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百合花園 → 風雨心曲 → 我的第一次聚會(有后傳)


我的第一次聚會(有后傳)

作者:咪咪

我的這篇文章很早以前就發表過,很多姐妹都看過;但那的的確確是我的第一次,也是自從有了網絡,認識那么多CD姐妹后,全國CD第一次走出家門的聚會,雖然已經過去那么多年,看到那么多姐妹把她們的第一次經歷寫出來,心情無比的激動,于是我還是想把那時侯見面的心情與大家分享,也是作為對龍弟弟主持的《有獎征文》的支持,如有不足地方請大家見諒。


四月的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終于盼到與姐妹們相聚的日子。我提前4天買好的火車 票,卻因5.1節放長假,而買不到臥鋪,我只好坐著向北行駛的硬座,一路趕了19 個小時來到我們聚會的城市--南京。雖然辛苦但不覺得累,好象一種無形的力量支撐著我-- , --因為這次聚會是我向往以久的事,我將見到許多在網上談心而沒有見過面的姐妹們, 她們會對我這來自與南國的咪咪抱以什么樣的態度呢?我的心既高興又緊張.....

終于到站,我連忙沖下車,我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機給姝茜姐打電話,聽到她那熟悉的聲音“是咪咪 嗎?...”我乘上的士直奔姝茜姐住的酒店,一路上街面上擁擠的人群.熱鬧的商場都不能吸引喜歡逛街的我,我只想馬上見到我的好姐姐--姝茜。
快到了,就快到了。可由于司機不熟悉路,走叉了路,我馬上又給姝茜姐打電話,并叫司機掉頭倒回去。老 遠,我就看到一位身材苗條穿著牛仔褲的年輕人向我招手,哦-----她肯定是姝茜姐,我 馬上也伸出手向她揮動著,那種感覺就象見過面的老朋友一樣,沒什么拘束和客套,姐妹之情由然而生....

姝茜姐帶著我到了她住的房間,由于她有事就先出去了。我換上華麗的絲綢睡衣,躺在柔軟的席夢絲上,想著見面時輕松的情景,勞累的身體終于可以放松了,我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嘀.嘀...”我的手機響了突然把我從夢中驚醒,(由于職業的關系我對手機的反應特 敏感),我接起來一聽,原來是姝茜姐在門外打來的,她敲門.按門鈴,我都不知道,嘻嘻 ,我睡的跟貓似的,真不好意思,要知道我將近20幾個小時在火車上沒睡,再加上前一段盼望聚會而興奮失眠的日日夜夜,所以睡的太香了。
“走,我們去蘇州拍婚紗照。”姝茜姐急切的說。我馬上從床上蹦起,迅速整理好行裝,因為這是我們事先約好的行程安排。

