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易裝文學 → [轉帖]領班麗人自傳

[轉帖]領班麗人自傳

首發:zg-bz.com
作者:ziqun
本文為<紫裙飛揚>的續集.

一、進入酒店工作

2002年秋,我就要走出校園了。洶涌潮水一般的各地畢業的大學生,尤其是計算機專業畢業生比比皆是。進入IT公司的幻想徹底破滅。偶然發現,還有一個小酒店也找我們計算機的學生,工資不高,剛進取才1500,好像沒人愿意去。想想酒店工作應該不太累,我欣欣然去應聘了。
原來他們要的是酒店網絡維護技術員。這個簡單,酒店里的計算機就那么幾臺,經過面試,很輕松的擊敗了幾個大專生,我終于找到了工作。
我們的酒店在上海金橋,久悅酒店。到了宿舍,我發現我們這里只有女生宿舍,酒店讓我和一個新來的男孩在酒店附近合住一間,我和幾個新進來的領班一起進行培訓。我們幾個(2男5女)一起進行了一些為期一周的簡單的迎賓,化妝,儀態培訓。看到他們幾個女孩子總是開心的姐妹相稱,打鬧,真想也和她們一起打成一片。
工作開始了,我在IT經理手下工作。由于網絡剛建好,還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非常忙碌。不過很有眼福,天天看著美麗的女孩,還能時常和領班姐妹們聊天。有時候,看著那些亭亭裊裊的女孩,真是很羨慕,希望自己也能夠漂漂亮亮的。
日子就在這開心忙碌中不知不覺地流走了。

二、回到酒店宿舍
2003年春節過后,上海房價猛漲,房東不愿意再以這么低的價格租給我們酒店了。我們IT經理陳經理和分管保障的楊經理找到我們兩個技術員.
陳經理說:“小徐和小章啊,你們租的房子本來就超過了酒店的標準。現在房租又漲了300元。酒店的宿舍還有很多空房,我和楊經理商量了一下,要么你們自己出這后來增加的300元,要么你們回到酒店宿舍來住。”
“可是酒店只有女生宿舍啊?”小徐問道
“那是酒店宿舍,并不完全是女生宿舍,只是里面都住了女的,所以大家叫它女生宿舍的。”
“可是上廁所呢?那里只有女廁所啊?”我心里有些暗喜,覺得可以和那些美女住在一起,一定很開心。但是還是有些擔心。
“這個,你們那層的廁所你們也可以用啊,而且宿舍的廁所每個位置分隔的挺好的,小心點就沒有關系了。”
我和小徐對視一下,我想到能夠白天黑夜看著那些美麗的女孩,心里暗暗得意。還裝著很無辜的樣子:“那看來我們只有搬回宿舍了?”
“那小徐,你呢,也同意了嗎?”
“我,那好吧。”
于是我們搬進了酒店宿舍。酒店宿舍就在酒店后院內,6層樓,一樓是酒店的洗衣房,我們住在2樓樓梯口右手第一間,衛生間洗臉間和化妝間在樓層的最左邊。酒店的領班姐妹們都住在二樓左手邊。二樓右手邊還有幾間是經理們午間休息或值班用的,不過沒有男經理的房間。3樓四樓是迎賓和餐廳部門的女孩,五樓六樓是客房部和后勤的女孩和阿姨們。
那幾個一起進來的領班姐妹們很熱情的給我們參觀介紹了衛生間和化妝間,啊,也就是二樓有化妝間。聽者領班們的介紹,我有些緊張,有些興奮,還有些開心。


