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百合花園 → 風雨心曲 → 過去的韻事——我給女友(妻子)穿耳洞


過去的韻事——我給女友(妻子)穿耳洞

作者:葉子

摘自中國變裝

拙妻還是姑娘的時候就是個潔癖人,剛談朋友不久就挑我的毛病,這不干凈那不衛生。最奇特的事就是愛掏耳朵,她敢動手挽我胳臂不幾天,就要給我掏耳朵。恰好我最不喜歡的東西之一就是掏耳朵,那一年在農村征兵體檢,醫生給我檢查耳朵,看不見里面,一掏就掏出兩大堆耳屎,疼了我好幾天。女友要掏,不好不干,掏著掏著,她翻起我的耳垂來:“呀,你的這個耳垂上有耳環眼,讓我看看那邊耳朵,呀,也有呀,兩面都是通的。你什么時候穿的?”我囁嚅著說:小時侯穿的。“是你媽媽穿的嗎?”當時由于不太了解女友我還不敢正面回答是自己穿的,只好轉個彎:我最小,媽媽最喜歡我,我上學前,一直穿的女孩衣裳。女友:“真的有意思,你媽媽把你當女孩,穿花衣,戴耳環,好玩。你的耳環還在嗎?”我鼓起勇氣說?:還在,是一副銀耳環。女友樂了:“你一定拿來,戴給我看看。”我說“你要看我戴耳環,有一個條件,那你也要穿耳環眼。”“不不,我怕疼。再說街上沒有一個人戴耳環,我媽連耳環眼也沒有,她肯定不同意我穿耳環眼。”“咳,文革過去了,女人愛美,戴耳環是遲早的事,不信你就看。”“我怕,我不敢戴”談判暫停,當時我就打算,將來一定要給女友戴上耳環。
開放了,女人自然愛美。不久,街上女人服裝開始越來越美,一些有耳環眼的老年婦女,戴上了過去的耳環和手鐲。我問女友想不想戴耳環,女友不為所動。不過一天,女友去我宿舍,問我的耳環,我翻出來讓她看,她讓我戴給她看看,我說:你給我戴。她說,她害怕。我告訴她,我看不見自己的耳朵眼,不會疼的,讓她放心戴。我扒開耳環,告訴她用耳環細尖插進耳環眼。她顫抖著給我戴耳環,當時我的心也象她的手一樣戰抖,她一邊戴一邊問疼不疼。可她無論如何也捏不圓這只耳環,我笑著自己把耳環捏圓,沒有讓她幫忙,自己又戴上另一只耳環。她笑了:“你好壞,自己能戴,還要我幫忙。你肯定經常戴,好熟練。呀,難怪你媽把你當女孩,我也下過鄉,那里也有戴耳環的女孩,可你比她們好看,你真的象女孩,白里透紅的皮膚,又秀氣。耳環戴上更好看。”“給你戴上這副耳環好嗎?”“我沒有耳環眼。”“我幫你穿,用針線穿,幾天就會長好。”“我怕疼。”“不疼。”“我不信。”“真是不疼,我就是這么穿的耳環眼。”我假裝生氣:“你不穿耳環,我們不結婚。”“那我結婚再穿,你沒聽說,臨上轎再穿耳朵眼嗎?”真沒轍。終于準備結婚了,我問妻子穿耳否,她說:旅行結婚再說。

女友要旅游結婚,我也同意,但悄悄與女友商量,出去要穿耳戴環。女友說沒有一個同事戴耳環,她不好意思出風頭,再說沒有耳環眼怎么戴耳環。我說:要你媽給你穿。她說:我媽沒有穿過耳環眼。我說:我給你穿,用針線在耳垂上穿過吊一個小珠子半個月就好。她瞪大眼睛:我怕針,那一定很疼,要是真穿了耳朵,我媽會罵我的,出去以后再說。
我們旅游出行以是秋天,到了杭州。路上,我充分發揮主導作用,琢磨著給她戴上耳環,以蘇杭年輕女子打扮時尚誘導妻子。在一家飾品店,為妻子買了一副手鐲,又鼓搗她買了一副穿耳式水鉆耳環。旅社里,我給妻子戴上手鐲,又問妻子戴不戴耳環?她說:很喜歡,就是沒有耳環眼,戴不上。我告訴她,用耳環直接戴上去。她說她怕疼。我笑著說:“親熱一下就不疼了。”說著,我就一把抱起她上了床(千真萬確),好好地親熱了一番。妻子在我的懷里,滿臉紅潤,撒嬌說:“拿你沒辦法,就讓你穿耳環吧。”我用早已準備好的酒精棉球,給她耳垂和耳環消毒,趴在她的身上,硬把耳環穿進妻子的耳垂上(我自己的耳環眼就是先用耳環穿,后插進塑料絲長成的)。穿好兩邊耳環,妻子起了床,對著鏡子,兩邊看看,十分滿意。每天,我幫妻子用金霉素軟膏小心呵護耳環眼,沒有發炎。到了上海,妻子看上一對水鉆吊耳環,買了就換,吊在耳旁,滿心高興。?br> 回到家,請客辦酒,滿桌賓客,尤其女賓十分關注妻子的耳環,因為,當時我們這個內地城市還沒有年輕女子戴耳環,特別是時尚的水鉆耳環。妻子上班以后,她的同事都說她戴耳環好看,說她領導了新潮流,還問她穿耳疼不疼。每每說到,一臉高興。后來,街上有了穿耳環槍,女人戴耳環者多了起來,街上耳環樣子也多了起來,我經常為妻子買新耳環。當然,我的耳環眼也沒有閑著,妻子是倒班職工,我常常穿著妻子的衣裙和高跟鞋,戴上自己喜歡的耳環,做家務。有時,戴著妻子的耳環睡覺,等妻子下班,好和她親熱親熱。女兒出世了,我的好日子隨著她的長大而漸漸逝去,只有偷偷戴一下過癮。哎。。。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