我和姝茜姐坐在去往蘇州市的大巴上,心情既緊張又興奮:興奮的是多年的心愿可以得到滿足---穿上漂亮的婚紗過一過做新娘的癮啊;緊張的是那里像館的老板對我們的態度是否有歧視感。記得臨行前,我與已經在那里拍過的戴媚姐聯系了解情況時,我問她:要不要帶內衣和道具去影樓。她說:如果倆個人同時拍,那里的道具可能會不夠的...。我就說:我全帶去。她開玩笑的說:哈哈,兩個大男人帶著一大包女人的衣服和用品去,人家老板娘肯定會笑的,....。我聽了她的話,心里猶豫了一下,最后決定不管她們怎么看我,反正能夠在攝影機前面展示自己的另一半的美麗,是我渴望已久的愿望,我將胸罩.連褲襪.高跟鞋.衛生棉等女人用具全帶上了,這些東西裝了我滿滿一大包的,要是這時有人打開包,肯定會以為是哪個女孩的行李,嘻嘻。
一路上,我與姝茜姐有許多說不完的話。我們一邊聊著這次即將聚會的安排和設想,一邊用筆記本電腦看著我帶來的有關cd電影的vcd片,不知不覺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我們一下車,立刻與娓妮姐聯系約好見面的地方-----因為我們只是在網上聊過從沒見過面。為了能早點去拍像,我們兩人拿著行李早早到約定的地方等娓妮姐來,等了好一會,還沒發現她的影子,我們兩的心情特別的急,于是姝茜姐又去打她的傳呼...過了沒多久,我發現馬路對面有一位穿著茄可衫很有富相的男人在向我們招手,我們立刻提著行李奔了過去。
“是***(娓妮姐的真名)嗎?”因為她的本人與相片里的有些區別,所以姝茜姐謹慎的問道。
“是啊,你是姝茜,另一個肯定是咪咪吧,...”她笑著很自然接過我們的行李,那種感覺就象我們已經是多年前見過面的老友一樣親切,讓我感到心情舒暢,連疲勞也忘卻了。
等我們安頓好,已經是傍晚了,由于影樓老板臨時有事,所以我們只好約定今晚9點過去先拍姝茜姐的,明天拍我的。到了時間,我們馬上坐車趕過去(雖然住的地方離影樓很近,但去拍的心情是很急切)由于娓妮姐是影樓的熟客,與老板娘的關系很好,所以她稍微介紹了我們,就使我們與老板娘關系融洽自然,原先我來之前的緊張和顧慮都打消了,她們對我們來拍婚紗照就象對待真女孩拍照一樣認真負責,使我們很快就投入緊張的拍攝當中去。我看著姝茜姐又是化裝,又是更衣,那種化裝后美麗漂亮的容貌使我恨不得---那就是我。為了協助攝影師的工作,我一會兒幫忙布置背景,一會兒又用自己的相機拍攝化裝時的情景(姝茜姐相片里的化裝時的圖片就是這時拍的)。我們忙的不可開交,于是娓妮姐就在(以前夏站留言簿上)報道說:兩個瘋女人樓上樓下跑來跑去,嘻嘻...。

就這樣一直拍到凌晨2點多,才算拍完姝茜姐的相片。我雖然兩個眼睛已經困的快打不開了(都要快成睡貓了,估計這時候有耗子也抓不著,呵呵~~),但精神都還是始終處于興奮狀態中,在回酒店的路上,我可是又蹦又跳的,象一只不知疲倦的頑皮貓,因為我明天要做新娘了。