三、四姐妹花和雙菲兒
我和小徐是輪流值班的。東西收拾好后,小徐就急忙去值班了。我和幾個休息的領班姐妹們:菲兒,云云,康康和芳姐一起在菲兒和云云的房間里聊天。芳姐是客房部的,已經工作了2年了,其他三個都是和我一起進酒店的,都在餐飲部作領班。她們四人是我們酒店有名的四朵姐妹花,也是我和我關系最好的幾個女孩。芳姐是大姐,菲兒是二姐,云云是三妹,康康最小。我比菲兒小一個月,因為名字叫志飛,她們也時常叫我飛兒,尤其是我和菲兒都在場,她們會故意大叫菲兒,開始我們都一起應,大家于是哄笑起來。這下,云云在和我們說,我們的兩個菲兒都在這里了,我應該搬出去,讓兩個菲兒住一起。我們倆都不好意思地說:“瞎說。”突然,我們想到了什么,“噢,你是想和小徐...?”我和菲兒幾乎同時脫口說出來,發現對方再說,有同時停下,大家一場哄笑,“你看你看,她們多有默契。”云云說道,“菲兒啊”我和菲兒同時抬起頭來看著她,大家又是一頓哄笑。芳姐說,“現在兩個菲兒都在,我想,你們以后表情語態上要盡量一樣,這樣我們酒店就有雙菲兒了。”我覺得挺好玩的,菲兒也覺得也挺有趣。于是她們三個給我倆培訓語音腔調及神態。“菲兒”“誒~”我和菲兒一起嗲嗲的應到,聲音腔調柔柔美美的。
第二天,經理和我正在調試,突然,云云帶著菲兒過來,說“菲兒”“誒~”我條件反射的和菲兒一起嗲嗲的應,突然覺得不對趕緊捂住了口。云云和經理也笑了,云云對經理說:“我們酒店的雙菲兒怎么樣?”經理笑著說,“挺好挺好。”于是雙菲兒的名稱傳遍了酒店。我和菲兒同時在場的時候,總是有人叫:“菲兒”我們也就同時同聲嗲嗲的回應,大家于是開心的哄笑。


四、可愛的云云
我和小徐共同的話語越來越少,有時候還覺得和他住一起真是沉悶,還不方便。我每天都和四姐妹一起打鬧,還好我們都是同一個班次的,可以從上班一直打鬧到下班。
光陰就這樣飛速逝去。云云總是喜歡拿我和菲兒開玩笑,晚上下班的時候,總是說,“雙菲兒,夫妻雙雙飛回來。”菲兒總是羞澀的一笑。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我總是想:“她們四個的魅力,芳姐成熟,菲兒羞澀,云云天真,康康總是幻想浪漫,要是能夠和她們四人就這樣開心生活下去就好了。”想來想去還是云云最可愛。
這天,我們幾個回去路上,云云走在我和菲兒中間,看看,把我推到菲兒邊上,說:“雙菲兒飛回來嘍!”我一下抓住云云的小手,“你瞎說,打你。”云云甩了一下沒甩掉,笑著說,“有人非禮啦。”大家于是哄笑起來:“云云被菲兒非禮了!”我也抓著云云的手輕輕打了打云云的頭:“云云被打了。”費兒和康康把我們推到一起,云云沒站穩,晃了一下,我急忙去扶她,不小心碰到了云云的胸部,軟軟的。云云臉噌的一下就紅了,甩開了手。“對不起,”我急忙說,“沒事”,“哈,你們還在客套,”“是不是要出一個飛云的傳說?”菲兒乘機起哄。“你又瞎說。”云云看來也很羞澀啊。


五、非典時期化妝和儀態培訓
眼看春天到了,我們幾個正盤算著一起出去玩。突然,四月中旬,非典的緊張氣氛籠罩了全國。政府要求取消一切出游和聚餐。我們酒店的生意也大受影響。酒店要求大家共渡難關,取消了原本計劃的出去春游和原定的加班獎。另一個班次的兩個領班辭職回家了。康康調到另一個班次了。酒店給大家安排培訓,菲兒和云云參加化妝和儀態培訓。芳姐參加了管理培訓。她好像是準備替補經理。IT陳經理讓我和小徐自己選培訓項目。小徐想去看一下電氣方面的培訓,陳經理就讓他自己去電控、供水部門去看看。菲兒和云云一定要我陪她們一起去培訓。她們還特意問我們經理,陳經理說,他沒問題,問我自己。我也好想和她們在一起。于是,拗不過她們,我就向經理申請了化妝儀態培訓。
四月下旬,我們開始了化妝儀態培訓。培訓就在酒店進行。每天是上午兩小時的儀態培訓,下午兩小時的化妝培訓。
第一天上午,老師先總體講了一些要求,強調了紀律,說明,這里有很多走姿、立姿、神態、儀態的培訓。要求大家能夠在培訓高跟鞋、旗袍、一步裙、長裙的時候穿好衣裙過來。如果沒有特別要求通知的話,要求大家按自己的崗位穿好衣裙過來。一律是酒店中跟鞋,領班和財務是西裝套裙,迎賓是旗袍,其他服務員是古式衫裙。“那我呢?”我脫口而出,“你也一樣。”“老師,就讓他和我們領班一起穿套裙。”云云急急得說。“老師,不行啊,這怎么行?”“這怎么不行,培訓要有培訓的樣子,你以后培訓就和領班一樣來穿。”“好耶,好耶,”云云在一邊起哄,“現在就去換吧。”“今天就算了,明天要按照領班要求穿好過來。”我心里有些開心還有些怕怕。開心的是,我本來挺羨慕女孩的,穿著漂亮的裙子,現在我也可以穿漂亮的裙子了,而且可以方便的和姐妹們一起了。怕怕的是,穿裙子不是嗲嗲的回應那么好玩,是比較徹底的女性化,一旦穿上裙子,以后就很難脫下,我怕我走上完全女性化的道路。算了不管了,培訓要有培訓的樣子啊。而且看來,云云和菲兒都挺高興的。


