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易裝文學 → [轉貼]9個星期


[轉帖]9個星期


翻譯:陶陶。
-------

這是個十分糟糕的星期。
首先我失去了我的工作。更使我受傷的是我失去我的女友。當我告訴她丟失工作的事情,她大發雷霆。她把我叫做失敗者,一個沒希望的人。她告訴我這是她正尋找的離開我的一個機會。

于是,我朝著酒店走去。我點了一品脫啤酒,和其他一些東西。

喝了三分之一后我開始煩惱地環顧四周。店里十分安靜,只有極少的人在里面。照明非常昏暗,但是,在遠處角落里的兩個人吸引了我的視線。

很明顯那兩個女子正在激烈地交談。因為我坐得較遠,所以僅僅聽到了一些片段。

那兩個女子中年輕的一個穿著十分性感的衣服。她有長長的金色的頭發。她的臉非常完美,嘴唇涂成暗紅色。銀色的耳墜更突出她的臉頰。

她穿著白色T恤衫,胸部被衣服緊緊包裹,比我預想的略小一點。下面她穿了鮮紅的皮質超短裙,甚至能夠看見里面的內褲。她試圖把裙子拉下來一點,但幾乎沒什么效果。無論什么時候只要她一動裙子都會縮上去,可以瞥見她的薄薄的黑色長統襪的頂端。

她握著杯子的手非常纖細,伸出的手指上涂著紅紅的指甲。在她的腳上穿著不能再高的特殊的紅高跟鞋。
她的同伴年齡略微大些,穿著套黑色的裙子。胸口低開,緊貼身體的超短裙充分展示著她傲人的曲線。我注意到她有著比她的朋友短的黑發。

在短短的裙子下,我能看了她的長長的被長筒襪包住的美腿。她也穿著釘子跟的高跟鞋。

我幾乎看呆了。

我敢打賭,處在我的處境的任何男子都不能抵抗這種情況。我嘗試偷聽她們的談話。
“看他,在那里流口水呢。真令人作嘔。我不能完成這件事。”金發女孩子哭訴著。
“它是你的選擇”,年長的女子回答。
“你要么完成這件事,或者僅僅從門口出去。怎么樣?”
她的話聽上去了好象很嚴厲而且苛刻。
穿著紅衣服的女孩子看上去正在考慮。

店里的嘈聲又變大了,我不能聽見更多的談話。我拿起一品脫酒,鼓起勇氣在朝她們的桌子走去。
“我叫馬丁”我自我介紹。為了表示友好,我把我的手放在金發女郎膝上。
她像觸電似的抖了一下。然后急忙把她的腿脫開我的手。她的飲料都弄灑了。
她用盡力氣拉她的緊身紅皮裙的邊緣。眼淚從她的眼睛里流了出來。
“看,你要讓我做什么,”她哭著,看著她自己的身體。“我看起來是多么荒唐。我感到十分羞辱。你希望我通過你的測試,去和一個陌生人做愛!我很抱歉,但是,我的選擇是‘不’。對不起。”

她的話把我弄糊涂了。 她是什么意思?

但是,在我整理好自己的思路之前,她已經轉過臉,站起來離開了酒吧。
在門口她最后拉了拉皮裙的邊緣,然后慢慢進入了夜色之中。

我必須承認我十分愿意起來,跟著她,但是,很快,年長的黑衣女子再一次因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必須就我的朋友的事道歉。她非常敏感。”她解釋道。“現在,你不給我來杯飲料嗎?”
于是,從那時起,我就被她迷住了。我們在一起閑談,大笑,并且喝酒。我告訴了她關于我自己的一切,我失去我的工作和我的女朋友離開了我。

我喝了很多酒,并且,到現在我對這些談話仍是一片模糊。我期望能夠得到一些安慰。但我沒從她那兒得到同情。反而,我記得她說做男人是非常簡單的事。我對那個非常反感,我試圖辯駁她的觀點。
“那么”,她說了,“你應該試著過一段女人的日子。”
我考慮了一會兒說了:“我真想試試。”
“你真想知道嘗嘗女人的滋味嗎?”
“真的”,我回答,我知道什么也不會發生。
我真地不記得以后的談話了。
我想我記得她招來一輛出租車,并且,我想我記得幫我出了酒店,進了出租車,但是,我以后我就什么也不記得了。

