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易裝文學 → 我的第一次聚會


我的第一次聚會

作者:咪咪


我的這篇文章很早以前就發表過,很多姐妹都看過;但那的的確確是我的第一次,也是自從有了網絡,認識那么多CD姐妹后,全國CD第一次走出家門的聚會,雖然已經過去那么多年,看到那么多姐妹把她們的第一次經歷寫出來,心情無比的激動,于是我還是想把那時侯見面的心情與大家分享,也是作為對龍弟弟主持的《有獎征文》的支持,如有不足地方請大家見諒。

四月的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終于盼到與姐妹們相聚的日子。我提前4天買好的火車 票,卻因5.1節放長假,而買不到臥鋪,我只好坐著向北行駛的硬座,一路趕了19 個小時來到我們聚會的城市--南京。雖然辛苦但不覺得累,好象一種無形的力量支撐著我-- , --因為這次聚會是我向往以久的事,我將見到許多在網上談心而沒有見過面的姐妹們, 她們會對我這來自與南國的咪咪抱以什么樣的態度呢?我的心既高興又緊張.....

終于到站,我連忙沖下車,我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機給姝茜姐打電話,聽到她那熟悉的聲音“是咪咪 嗎?...”我乘上的士直奔姝茜姐住的酒店,一路上街面上擁擠的人群.熱鬧的商場都不能吸引喜歡逛街的我,我只想馬上見到我的好姐姐--姝茜。
快到了,就快到了。可由于司機不熟悉路,走叉了路,我馬上又給姝茜姐打電話,并叫司機掉頭倒回去。老 遠,我就看到一位身材苗條穿著牛仔褲的年輕人向我招手,哦-----她
肯定是姝茜姐,我 馬上也伸出手向她揮動著,那種感覺就象見過面的老朋友一樣,沒什么拘束和客套,姐妹之情由然而生....

姝茜姐帶著我到了她住的房間,由于她有事就先出去了。我換上華麗的絲綢睡衣,躺在柔軟的席夢絲上,想著見面時輕松的情景,勞累的身體終于可以放松了,我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嘀.嘀...”我的手機響了突然把我從夢中驚醒,(由于職業的關系我對手機的反應特 敏感),我接起來一聽,原來是姝茜姐在門外打來的,她敲門.按門鈴,我都不知道,嘻嘻 ,我睡的跟貓似的,真不好意思,要知道我將近20幾個小時在火車上沒睡,再加上前一段盼望聚會而興奮失眠的日日夜夜,所以睡的太香了。
“走,我們去蘇州拍婚紗照。”姝茜姐急切的說。我馬上從床上蹦起,迅速整理好行裝,
因為這是我們事先約好的行程安排。

我和姝茜姐坐在去往蘇州市的大巴上,心情既緊張又興奮:興奮的是多年的心愿可以得到滿足---穿上漂亮的婚紗過一過做新娘的癮啊;緊張的是那里像館的老板對我們的態度是否有歧視感。記得臨行前,我與已經在那里拍過的戴媚姐聯系了解情況時,我問她:要不要帶內衣和道具去影樓。她說:如果倆個人同時拍,那里的道具可能會不夠的...。我就說:我全帶
去。她開玩笑的說:哈哈,兩個大男人帶著一大包女人的衣服和用品去,人家老板娘肯定會笑的,....。我聽了她的話,心里猶豫了一下,最后決定不管她們怎么看我,反正能夠在攝影機前面展示自己的另一半的美麗,是我渴望已久的愿望,我將胸罩.連褲襪.高跟鞋.衛生棉等女人用具全帶上了,這些東西裝了我滿滿一大包的,要是這時有人打開包,肯定會以為是
哪個女孩的行李,嘻嘻。
一路上,我與姝茜姐有許多說不完的話。我們一邊聊著這次即將聚會的安排和設想,一邊用筆記本電腦看著我帶來的有關cd電影的vcd片,不知不覺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我們一下車,立刻與娓妮姐聯系約好見面的地方-----因為我們只是在網上聊過從沒見過面。為了能早點去拍像,我們兩人拿著行李早早到約定的地方等娓妮姐來,等了好一會,還沒發現她的影子,我們兩的心情特別的急,于是姝茜姐又去打她的傳呼...過了沒多久,我發現馬路對面有一位穿著茄可衫很有富相的男人在向我們招手,我們立刻提著行李奔了過去。
“是***(娓妮姐的真名)嗎?”因為她的本人與相片里的有些區別,所以姝茜姐謹慎的問道。
“是啊,你是姝茜,另一個肯定是咪咪吧,...”她笑著很自然接過我們的行李,那種感覺就象我們已經是多年前見過面的老友一樣親切,讓我感到心情舒暢,連疲勞也忘卻了。
等我們安頓好,已經是傍晚了,由于影樓老板臨時有事,所以我們只好約定今晚9點過去先拍姝茜姐的,明天拍我的。到了時間,我們馬上坐車趕過去(雖然住的地方離影樓很近,但去拍的心情是很急切)由于娓妮姐是影樓的熟客,與老板娘的關系很好,所以她稍微介紹了我們,就使我們與老板娘關系融洽自然,原先我來之前的緊張和顧慮都打消了,她們對我
們來拍婚紗照就象對待真女孩拍照一樣認真負責,使我們很快就投入緊張的拍攝當中去。我
看著姝茜姐又是化裝,又是更衣,那種化裝后美麗漂亮的容貌使我恨不得---那就是我。為了協助攝影師的工作,我一會兒幫忙布置背景,一會兒又用自己的相機拍攝化裝時的情景(姝茜姐相片里的化裝時的圖片就是這時拍的)。我們忙的不可開交,于是娓妮姐就在(以前夏站留言簿上)報道說:兩個瘋女人樓上樓下跑來跑去,嘻嘻...。

就這樣一直拍到凌晨2點多,才算拍完姝茜姐的相片。我雖然兩個眼睛已經困的快打不開了(都要快成睡貓了,估計這時候有耗子也抓不著,呵呵~~),但精神都還是始終處于興奮狀態中,在回酒店的路上,我可是又蹦又跳的,象一只不知疲倦的頑皮貓,因為我明天要做新娘了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