六、修眉化妝
下午是化妝課,我怕又惹出什么事端來,對云云和菲兒再三強調,不要再起哄了。化妝鄭老師先介紹了一下化妝培訓的內容和目的,說,培訓最終要求大家能夠適應不同場合下進行化妝。當然老師一下就看到了我,說:“志飛,你過來參加化妝培訓,不錯,但是既然是培訓,就要和其他人一樣嚴格要求。”而后,鄭老師介紹了一些基本化妝理論,什么搭配、技巧,修飾。老師說,化妝能夠讓任何人變得美麗,最后給大家進行化妝示范。她讓大家誰自告奮勇上來做示范,結果,大家又嘰嘰喳喳推舉我上去示范。老師沉吟了一下,說,也好,我們把志飛化妝成美女吧。反正都培訓了,上去示范就示范吧。鄭老師第一步說,“他的眉毛太濃,需要修淡一些,最快捷的方法就是直接刮去一些。”“老師,這不好吧?”我抗議到。“沒什么,今天不修,明天培訓的時候還是要修的”老師給我刮淡了修細了些“這樣可以讓臉蛋柔和一些。我們等會給他化個活潑點的彩妝”而后,老師給我打了粉底,描了眼線,打了淡黃色的眼影,老師介紹到,這樣淡黃色的眼影,是典型的俏皮妝。讓我打了玫瑰色的口紅。最后,在用定型水幫我梳了俏皮女孩發行。完成后,我站在那里,大家都說漂亮。云云說,“可惜今天他沒有穿裙子,那么漂亮的臉蛋和衣服不協調。”“是的,美麗是一個綜合的感覺,現在讓他站在臺后,只露出個頭,大家都會說是美女,可是走出來,就有些不倫不類了。志飛,下次上課最好和菲兒他們一樣穿領班的套裙,否則,化起妝來,總是怪怪的。”“老師,那我上午也要穿裙子,下午也要穿裙子,我不成了女的了嗎?”“上午的儀態培訓你也參加了啊,那剛好下午也就繼續裙裝阿。”
終于結束了第一天的培訓,云云說:“菲兒,你這樣挺漂亮的,讓芳姐看看。”“不行,我要去洗掉妝。”于是我到水池邊沖洗了臉蛋。當晚,我和四姐妹一起吃飯,菲兒和云云說了今天培訓的不少關于我的故事,芳姐和康康笑得出了眼淚。而后,芳姐說,“菲兒啊,你明天就要開始穿裙子了,開心不開心?”“不知道,有些煩,覺得怪怪的。”“噢,對了,明天你的裙子還沒有準備好,不過我們姐妹幾個身材都差不多,隨便誰的你都合適,讓菲兒給你一套先,可以嗎?”“我才不呢,讓云云給他一套。”“干嘛拉上我,雙菲兒當然穿同一套裙子。”“不行,是飛云。”“好了,都別鬧了,你們倆明天幫他化妝打扮,我明天幫他領兩套領班的套裙和鞋子。”
晚飯后,芳姐和我去找主管我得陳經理,芳姐說要幫我申請領兩套領班的套裙和鞋子,“早就應該給他套裙了,他身材那么矮小,也只穿得到套裙。每次他領工作服都弄得后勤挺頭疼的。哦,菲兒,你今天好像看起來有點像女的,才培訓一天就有效果?”“今天被老師修了眉毛了。”“噢,是啊,我說和平時不一樣。”
當天晚上,小徐也發現我修了眉毛了。我就簡單的說,我被老師抓去示范了,所以眉毛被修了。我沒有和他說我要穿裙子的事。
半夜,我的心總是碰碰亂跳,誰不著。想著以后怎么辦,想著以后會越來越漂亮,還是挺開心的,想著以后會越來越女性化,還是挺害怕的。就這樣迷迷糊糊的。
我穿上了裙子,和四姐妹一起出去,我門五姐妹一樣的打扮。我對云云說,“親你一下。”“不要嘛,共同場合,***。”“不是***,我和你有點不同。”“什么不同,”“下體有些不一樣。”“真的嗎?”“當然真的,”我撩起自己的裙子,發現內褲里面平平的,急忙脫掉內褲,沒有了小棍棍,只有小洞洞。“你都穿裙子,當我們的姐妹這么久了,怎么還可能有棍棍?”“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消失的。這怎么可能,這,怎么辦。”我急了。一著急,我就醒過來了,原來是個夢。