回到酒店的房間里,我躺在柔軟的席夢思上,想著明天(不!是今天)一早就可以圓一個拍婚紗照做女人的夢,不知不覺慢慢的進入夢鄉,臨合眼的時候,我看見姝茜姐穿著睡裙興奮的打開手提電腦,開始撥號上網更新網頁,為了姐妹們能早點看到新的網頁內容,她真辛苦啊....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仿佛在夢中聽到有人再叫:“咪咪,該起床了。”
“不嘛,讓我再多睡一會兒。”我翻過身迷迷糊糊耍賴似的回答。
“你真是一只懶貓,難道你今天不想去拍婚紗照了嗎?”姝茜姐急了,推了我一下。
“拍照!”聽到這兩個字,我一下子從床上蹦起,“姐,現在幾點了?是不是遲了呀?”
“還沒有,如果你再不起來,那就會跟人家失約了。”姝茜姐回答道。
聽完她的話,我趕緊溜到衛生間去洗梳....
由于昨天晚上看了姝茜姐的拍照經驗,我帶著一大包衣物和化妝品和姝茜姐準時來到影樓,老板葛小姐還沒有來,她的小徒弟接待了我們,通過昨晚的認識,我們都很熟了,她拿出一些婚紗相冊給我們看。過了一會,葛小姐來了,昨晚她為姝茜姐熬了快通宵,現在似乎還沒有恢復過來,我們寒暄了一會。她就打足精神開始幫我化裝。因為我以前有學一些化裝技巧,所以她一邊幫我化,一邊和我探討有關方面的事宜。而姝茜姐在一旁也沒閑著,她叫小徒弟幫她化裝,雖然她昨晚拍了三十多張,但擔心晚上那么遲拍效果不好(所以我現在覺得如果要拍出好的相片,最好在拍攝前要好好睡上覺,養足精神才能拍出好的效果),所以準備再拍一些婚 紗照。化好裝,我對著鏡子,看到里面那漂亮的小姐就是我,興奮的我提著婚紗裙擺就往樓上攝影棚跑,要趕快留下那美好的倩影。由于昨晚看姝茜姐拍的姿勢很不不利索(可能太緊張的緣故),今天我們就比較熟了,所以我先對著一面很大的化裝鏡,擺各種姿勢和造型,然后再到攝影機前拍,那效果會更好些。化好裝,我對著鏡子,看到里面那漂亮的小姐就是我,興奮的我提著婚紗裙擺就往樓上竄,嘻嘻,連葛小姐都說我在鏡頭前不緊張,很有女人味。就這樣,我一會換個妝和配套的婚紗,一會樓上樓下跑來跑去,我幾乎把影樓的婚紗和衣服都穿過了,只要好看漂亮的我都要穿著去照相,直到最后再也沒有其它的好看的婚紗,我才作罷了。而在樓下化好妝的姝茜姐,膽子好大啊,她穿著婚紗就坐在影樓朝窗外的椅子上坦然著欣賞著外面的風景,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不時向里面瞥了瞥,一點也不在乎就象一個待嫁的姑娘一樣自然,看來經過昨晚緊張的拍攝,她開始很不擔心了。到了中午,我的拍攝還在進行著,看樣子今天非得拍到下午了。這時候,姝茜姐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到中午,我還沒拍完,娓妮姐下班過來看我們,她笑著對我們說:我們在這里拍照,她可“撈”到了頭條新聞,剛才她在姝茜姐的留言簿開玩笑留了一句話---最新消息:“幫主”姝茜今晚將在8點有重要消息要發布。(我知道那是娓妮姐知道我們今天第一次拍婚紗照,一定會想把這種喜悅的心情在oicq里與姐妹們共享)。于是我們抓住時機拍了一張很有趣的全家三人結婚似的合影。你們看,中間那個男人好象很得意,因為他娶了兩位太太,我和姝茜姐的表情 則更好玩,姝茜姐由于近視較嚴重,使得她與我們合影的時候,臉上好象露出一種怪異表情,就象我是二老婆一樣跟她搶老公似的,她吃醋樣的表情好象很在乎她老公又娶了我這么一個年輕妖艷的小老婆而心不甘情不愿的,而我臉上露出的那種迷人誘惑的眼神則好象偏偏是要與姝茜姐爭寵似的。呵呵,連在旁邊的老板也不時地拿我們逗笑,我們都開心得很啊。在拍攝過程中,我剛到樓下換了一套新的婚紗,正站在試衣間旁邊,突然隔壁鄰居的一位母親抱著一個小孩走進影樓里來(因為我們拍照的時候門是開著的),他母親與葛小姐在一旁聊天,而那個小孩卻一直盯者我看,我起先嚇了一 跳,不過我很快就鎮定下來,于是朝這小孩笑了笑,然后很自然地提著裙擺走上樓去。后來聽娓妮姐講:原來那個小孩是覺得我們是很漂亮的新娘阿姨,所以想多看我們幾眼,他媽就故意逗他 ---你看阿姨多漂亮你要不要也化妝,做新娘啊....嘻嘻,這個小鬼還真逗,這么小就懂得欣賞女性的美,將來...呵呵,聽她的話我們的心里都有一種無比的激動---真想就這樣走出去啊。 中午,葛小姐還請我們吃了一碗面,說實在我們從昨晚到現在沒吃幾兩東西,可這時候體會拍婚紗照做待嫁姑娘的那種喜悅的心情使我們還不覺的餓啊....