* * * * *

我醒來時應該是躺在一張大床上。我的舌頭和咽喉干枯地發痛。我努力去了睜大我的眼睛,但是,我什么也看不見。而且我不能挪動我的手臂或大腿。我開始明白我被床給限制住了。我驚恐地移動我的頭,感到渾身被人脫光了,并且我的手腕和足踝關節都被綁住了,還用一個眼罩把我的視線給遮住了。

這肯定不是我的家或臥室。我努力呼喊,但是,我的舌頭和咽喉僅僅是發出嗚嗚聲。
不過已經足以引起房間內另一個人的注意了。她拿下我的眼罩,我認出就是昨晚與我喝酒的那個女人。

現在她穿得不那么性感地衣服了。她穿著斜條紋的衣服和直筒裙。她看上去非常精明能干,但突出的胸部仍舊顯得非常性感。

“早上好”她說。“我相信你睡得很好。”
我干咳一聲,清清我的嗓子。“你要把我怎么樣?”
“我想看看你有多認真。”她說。
“你昨晚說你很喜歡作為一個女人一樣生活。你是那個意思嗎?”
“我不明白。”我急急回答道。
“我給你一個建議。仔細聽著。”

她的話進入我的耳朵。
“我能使你的夢想實現。我可以調教你,讓你作為一個女人那樣的生活。”
“怎樣做?”我問道。
“那不是你的問題。”她湊近我的耳朵低聲說。
“相信我。你真想知道作為女人穿上美麗裙子,在你長長的平滑的腿上套上蕾絲內褲的感覺嗎?去感覺柔滑的絲綢襯衫接觸你的皮膚,或者尼龍長統襪摩擦你的大腿?穿上高根鞋,然后擺動臀部向前走的感覺?你想體驗唇膏涂滿你豐潤的雙唇時的感覺嗎?或者,為你那纖細的手指尖擦上五彩斑斕的指甲油?”

她用柔和地,并且富有引誘性的話語刺激著我。我的大家伙實在抵抗不了她的語言,慢慢地勃起。
她注意到了我的東西開始跳動。
“我知道這些想法會令你興奮的。”她邊笑邊說。
“你想得到什么?”
我裝出反抗的樣子,但只要一看就會看穿那只不過是虛張聲勢。
“我希望你在這兒簽上你的名字。”她從床邊的桌子上拿起一張紙說道。
“如果你要體驗成為女子生活的想法是認真的,就在上面簽名吧。這份契約簡單說就是讓你在今后兩個月里服從我,聽我的話去做。你要絕對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兩個月后,你會獲得自由,但是,這兩個月我將擁有你。你將是我的。契約是合法的。如果你簽字,但又違約,我將到法院去控告你。契約上,我的義務就是答應教你,讓你感覺像個女人。我希望我說清楚了。”

我大驚失色。
我感到我陷入了一個瘋狂女人的陷阱。
她完全瞧出我的弱點,用這手段威脅我。
我不知道我拒絕簽字,她會有什么更瘋狂的舉動,所以,我決定合作。

綁在我手腕上的繩索緊緊地,使我難以在上面署名。我潦草地簽上我的簽字,她拿恰起了契約。
“很好”,她說著,“署名,密封,并且釋放你。但別想到其他地方去。”
她到了浴室中,但馬上回來了,手里托著托盤,上面還放著幾瓶東西,面霜和藥劑。

當她舉起剃刀的時候,我真的很擔心!
她非常迅速地在我全身涂滿了潤滑劑。然后熟練地從我的腿,我的手臂,我的胸到我的臉剃掉了所有的毛發。邊做她還邊和我說話。

“今后你要把我叫做‘我的女主人’。”她說。
這僅僅讓我稱呼她,我甚至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逃跑的念頭出現在我腦里。
“我已經毀掉了你來時的男人的衣服”她繼續說。
“今后,你得學習象女子那樣考慮事情。”

修完我的臉后,她開始修整我的指甲。我的手腕仍被綁著。她用長的塑料小刷粘上透明的指甲油抹在的指甲上。然后小心地,她又用嫩紅色的指甲油在上面涂了兩遍。在她對我的指甲的外觀滿意之后,我的女主人拿起皮尺,開始測量我的身體。我感到冰冷的皮尺碰到了我的腰和臀部。

她問了我鞋的尺寸,然后,她又一次離開了房間。
我又大聲叫喊道∶“你應該把我解開。”但是,我沒得到任何反應。不久后我聽到了前門砰地關上。她已經離開了房子!

