY的白色牛仔裙,我可惦記著你,把你弄到手只是時間問題。摸摸錢包,沒有前幾天那樣鼓了,明天再去恐怕要掏空。這可是這個月的生活費啊!扳扳手指頭,1、2、3、4、5……還有10天發工資!勒緊褲腰帶吧,反正最近肚子有些大,正好減肥。沒辦法,誰讓我“衣衣”難舍呢!

商場天天開門營業,廠家不停生產,還有那些服裝設計師不斷推出新款式,自己喜歡的衣服也越來越多,總不能看見喜歡的就買吧?再說那要花多少錢?自己又能掙多少錢?總得想個法子克制一下,“衣情”別戀,不能總是“衣”見鐘情,“衣情”就是疫情!發生在一個人身上同樣也是可怕的,朋友你說,是不是?

摘自中國變裝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