七、第一天裙妝 三胞胎姐妹

第二天一早,早飯后,云云和菲兒拉著我到了她們房間,“菲兒啊,我們來給你打扮了,”“真的一定要穿裙子嗎?”“那是,你不是經常想和我們一起姐妹相稱嗎?穿上裙子后,你也是我們的姐妹了。”我看到她們把胸罩、女式內褲、女式襯衣、長襪都拿給我,“不就穿裙子嗎?怎么胸罩也要戴?”“那不戴胸罩怎么行,你想就穿條裙子,上身平平的,怪怪的,很難看的,聽我們的。”想想也是,可我心又不甘“能不能不要啊?”“乖妹妹,聽話,乖乖換上吧。”菲兒親了我一下。我陶醉了。于是,我脫下了衣服,就剩下內褲,“就這樣可以了嗎?”“內褲也要換,那你轉過去換內褲吧。”我轉過身,飛快的換上了女士的內褲。好緊啊,內褲里的東西想動,但是被內褲壓得動不了。我突然喜歡這樣的內褲,喜歡這種感覺的了。之后,她們就幫我戴上了胸罩,里面放了兩雙絲襪冒充胸部,再穿上連褲襪的時候,我有一種女**覺包圍了我,而后穿上了襯衣和西裝套裙。就第一次完完全全換上了女裝,很激動。我們三人一起抹了淡紅色的口紅。我們三人一起站在鏡子前,一樣的妝容,一樣的套裙,一樣的身高,就是我的頭發短一些。這時芳姐在外面敲門:“雙菲兒,云云,好了嗎?”“好了好了,”云云打開門,“芳姐,四妹,你看,這是我們的新姐妹。”“不錯,雙菲兒長的很像,看起來像雙胞胎。”“還有我呢,”云云也站在我們一起。“你也很像啊,你們是三胞胎吧?”是啊,我們三個有帶點瓜子臉型,修了一樣的眉型和一樣口紅,在加上一樣的打扮和姿態,當然就很像了。“芳姐,那我以后成為你們的姐妹了,”“是啊,你是我們的新姐妹,你不愿意嗎?”我點點頭。“那我們五姐妹怎么稱呼呢?重新排嗎?”“不用了,雙菲兒差不多大,我們已經想好了,他叫二妹,或者新二姐,這樣我們就是大姐、二姐、二妹、三妹、四妹五姐妹了。”云云說到。“不對,菲兒和云云也差不多,應該是他應該是三姐,云云是三妹,”菲兒說到。“菲兒,別鬧了,就二妹吧,這也和雙菲兒相對應。”芳姐說到,“好了,要去培訓了,你們倆照顧一下二妹啊。”
我們走出了門,我怎么覺得今天空氣不一樣啊,好像特別的清新,剛想邁大點步子,腿就伸不開了碰到裙子了,身子晃了一下。云云馬上扶住了我,“這個千金大小姐,走路也要人扶。”我吐吐舌頭,“人家還不適應嘛。”“二妹,走路步子要小一些,另外,兩個腿并得攏一些走路,這樣空間大一些。”菲兒告訴我道。“這樣吧,我們三個人調節一下步調,以同樣的步調走路。”我對她們倆說到。“好啊。”于是我們三人一起碎步前行。雙腿并攏走路,腰肢自然就有些扭動了。以前我總是欣賞女孩扭動腰肢走路,一邊看還一邊說她們風騷。結果,現在,我自己扮成女孩,也扭動腰肢走路,還被別人欣賞。
一路上,酒店的同事紛紛和我們打招呼,說都說我扮成女孩漂亮,我們三個像三胞胎。