再一次,我想掙脫我的鐐銬,但是,這絕對是徒勞。事實上,我馬上明白拉掣繩子僅僅會使上面的結打得更緊。我的睡意又漸漸襲來了。我決定隨她去,任她擺布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弄醒了,陽光進入了房間,我想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了吧
“現在,馬蒂娜,”她在我旁邊說著,----現在她開始把我叫做“馬蒂娜”。
“現在我就開始幫你轉變。”
我的頭痛已經有點退去了,并且,我在更清楚地思考。我的女主人把我的腿和手解開,我知道反抗,或者逃跑都是沒用的。她的合法契約上有我簽名。我也沒有衣服!

被動地,我順從地按照她的指示去做。

她吩咐我在長長的鏡子面站著。我揉捏被綁的地方,以恢復血液循環。我的身體對我來說已經看起來很陌生,長長的帶紅色指甲的手在兩旁垂著。

首先,她提出一條黑色蕾絲胸罩,把松緊帶套上我的手臂,把它在后面固定住了。然后她在胸罩里放上橡膠義乳。她放了某種膠粘劑,推到了胸部的合適位置。

她在我的背后贊美道。“它們就是為現在而做的。”她好象在自言自語。

在鏡子里我看見我的凸出的胸部好象真的一樣,我也不得不稱贊它。

接著她拿了橡膠陰道,在我的膨脹的陰莖周圍放上了它。熟練地將肉色的橡膠帶包住我的陰莖從我的兩腿之間穿過,從后面綁上。

“你以后都必須待在家里。”她命令道。
“今后當你需要去盥洗室的時候,你將必須學習坐下小便的方法。”

迅速地,她在我的腰的周圍套上女式緊身胸衣。它是用黑色緞子做的,光滑而十分亮澤。她在后面拼命地拉緊帶子,我不知不覺開始喘氣。漸漸地,我開始習慣少量呼吸的感覺了。女式緊身胸衣的頂端有兩個圓孔,使我的乳房能夠自然突出。

我在床邊坐下,我的女主人把兩只黑色魚網狀的長統襪套上我光滑地剛被剃光的長腿上。她把它們系到女式緊身胸衣垂下的吊帶上。

接著,她開始化妝我的臉。首先,是畫眼影和眉毛,然后是上腮紅和粉紅的口紅。

現在,她又開始調整我的服裝。她把一條和胸罩相稱的黑色蕾絲內褲穿在我的身上。她在我的耳朵上打了兩個洞,穿上銀色的耳環,在我的腕上套了銀色手鐲。接著從箱子里,她把和我自己發色接近的金色假長發套拿了出來。她給我戴上發網,然后把假發套戴到我的頭上。在假發套的周圍涂上黏合劑,使它固定。

下一個令我感到驚奇的是衣服,竟然是女傭人穿的黑色絲綢制服。她把制服從我的頭上滑下,在背后拉上了拉鏈。她在我的腰上系上白色折邊的絲綢圍裙,圍裙的帶子在我的背后打成個蝴蝶結。這更突出了我胸部的線條。我能看見我前面的領口是相當的低,幾乎到了我的豐潤的新乳房的頂端。另外, 它也非常短。裙子的長度只與我的手掌一樣長。而且襯裙也把裙子撐了起來。

我看了鏡子里的我自己,簡直不能相信我所看的。就象一個年輕男人所幻想出的樣子。
一個相當年輕的女性,完美的胸部,紅紅的雙唇,長長的頭發,穿著女傭制服,正注視著我。

“非常好。”我的女主人說道。
她在我前面拿了雙高跟有帶子的涼鞋,是我經常看見或夢到的那種鞋子。它的跟足有6英寸高。我的女主人很仔細地將鞋穿在我的腳上,并在我的裸關節上系緊了鞋帶。
“好了,馬蒂娜”她笑著說道。
“你將會理解做女人的一切的!”

