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百合花園 → 風雨心曲 → 我第一次自己買女內衣


我第一次自己買女內衣

作者:趙穎

已經記不清是什么時候開始喜歡穿女人的衣服。媽媽說小的時候因為想要個女兒(我是弟兄三個),所以見我又是個男孩有些失望,從小是把我當做女孩來養的,現在還有一張大約我兩歲時扎小辮子的照片為證。
當我上初中的時候就開始翻媽媽的文胸、內褲來偷偷地穿。有一次大概有點過分,把媽媽的大部分內衣都偷偷地藏到自己的床下,準備好好研究一下,可是媽媽正好來找衣服,發現一下少了許多,便告訴了爸爸,一起到我們的房間來找,而且把哥哥當成作案對象,狠狠地打了一頓(我至今還對被冤枉的哥哥心寸內疚)。
上高中的時候就開始偷偷地拿別人晾在外面的內衣,因為那個時候自己沒有經濟收入啊。等到考上大學,要離開家的時候,我把自己幾年來收集的幾十件文胸和內褲全部找地方丟掉了(在社區看到一個帖子,說在某地發現許多被遺棄的女內衣,我想大概也是我輩所為)。
大學畢業參加工作,我多次想改掉自己當時很自卑的習慣,可以每次看到好看的文胸、內褲,就心跳地不行,總想得到它。知道偷東西不好,可確實沒有膽量,到內衣店去自己買。
九八年夏天我被公司調到南京工作。我用了幾個月的時間把南京的主要景點和商業街都逛了個遍,當時同事說你真喜歡逛,其實我是在感受和尋找自己心動的內衣感覺。在那里我漸漸體會到南方與北方的不同:不僅僅是山清水秀,不僅僅是吳語呢喃,還有南方開放的氣息、對新事物的迅速接受以及商業的發達。
南京的湖南路夜市是我心儀的地方。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湖南路變成了步行商業街,無數的販攤擺出來,商品真的可以說是琳瑯滿目,其中有不少的內衣攤。那個時候湖南路就有T褲賣了!
我長時間地站在圍在內衣攤前的女人圈子外面,欣賞著貨架上款式性感、色彩鮮艷的文胸、內褲,心中對那些手拿著內衣選購的少婦少女們羨慕得不得了。可就是不敢走上前去。
就這樣,一天,兩天... ...
晚上回到公司在福建路的宿舍,躺在床上總是自己恨自己沒有勇氣,心想明天一定鼓起勇氣來。
終于下班了,我吃完晚飯,跟同事說出去轉轉,就步行來到湖南路。
還是那一番熱鬧的街景,人人心中充滿了輕松愉快,只有滿心的焦慮。時間已經挺晚的了,街上的人開始少了許多。我心里暗暗地對自己說:就在今天!
揣著不斷加快的心跳,我裝做若無其事地走到那個已經在邊上看了幾個小時的內衣攤前,把腳步停了下來。
擺攤的大姐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沒說,又低下頭收拾商品。我借機抑制一下心跳,仔細確認了我要買的東西:一件蘭色的兩用文胸,一條白色的T褲,還有一條粉色的細紗內褲。
大約感到我沒把腳步移開是要買東西,大姐正好在這是抬起頭來問:想要什么?我咬了咬牙,反正是在南京,認識我的人很少,晚上燈光有不算亮,臉紅不紅沒有人能看清楚:大姐,你把那個拿我看看。我用手指了指粉紅色的內褲。大姐表情很自然地遞給我。把內褲拿在手里,心里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大姐見我不說話,只是反復地看手里的東西,就又遞過來兩條,說:還有別的顏色。我指著早久看好的T褲說那個。大姐笑了一下說現在這個樣子的賣的可多了。我覺得大姐的態度很好,膽子也就大了起來,索性跟大姐砍起價格。
那天晚上,我一共買了兩件文胸,一件吊帶衫,和三條內褲!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覺的連星星都是那么的美。
回到宿舍的時候,同屋的老同事已經洗洗睡了。我還是很小心地又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確認他肯定不會突然起來,然后一件件地把自己打扮起來,心中的感覺就要笑出聲來!

從此之后,我漸漸明白,其實男人去買女內衣并沒有什么了不起,沒有膽量多半是自己嚇自己(每個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買內衣的是為了掙錢,她才懶得理你是男是女呢!我現在收藏的文胸、內褲,比我老婆的要多的多,再也不會去拿別人的東西了!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