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易裝文學 → 申陽秋


申 陽 秋

作者:白梅

  今年國慶期間,我第一次有機會以變裝后的面貌去朋友家串門。風和日麗,艷陽高照,生活中無數的美,讓我無法抗拒用文字來記錄心靈的誘惑,于是就有了這篇小文。

申陽秋

  天氣晴朗,艷陽高照,氣象臺關于國慶期間天氣的危言聳聽,沒有成為現實。這么好的天,怎么能不讓陽光充分地把我梳洗干凈呢。一身的不舒坦,已經積壓了太多的時日,明媚的陽光,是最好的洗滌劑哪。

  我換了衣服。

  一件黑色的吊帶衫,鑲著五顆雖然細小、卻閃閃發亮的水鉆;吊帶衫緊緊地箍著身子,乳峰的線條優美地突顯出來,五顆忽隱忽現的水鉆,如同黛色山峰間的星星燈火,將胸前點綴得生氣盎然。這令我想起從前,作為一個疲勞了一天的旅行者,在晚間漆黑的天空下,驀然瞧見燈火斕珊的山谷,陡然增添了前行的力量一般。

  緊貼右邊的褲袋口,一束玫瑰色的花朵鑲嵌在袋口下方,把一條平常的牛仔褲,點綴得花團錦簇。那些花朵上,還隱隱約約地發出星星點點的閃光,隨著身體的輕輕一扭,這些閃光似乎劃破了眼前的鏡子,把一具線條優美的胴體,淹沒在一片晶瑩之中。

  春末夏初時買了一雙涼鞋,直到節前都沒有機會穿。這是一雙不帶后攀的涼鞋,式樣如同拖鞋,但在鞋的中部有一段約2.5厘米寬的帶子,上面裝飾了許多小小的金屬流蘇,隨著腳的動作,它們步調一致地晃來晃去,給人一種無窮無盡地運動的印象。鞋的前部靠里側有一個圈,正好套住大腳趾,而其它的腳趾自由地裸露在陽光下,由著太陽的光輝,把趾甲上的深紅,發散到惹人注目的程度。而美妙的晶瑩透亮的細后跟,把我的身高抬起了幾乎整整11厘米。

  年齡是不饒人的,再漂亮的臉蛋,到了我這個年紀,任你把粉堆得有多厚,它總是會毫不留情地露出歲月的印痕。常規的化妝方法,無法讓我的臉蛋變得年輕,只有一個辦法,一個無法即時模仿的辦法,可以減慢臉蛋的衰老——禁煙、禁酒、飲食起居有度,心胸開闊,再加上適度的化妝。而這個方法,我已經使用了整整二十年了。二十年的時間不算長,但它給我打的底子,卻讓我有了一個這年齡的人都羨慕的好身體:皮膚細潔,沒有高血壓,沒有心血管疾病,沒有那些準老年人常有的毛病。

  我只用了普通的潤面霜在臉上打了個底,用一種比較好的品牌的粉底霜再薄薄地加了一層,臉蛋即刻明亮起來。這樣的一張臉,還有什么樣的妝化不出來?

  畫一個櫻桃唇?可以!
  勾一對柳葉眉?容易!
  描一雙丹鳳眼?沒問題!

  多好的天,干嗎不出去走一走?我給一位朋友打了個電話,然后帶上手袋,披上一件粉色的牛仔上衣,準備去她家串門了。

  到朋友家大約需要一小時十五分鐘。我的自行車存在寄放站,離我家大約一公里,我需要在人流如織的淮海路上步行二十分鐘左右。蹬著閃亮的高跟鞋,旁若無人地走著,仲秋的微風拂過臉頰,捎走了脂粉的芳香,并且把這些芳香,帶給了每一個在我身后行走的男男女女們。

  在存車的寄放站,管理員默默地看著我取車。我將兩個裝滿衣服的塑料袋在車籃里安頓好,打開車鎖,把車推到馬路上。用了一種似乎很優雅的動作,坐到了自行車上,然后打開電源,擰動調速手把,車子便悄無聲息地行駛起來。

  上海的天氣一過了秋分時節,這氣候的感覺立刻就不一樣。首先是早晚的時長比例每天都在迅速改變,白天越來越短,晚上越來越長。空氣的味道也不同了,在似乎還帶著點炙熱的陽光下,吸進去的空氣是涼涼的,爽爽的,沁人心脾的。

  行道樹在我身邊迅速地退后去,樹的品種不斷地改變:在市中心,壓倒多數的是懸鈴木,也就是所謂“法國梧桐”;接近市郊時,變為懸鈴木與香樟各占一半;出了市郊,則品種繁多,還附加了許多鮮艷的花草,其間飛翔著的小生靈,額外給人增添了生活的信心和情趣,而懸鈴木,則成了稀有的物種了。

  隨著不斷在車輪下伸展的路,道旁偶然出現的桂花樹,數量逐漸地多了起來。斜斜的陽光下,金黃色的花瓣,成片成片地搖曳著,綠色的樹葉,給大地投下了斑駁的影子,順路的小風,就把桂花的芬芳,幽幽地送給了我。

  好令人陶醉的秋天!陽光和沁人的風,就象大自然的沐浴露,緩緩地流淌在身上。我關了電源,輕輕地蹬著車,心平氣和地享受著這自然的饋贈。路上的行人,誰也沒有注意到我,他們都在忙著自己的事。

  兩個看起來象是正在讀高中的女孩子,嘻嘻哈哈地從我面前穿過,一點兒也沒把悠閑地蹬車的我當回事。這可讓我好不嫉妒,遠遠地瞧著她們的背影,心里恨恨地想:我要有你倆這歲數,怎么地也要把你倆比下去!可惜年齡不饒人,看這倆女孩子到了我這歲數,能比現在的我還漂亮?

  路上的一個小趔趄,讓我從這小小的嫉妒中醒了過來。是啊,一個人外貌上的美麗,在她的一生中是很短暫的,能讓她的美持續下去的,是她的行,是她的智,是她的心。記得與我同齡的一位女作家曾經說過:母親是這樣的一種女人,她把青春給了丈夫,把美麗給了孩子,而留給自己的,只有一具丑陋的軀殼。女人,就是這樣地來奉獻她的一生的。人類的繁衍,就是完成于女人們一代又一代這樣的奉獻之中的。

  女性奉獻的一切,也就是她最后的遺憾。這種心甘情愿的遺憾,賦予了這樣的女性一個崇高的名字:“母親”。沒有什么稱呼能表達得這樣莊重而又親切。無論是在封建桎梏盛行的年代,還是在改革開放民主空氣濃厚的今天,母親——始終是中國的大眾社會中被尊崇的偶像。

  我釋然了,遺憾的心重新歸于平靜。西斜的太陽越來越趨向于發出金黃色的光芒,樹林和花叢中的小生靈們在忙著準備它們的晚餐。周圍房屋的三角頂上,全鍍上了一層耀眼的金色。仿佛身處于童話之中,這景象令人遐想:朋友家會有一頓豐盛的晚餐等著我嗎?朋友家準備好了晚上的假面舞會嗎?

  哦,朋友家就在眼前了!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