在這期間,跟我們有約的戴媚姐從上海打了好幾次電話催我們快點到她那里去相聚(因為戴媚姐因有事,無法參加我們姐妹的南京聚會,所以我們約好拍完婚紗照后,再拐去上海看她,準備在她那里搞一次姐妹小聚會,也算是這次南京聚會前的一次預演吧),姝茜姐不時的告訴她我們的進展情況,并告訴她--我們可能乘3點多的火車去上海,于是戴媚姐還約了一個她自己還沒見過面,名叫lily的上海妹妹今天傍晚來酒店與我們相見,可后來...嘻嘻。下午一點多的時候,一位叫“舒”的姐妹也來到影樓看我們,雖然我和她第一次接觸,但姝茜姐與她卻很熟悉(沒見過面,只是網上聊過),我在旁邊聽她們聊的話題卻仍能深深感到了她們之間的那種姐妹真情厚意......
直到下午三點多,我總算把相拍完了,而姝茜姐則上樓去補拍一些婚紗照,到下午五點多,全部的拍攝工作才結束。在這里,我要特別感謝葛小姐,她沒有把我們看成是很怪異的人而歧視我們,而是象真正接待兩位來拍婚紗照的女孩,使我們也不覺的很緊張,以至到我拍的時候特別放松---流露出很自然的表情。辛苦的她從昨晚一直忙到今天快傍晚了,連她自己也說還從來沒有這樣干過。另外,也得謝謝娓妮姐找到這么好的影樓給姐妹們服務啊。我和姝茜姐告別了給我們留下深刻影響的影樓,趕緊去車站買票,因為戴媚姐從中午到現在都一直在催我們趕快過去啊。坐在開往上海方向的列車上,我的心里就一直在想-----我們與戴媚姐見面時的情景應該是怎樣的呢?

大約晚上八點多,火車終于到達上海了……

我們按照戴媚姐聯系的地方,乘車來到一個十字路口下車,卻怎么也沒看到她啊?我們正在四處張望的時候,戴媚姐的電話又在姝茜姐手機里響了——她告訴我們從左邊**路進去就可以看到她了……
我和姝茜姐趕緊提著行李沿著馬路往前尋去,雖然是四月底的天氣,但這條路的行人還是比較稀少,我們左看右看還是沒遇到她,怎么回事啊?….突然街對面有一個身影出現在我們視線中。她穿著一件筆挺的西裝,在那里徘徊—好象是在等人似的,只是她的目光沒有朝我們街這邊看,會不會是她啊?于是,我拿起手機準備撥打戴媚姐的電話,看她會不會去接就可知道了。恰巧這時候,她回過頭朝我們這邊望著。我們趁著昏暗的路燈,仔細打量對方----,對!應該是她,那張胖呼呼可愛的臉蛋。姝茜姐抬手朝她揮了揮,立刻得到她的反映后,我們連忙奔到街對面去,緊緊握住她的手,是她,就是她—等候我們多時的戴媚……

我們來到戴媚姐預定酒店的房間里簡單的洗漱了一下,隨便到餐廳吃了點東西,就回房間準備上網,這時候已經快十點了。“哎呀,姐,你得趕緊去發表重要新聞啊,嘻嘻。”我笑著對姝茜姐 說。“是啊,姐妹們還在等著呢。”姝茜姐回答道。戴媚姐也把 手提電腦從她住的房間里拿過來。“現在有了兩臺電腦了,嘻嘻 ,我們可以好好和大家聊一聊了。”當我正暗暗高興的時候,卻發現酒店里的電話線只有一條,嗨,沒辦法我們只好用姝茜姐的 (因為大姐的那臺里有許多我們還不認識的姐妹啊) ,而用戴媚姐那臺看我帶來的cd影碟…
OICQ一打開,哇,好多姐妹們的頭像都在晃動。嘻嘻,她們都在等候大姐這個“幫主”發表重要新聞呢。姝茜姐先愉快向姐妹們介紹我們這次拍照時的情況,然后我們三個人輪流坐在電腦前,與姐妹們對話。大姐上面的姐妹真多啊,我們六只手都不夠用啊,呵呵…..
其中有一段很有趣的對話是關于我的。這是上文我提到的那個lily妹妹發來的,她本來說好要來看我們的,結果我們來遲了,而她晚上有事情,所以來不了。我們在oicq遇到了她,下面是我們的一段對話:(由戴媚姐回答的)
…………

lily: 姝茜姐和貓咪姐住的地方安排了好嗎?

戴媚:不好安排呀,我這里只有一張床啊(戴媚姐故意逗她)。

Lily:那她們怎么睡啊?

戴媚: 我和姝茜住酒店….

Lily: 那貓住哪里啊?

戴媚:她呀,一只貓嘛,有什么關系的—我們讓她到街上去睡啊?呵呵

Lily: 哇,姐姐你們好殘忍啊,竟然那貓咪姐姐一個人孤零零的流落街頭。如果出了事情那怎么辦啊?…….

