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百合花園 → 風雨心曲 → 我第一次變裝西餐的經歷——作者:鏡花水月


我第一次變裝西餐的經歷

作者:鏡花水月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季,在室內,溫暖的空氣略顯干燥,若不是隔著窗看到外面飄雪的凜冽寒風,幾乎完全忘卻了冰天雪國的嚴酷.現在水月抿了抿涂抹唇膏的嘴唇,讓它能濕潤一些,我剛入此到,只是隱約的感覺到自己的喜歡,心理還沒完全適應呢,看著姐妹們忙上忙下的給自己張羅裝扮,一時間覺得手腳都不知到如何擺放了.鏡子前出現的女孩是我嗎?水月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實的講,如果我要是遇上這樣的女生也會喜歡上她的.水月一時間害羞的垂下了眼睛,只敢用余光通過鏡子看著姐妹,從她們的吃驚而得意表情里,看出了贊嘆和羨慕.今天水月和姐妹打賭輸了,必須讓自己一個人著成CD裝扮和他們一起去西餐廳吃飯.衣服還比較好辦,旗袍和假發已經穿好了,外套也是姐妹臨時和別人借的,就是高跟鞋不太好辦,因為水月的個子太高了,如果穿上高跟鞋恐怕在樓梯口就會被人識破.水月在鏡前聽到姐妹在外屋的商量:'算了,就穿她自己的休閑鞋吧...反正天黑也沒人會注意腳下...'

站在掛衣架邊的門口,水月始終不能有勇氣邁出這一步,只覺得心臟在超速的顫動,思緒一片空白.我死死地抓住掛衣鉤上的衣服,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在姐妹的推搡和'威逼'下,倒下的掛衣架撞擊地面發出了清脆的金屬聲,水月最后看了自己進門前穿的黑色大衣一眼,它不知什么時候也掉在了地下,透過齊眉清秀的短發一臉驚恐地面對著外面的世界.

撲面而來的刺骨寒風夾雜著雪花,落在水月臉上和櫻紅的唇上,混亂的腦袋一下清醒過來.下意識的拉緊了墨綠色女式大衣的脖領,不讓身體的熱量被風奪走.發現這件大衣原來竟然沒有口袋,冰涼的雙手只好握在一起互相取暖了.大街上忙碌的人群和車輛在夜幕下來回的穿行,偶爾有幾個擦肩而過的路人好奇的回頭注視著這個身材高挑的姑娘,也許是奇怪,在這冰天雪地的季節,服裝模特去什么地方表演,怎么不坐車呢?水月把齊肩短發向臉龐攏了攏,似乎這樣也能遮擋住幾分羞澀,閃爍多彩的霓虹燈映照出長長的睫毛下黝黑的眼珠,冷風一激,眼眶中夾著幾分盈盈的眼水,姐妹笑著說:'看水月這樣,可憐兮兮的.'

西餐廳離的不遠,可是水月覺得這是多么漫長的路程,遠遠遙望那里搖曳的燈火,真是有些可望卻不可及的急切.門童很有禮貌的拉開了光潔的玻璃門,對走在最后的水月大聲的叫到:"您好,小姐~!歡迎光臨~!",失措的我被嚇的一個寒戰,馬上意識到現在就要去體味真正的心理歷程了.

一個男應伺生迎了上來,對我們問道:'請問要在大廳還是去包房?',姐妹們的眼睛齊刷刷的看這水月,水月這時恨不能挖個地洞鉆下去,最擔心的就是怕引起大家的注意,可是姐妹們還是不依不饒的注視著我,水月只好使勁的擠擠眼睛示意去包間.靈巧的應伺生會意地笑著:'那我領你們去包間吧,那里比較安靜.請上二樓.'在轉身邁向樓梯同應伺生擦肩而過的瞬間,水月感覺到了他驚訝地開嘴巴的表情和幾個服務員相互竊竊私語的動作.我的臉即使在略施鄢紅的面粉遮掩下也能看出刷地紅到了脖根,要知道身著墨綠色女裝的水月整整比應伺生高出了一個頭!實在想知道他們是因為自己裝扮的漂亮呢還是因為太特殊了這樣引人注意,此時已經無暇顧及,只求能一步跨進房間,幾乎快要窒息的緊張心臟才能稍稍得以放松.樓下暖色的燈光透過玻璃的樓梯踏板映照在水月的外衣下擺,穿著的男式的休閑鞋顯得格外的刺眼,水月突然覺得平時平滑精致的不銹鋼扶欄也變得這樣冰涼刺手,擔心動作和形態上露出破綻,只能勉強的按照自己的想象模仿小女生的做派一步一步地邁完每個階梯.

慌張的水月特地選擇了背對門的位置落座.應伺生拿來了菜單:"小姐,您點些什么呢?"水月用求助的眼光看著姐妹.水月深埋下清秀假發的頭也似乎能感覺到他離開時意味深長的笑臉.屋內的室溫又回到了讓人忘卻嚴寒的溫和,剛才被寒風吹過的臉龐在微微的發熱,脫去外衣的水月身著白色的旗袍,坐在柔軟的沙發椅里,還能透過旗袍旁邊的分叉隱約看到黑色絲襪的尼龍光澤,修長的頭發垂落在光滑的肩膀上,撥動得水月心里以生來從沒體會過的一陣陣心癢,甚至不知道剛才點了什么晚餐.水月這才稍稍算是驚魂普定,開始和姐妹交談起來.水月苦著臉說:'他們沒認出來吧?'姐妹笑道:'呵呵,你看你這樣,還挺有風情的呢,只怕那應伺生是看上你了吧.'水月答道:'只要沒認出來就好,要不我真是丟死人了.'姐妹道:'嘿嘿,你這個小梳貝還知道害羞?!'突然姐妹大聲叫道:'看什么看呢!沒看過呀?!'手握水杯的水月嚇了一跳,差點把杯子弄翻在地,透過對面的玻璃反射隱約看見背后的門外至少有四五個服務員的腦袋在向里張望,姐妹站起身來把門打開:'你們想干嗎?!用得著這么多人來服務嗎?'隨著姐妹的責怪人影忽悠一下全散了,留下了一串打鬧的嬉笑聲.姐妹安慰道:'別理他們,一幫小孩子.'水月的頭埋的更深了.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