* * * * *

我發現了這件衣服大量限制了我的動作。高跟鞋不是為長距離行走而設計的,并且,女式緊身胸衣使我彎腰非常困難。我也必須習慣于我的新的乳房,長長的指甲做一些簡單的工作,像拾起一些小的東西,它需要技巧。

從那個午后,我的女主人開始了教我現在她希望我做什么。她想向我表明,她首先說道:她喜歡的是漂亮的,被圍裙包裹住的,而且十分溫順的小女傭。我必須學習做飯燒菜,當我的女主人夜晚回家的時候,桌子會有讓人饞得要流口水的飯菜。

那個晚上她領了我到我的臥室。我感到非常失望,因為我很想和她睡一張床。她幫我換上了長長的飄逸的白色蕾絲睡衣。這能去掉女式緊身胸衣和高跟鞋給我帶來的不適。

那天早上,她幫助我再一次打扮起來了,解釋道她必須去工作。我的女主人把我引導了到廚房。“你現在在這兒意味著你是個家庭主婦。”她解釋了,“你必須全部天都在廚房里,就象男人們所說的。”

當她出去的時候,我花費了一整天來打掃衛生和燒飯。我對我的新角色還不十分熟悉。我無論如何不善長烹調。而且高跟鞋、女式緊身胸衣和長指甲使我更難以工作。我得出結論了∶男人們設計這些東西,并讓女人們穿它們,就是要使他們的女人受它們的限制。

起初我繼續想逃跑。不過我開始明白,穿成女裝和我署名的契約象一條無形的鎖鏈綁住了我。還有另一個我待在這里的理由...
我驚奇地發現,我開始享受我的新生活帶來的樂趣。我沒有壓力,不需要作出決定。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使我的女主人感到快樂。

幾天過去了。
每天對我來說都是令人興奮的經歷。每天我的女主人都已經為我計劃了要做的事。

一個午后她告訴了我我們去到超級市場買東西。
“全部女傭人都必須買東西”她告訴了我。
一身女傭制服打扮去公共場合,我心中充滿恐懼。
“沒問題,”她安慰我,“我已經給你買了一些其他的衣服。”
她已經給我買了白色棉質T恤衫和短的斜紋粗棉布裙子。還給了我一雙松糕鞋。
我穿戴上了衣裙和鞋子,照了照鏡子。
我的女主人審視著我,不時給我的裝扮作調整。
“你可以去了。”她終于結束了。
我不得不服從她。

我已經變成了一個你在街道上看到的年輕女孩了。

我們駕車去了鎮外一家大型購物商場。
我必須承認我非常害怕被看破,但我別無他法。沒有人看出我完全是個男人,而且,我的身材還引起了一些男人的注意。我看見他們正在看我的斜紋粗棉布小裙子下大腿和我白色棉質T恤衫包裹著的胸部。他們的妻子看起來如此煩惱!

在另一個星期六,我的女主人把我帶到附近的當地城市的“女孩子專賣店”。
我們度過了愉快的一天,里面有各種女式貼身內衣和女裝。我們在試妝柜臺前駐足,品味著各種香水。我們試穿了數打鞋。那天結束后我都精疲力竭了,并且,我的腳感到很疼痛。但是,我真正開始感到做女人的快樂了。

還有一個晚上,我的女主人帶我去一家餐館就餐。在我們一起購物之后,我已經徹底信賴了她,已經對著女裝到公眾場所去不那么敏感了。

她幫助我化妝,改變我的發型。然后她為我拿出了我看到過的最華麗的晚禮服。它是烏黑的天鵝絨夜禮服,很長而且筆直。它象第二層皮膚那樣緊貼著我的身體。我移動時瞥見我的大腿的旁邊的叉口直到大腿根部。

當我們進入餐館時,我敢發誓,所有人的頭朝我們轉了過來。
女主人和我走到一張桌子前。
“我對你感到自豪。”當我們座下時,她在我的耳朵中低聲地說著。

* * * * *

很快,兩個月過去了。

自從那天在酒吧遇見我的女主人已經九個星期了。
“我已經做了我契約上的那一半。”在一個晚上,我的女主人對我說道。
“我已經教了你像一個女子那樣生活的感覺了。并且,你也遵守了契約的另一半,馬蒂娜。”
我看到,她拿著契約,撕裂了它。
“現在你自由了。”她繼續說著。“不過,如果你決定留下,我要對你做最后的測試。你想這樣嗎?”
“是的,我的女主人。”我結結巴巴說道。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