嘻嘻,我在旁邊看到她們這段有趣的對話,三個不約而同的哈哈大笑,這個lily妹妹還真可愛啊。雖然我和lily妹妹沒見過面,但我從她的話語中感受到那種深深的姐妹情誼和關愛。當然我們還是告訴她實情—我和姝茜姐是住在有兩張床的酒店客房里啦。于是,我們約好明天相見……
在我們的歡笑中,時間在不知不覺就到了凌晨3點多了。本來我們準備明天下午就要回南京去準備這次聚會的活動,但戴媚姐一再挽留我們,并說:姐妹們這次難得聚在一起,總得拍些相片做個紀念啊。我們想也是,于是我們同意明天白天先見lily妹妹,然后去商場體會一下女孩那種購物的感覺,晚上照相去。......
天亮了……
我和姝茜姐吃完早飯,就坐在房間里等候戴媚回來一起去見lily妹妹。因為戴媚姐一早告訴我們她先出去辦事情了一會就回來。于是,我們在房間里又和lily確認了我們相見的地點和時間。…
九時,戴媚姐回來了。我們一行三人坐上去徐家匯的地鐵,到了百腦匯——我們與Lili妹妹見面的地方。根據她告訴我們她所穿著---一件米黃色的西裝,我們很快找到她,但卻不敢馬上上前確認,嘻嘻。因為在我們前面的這個人有點胖,跟相片里那苗條的小姑娘不大相象。為了防止認錯人,我拿起手機試探性地撥了lily的電話,結果她的手機響了。于是,我不等她接起馬上掛掉電話,就走上前去。這時候,我才感覺到她的眉宇和眼神中仍能看出她與照片中有相似之處,就問:“你是lily嗎?”
她也很謹慎地反問:“你是…?”
“喵喵,我是咪咪啊,怎么不敢認啊?”我很高興地向她介紹,“昨晚你還不是和關心我睡那兒嗎?嘻嘻” “哇,你還蠻高的呀。”lily妹妹吃驚的說,“我還以為你好小呢?呵呵。” “來,我介紹一下——這是姝茜姐,那是戴媚姐。”姝茜姐與戴媚姐也上前很熱情地和她打招呼。Lili妹妹很高興地帶我們到旁邊的畢勝客吃比薩餅。我們四姐妹坐在一起,快樂地吃著、說著。談起昨晚在oicq里話,大家不由哈哈大笑。由于時間關系,lily妹妹還要到單位報到,于是我們約好過幾天在南京相聚。一次愉快的會見很快就結束了.
現在該去哪里呢?走,去逛街。于是,我們三姐妹決定先到離這里比較近的地鐵地下商場去逛一逛… 我發現這里有很多賣假發套的柜臺,就想停下腳步去買,但起先有點不好意思開口向售貨員講,就這樣我們走了好幾家柜臺,終于我找到一個借口—這家店也賣太陽眼鏡。于是,我先買了一副眼鏡,借機與售貨員小姐聊上。我告訴她,我們是搞藝術攝影的,需要買幾副女式頭套,請她挑幾樣給我們看。老板很熱情地幫我們挑并向我們推薦好幾副頭套,我裝著很內行一樣趁機跟她砍價,姝茜姐和戴媚姐也和我配合地說,結果我三姐妹每人買了價格似乎很便宜的一副。(起先我們還以為自己占了很大便宜,后來才發覺這里買的假發比蘇州還貴,呵呵,還是被人家宰了,不過,姐妹們在一起買女性用品,倒是很開心的呀。)在老板的介紹下,我又買了假睫毛.洗指甲油…
走出徐家匯地鐵站,我們來到“上海第一百貨商店”。由于三姐妹有了剛才配合的經套驗,我買了一條吊襪帶和一些化妝品。然后與戴媚姐去另一家商場里,她說要買了件緊身衫,回去送給夫人,不過她自己可是要先享用一下喲。于是,我問她還要不要買雙鞋啊,她說不用了——她那位有好多鞋,這時候我們才知道,戴媚姐的鞋碼是36號的,與她那位一樣的尺寸,男鞋不好買.女鞋卻比較好買呀,而且她們還可以互相穿呀。呵呵,我想這么好的尺碼肯定有好多姐妹們會羨慕她腳的尺寸啊。
當然,小姐們光逛街買東西不吃零食怎么行呢?況且,本小貓嘴有點讒,我就拉著戴媚姐去買冰琪琳吃。而這時候天確實有點冷,姝茜姐穿著比較單薄的衣服感覺到有點冷,但看我們兩個卻在這個季節吃冰琪琳,感覺更冷了——嘻嘻,她趕緊溜到旁邊一家恒源祥店里去取暖。后來,我們又買了一些熱的東西,也讓姝茜姐嘗一嘗,吃完東西,我們隨便又逛了逛,在外灘照了一些合影,然后看時間不早了,乘車回到酒店…
吃完晚飯,戴媚姐拿了一架高級照相機到我們房間來。我們一邊上網和姐妹們聊,一邊開始我們的化裝晚會。我先給自己化了一個妝,找到感覺后,然后幫戴媚姐化妝。她的臉頰比較豐滿,所以比較好化,特別是眼睛部分,略微加了一些眼線和眼影,就顯的特別的媚——跟她名字中所帶的“媚”很相符啊。可能是這幾天休息不好勞累的緣故吧,真不好意思,到了給姝茜姐化妝的時候,我的手不知怎么有點顫抖,很難下筆。姝茜姐倒是很能理解我,就讓我歇會,她自己化了。我們三姐妹化好妝,穿戴上今天剛買的頭套和衣服,去拍照留影。
有穿長裙來的,有穿短衫的,有穿睡裙的,有穿旗袍的,站著.躺著.坐著.單人的.合影的……反正愛擺什么姿勢就怎么擺著照,真是自在極了,姐妹們一直鬧到凌晨三點多了,才戀戀不舍地收起相機,躺在床上睡覺去. 想起明天就可以到影樓拿到漂亮的婚紗照,我不由的連做夢都在笑呢...

到了中午時分,我們又回到蘇州,一下火車我們立刻趕到影樓很順利取得照片,然后再趕緊打的回車站,在路上,我們毫不顧忌車里還有一個司機,迫不及待地看起了我們的婚紗照,興奮地回憶著拍照時的情景和感覺,對兩人的照片品頭評足了一番。不一會來到了車站,由于這里有很多化裝用品,于是我和姝茜姐一看時間還早就又逛起來,“哎呀,這個不錯。”...“恩,我買個,你要買嗎?”..“好啊,老板,這個能不能便宜...“;就這樣我和大姐一邊逛,一邊這樣對話著,不知不覺把身上的錢又都孝敬給那些店主,換回的是一大包東西衣服和化妝品,要不是姝茜姐提醒我:咪咪你還剩下多少現金?我們還打算再買一件漂亮的婚紗,結果我們搜遍全身,湊足身上的現金剛好只夠買去南京的快客車票的錢(當時火車站附近的銀行幾乎沒有,我們身上的銀行卡在這里幾乎沒用處,估計現在這里應該會有了),呵呵,真是兩個“瘋女人”差點都連買車票錢都要用掉,還好大姐心細些,呵呵~~......
火車快進站了,娓妮姐匆匆忙忙地趕來了,她是先到影樓后,從老板那里得知我們已經去車站了,特意趕來為我們送行的。我們真是既興奮,又感動。大家相互聊了一會,火車要開了,我們只得與娓妮姐依依握別,登上即將行駛的列車,告別了親愛的好姐姐--娓妮。
蘇州是我第一次在影樓拍照的地方,也是我最難忘的地方,還有那和藹可親的娓妮姐那份情誼也是我無法忘卻的記憶......
四月三十日下午,我們又回到了南京。安排好住處,我們很快與杰麗聯系上了,不會杰麗柔柔和雪琴三位南京的姐妹們都來了。她們知道我們到蘇州剛拍好婚紗相片,我們的相冊立刻被他們翻了個遍,呵呵...晚上,大家一邊看著相冊,一邊談論著明天到車站去接姐妹們的計劃,同時安排到渡假村聚會的行動方案。姝茜姐則在一旁上網與姐妹們聯系,許多沒來的姐妹們都在詢問大姐這次聚會的安排...
“啊,小莉怎么在網上?...”姝茜姐的一聲驚呼,把我們都吸引到電腦前。因為根據雪兒的計劃,雪兒、小莉和mari今晚將登上火車,明天上午就會來到南京。而這時在姝茜姐OICQ的好友名單里卻突然出現小莉的名字,大姐開始還以為看錯,一再問幾遍,得到的答復是肯定的:是小莉!此時我們大家都明白了,小莉沒有與雪兒一起上火車,她還在家里...。“嗚嗚..”。有人在哭泣, 我回過頭來一看,原來是大姐....她為了要與小莉通電話,就趕緊下網,一邊哭泣,一邊撥打電話詢問小莉為什么沒上火車?小莉說她為了能在五一趕到南京參加聚會,想在節前把一項工程趕出來,結果累得舊病復發,現在正躺在床上,不能來南京與我們姐妹們聚會。看著掛了電話還在哭泣的大姐,我和杰麗在旁邊不停的安慰說,“大姐不要難受呀,這次雖然小莉沒來,但以后還有相見的機會啊,況且現在有這么多的好姐妹在一邊陪著你,明天姐姐也最想見的雪兒也就會到了,....;大姐在我們的勸慰下躺到了床上休息....

我躺在床上想著今晚姝茜姐怎么會這樣象小女孩一樣哭泣呢?姐妹們沒來就沒來唄,這么會這么難受??想著想著就慢慢進入夢想。(后來我才知道原來這次的聚會是雪兒.小莉.柔柔.白色.杰麗.晃晃等姐妹和姝茜姐邀起的,當然她們也是《夏世蓮客棧》開辦以來的最早認識的姐妹,通過網上的認識和了解,大家彼此之間的感情都很深,所以她們才商量利用這次五一節放假聚會見個面,但后來由于很多姐妹因有其他原因而無法前來,所以大姐心里很難受,從而讓我再一次深深地感覺到姐姐溫柔的女兒心)
今天是我們約定聚會的日子,一大早,姝茜姐便和柔柔.雪琴坐車來到火車站去接雪兒和Mari。我和杰麗在酒店房間等她們的消息,而且聽大姐說---今天雪兒可是穿著女裝過來的,所以我在想這么漂亮的雪兒在火車上一定會有很多男士向她獻殷勤的,呵呵~~....
“咚咚~”有人在敲門,我和杰麗立刻想到---她們回來了,兩個不約而同地奔去開門。
門開后,門口站著幾個人,我仔細一瞧,除了姝茜姐她們外還多了一個人,原來她是Mari,可雪兒呢???我笑著說:“姐你把人藏到哪里去呀,快叫雪兒出來,讓我們見見啊 ,嘻嘻~”大姐沒理我,一臉頹廢的進來,一屁股做到床上。柔柔在旁邊說,“我們沒接到雪兒。”剛放下行李的Mari在一邊補充說:原來在北京時,她在約定的地點沒有等到小莉和雪兒,上車的時間到了,她只好一個人登上了火車,想在車上找她,結果也沒找到,后來她想也許車上人太多,不好找,等到了南京下了車再找,結果她到站后和姝茜姐她們在火車站找了半天,結果還是沒找著雪兒,只好先回來酒店了。我一聽就懵住了,雪兒今天可是女裝過來的呀,該不會路上出了什么事情???...柔柔和杰麗又去了趟車站,結果還是失望而回。大姐的眼淚又快掉下來了,我知道昨晚小莉沒來已經讓她難受了一個晚上,要是雪兒再...那大姐肯定會更傷心的。我冷靜地想了一會,突然有個思路在我腦海里呈現,雪兒會不會...。
于是我就問姝茜姐:“雪兒知道這次聚會的渡假村地址嗎?”“她知道啊。”姝茜姐回答道。“會不會她到站,沒看到你們就直接去了渡假村?來,把那的電話號碼告訴我,我打個電話問總臺看看。”...我一邊說,一邊拿起電話,撥通了渡假村的電話問是否有個北京來的客人。總臺小姐說,確實有位北京口音的小姐正坐在大堂里等著。哇噻!聰明的雪兒自己已經先到了我們聚會的地方。我們立刻打點行李,一行六人齊刷刷分坐兩輛的士,直奔渡假村而來。
幾經周折,這次聚會的姐妹柔柔、雪兒、姝茜、我、杰麗、mari、lili、雪琴終于相聚到一起了。
第一天晚上我們在別墅里化妝拍照,看我帶來的CD錄相,大家互相交流著各自的情況和對各種問題的看法。
第二天白天,Lili和mari變裝到城里出行去買回去的車票,臨出發前,愛美的lili妹妹還特意到酒店的美容院把睫毛燙了一下,美容了一下...我和姝茜姐、雪兒則坐船到湖中游玩,去參加垂釣活動,可惜這是下午的時候,魚兒都已經吃飽,害的我們釣了半天一只也沒釣到,喵喵~~...晚上的活動是放焰火、打康樂球、唱卡拉OK。夜深了,我們還在交流著,暢談著彼此對生活的看法和觀念……我們的聚會真的非常開心好玩....
可惜快樂的時間總是那么短暫,很快,我們就又要分別。我們先是送走了雪琴和杰麗,接著Lili坐車也回上海去了...
第三天我和剩下的姐妹一起到南京逛街,也玩得挺開心。非常時髦的雪兒雖然穿著是男裝,但她苗條而又高佻的身材惹的店里的服務小姐總是叫她:小姐.小姐,試一試這個化妝品...小姐,看看這鞋。呵呵,這一點讓我和姝茜姐羨慕的不的了,前衛的雪兒卻始終認為她只不過是個漂亮男孩罷了,呵呵,那有用“漂亮”形容男孩的呀,乖乖的,雪兒真逗,呵呵~~ 晚上,我們送雪兒到火車站回北京...
第四天,到我也離開的時候了,一直工作很忙的柔柔也抽空趕來為我和姝茜姐送行,這次活動我和姝茜姐是最早來的,也是最遲離開的,看著姐妹們高高興興地來相聚,又各奔東西了離別的情景,讓我深深體會到相見時難別亦難,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這次小貓江南行將永遠留我的記憶里......

多年以后的后記:
多年以后我太太理解我的CD事情之后,也看了我寫的這篇文章和那時侯拍的相片,說她看我那么辛苦去見姐妹們,好心疼我的身體,說為什么那時侯不帶她去,她好照顧我下;我說那時侯你又不理解我的CD行為,怎么帶你去呢?...她說,我們結婚時,她穿婚紗拍的照還沒我穿的多,她很不甘愿耍賴似的用小手直捶我,要我以后有聚會時一定要帶上她,不然她要...,呵呵~ 。
這些我最早認識的姐妹,現在情況怎么樣呢?南京的柔柔已經好久沒聯系了,估計還在做他的老本行---計算機軟件;雪兒,我在北京見過好幾次,并一起去蹦迪去,多年過去了她依然是那樣的苗條;姝茜也已經離開了揚州,在上海學習和工作了,由于工作關系她現在也很少跟大家聯系,但她做的《夏世蓮客棧》經過更新,也與以前有所不同了;杰麗在連云港工作,上次去北京可惜錯過了見面的時間,不然大家又會打鬧一場;mari已經做了手術,成了漂亮的女人了...;雪琴大學畢業后當了一名光榮的人民警察;lili也好久沒聯系了,不知道現在近況如何;上海聚會的戴媚現在也經常用"may"在這里發表她的文章和相片;這么多年過去了而我也經歷了許多生活和工作的各種波動和挫折,但依然經常在網上與姐妹們保持著聯系,因為我有著一份樂觀的態度去面對生活和事業;那次的聚會應該也是我們中國網絡上認識的CD第一次大聚會,我有幸運參加了這次的聚會,當時參加的人數并不很多,卻是很熱烈.很開心。現在相互聚會的姐妹們也開始多起來了,怎樣能把這種聚會化做一種動力,提高自己的審美和交往素質,而不影響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我覺得這也是大家需要思考的問題。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