儀態課,老師也說,“志飛啊,你還是穿裙子漂亮,你看,我們酒店現在有了三胞胎姐妹。這樣我們上課也自然。”我也和酒店的女孩們一起進行了儀態培訓,儀態課結束后,陳經理和芳姐過來找我,陳經理說,“菲兒,你真漂亮啊,還有兩個紅顏知己相陪,真幸福。”“陳經理,你就別開涮了。什么事情啊?”“是這樣的,我們幫你申請了領班套裙,以后你上班也可以穿套裙來了,”“哦,這只是培訓啊。”“沒關系,套裙是酒店的制服,當然你可以穿來上班的。好的,你先和阿芳去領套裙吧。我還有事,先去忙了。
”“那好,陳經理再見。”說完,陳經理就走了。
芳姐說:“是不是你們三胞胎要一起去。”“是啊。”我說,“芳姐,我有些內急。”“芳姐,我也有些內急”。“啊,你,云云,你和他一起去吧,他也應該用女廁所了。”于是我和云云一起上了廁所。應該是我第一次上女廁所吧。我覺得女廁所有些清香,還有補妝臺。挺好的。
我們四個來到物資部,物資部的人都說,他怎么能穿男裝呢?就算是男的也應該穿套裙的,你看這樣多漂亮。我領了兩套套裙和襯衣、中跟鞋。
中午吃飯的時候,好像整個酒店都知道了。不過,好像都說我們三胞胎很漂亮。
下午,化妝課,老師也叫我們三胞胎一起做示范了,說,你們三人,花一樣的妝容,會讓別人覺得更相像,這樣就是幾個一樣美麗的人在一起美麗,更有魅力。化妝課結束的時候,小徐過來找我,他也恭維了我幾句,說,他怕不方便要搬走了,剛好他哥哥也跳槽到上海金橋了,他和哥哥在附近租了房子。我說也不用這么急啊。他說,本來計劃下周搬的,現在全酒店都知道你扮成女的了,我怕對你對我都不好,所以下午就開始搬了,晚上再搬一些,剩下的下次再拿。我想了想,也好。”不過你是應該穿裙子,我早就感覺到了,而且你這樣是很漂亮。”“小徐,就別胡鬧了,不就混口飯吃嗎。”
化妝課結束了,我不顧她們倆的反對,飛快卸妝,取下胸罩,脫了裙子。換上褲子,來到辦公室值班。陳經理說,“我們部門的美人怎么扮成男的了啊?”“陳經理,你就別開玩笑了。”“好吧,隨你把,不過你愿意穿裙子來上班也沒關系的。”
晚飯的時候,大家看我換回了男裝,都說,不像男的,你還是穿女裝比較合適。我只好裝作沒聽見。姐妹們還是慫恿我穿裙子。但是我說,我不能老是穿裙子,否則喜歡穿裙子,我怕會心理慢慢女性化,以后會想變成女人。“變成女人有什么不好,你看我們這樣不是很開心嗎?”云云說到。“可是我變成女人,會沒有后代的。”“那可以先讓菲兒幫你生一個啊。雙菲兒再生個小菲兒。”“去去去,云云,你幫他生一個,生一個小飛云。”“好了好了,你們三胞胎就別鬧了,二妹自己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吧。”
晚上,回到房間,小徐已經基本搬完了。菲兒和云云要我還她們套裙。就一人一套把我的兩套衣裙都搶走了。真是無賴。過了一會,她們又送過來一套裙子,包括胸罩和內褲的。她們問我“你知道你今天穿得是誰的衣服嗎?”“全套衣服都是一人的?”“雖然我們倆衣服都是混穿得,但是特意為你挑了完整一套的。今天穿得是一個人的,這一套是另外一個人的。”“讓我想想,今天我穿得是云云的,”“為什么?”“嘻,因為我知道你們的胸罩式樣是不同的,我認得你們的胸罩。”“你,真色。”“對的吧。”“噢,以后你穿誰的衣服就要聽誰的話。”“那我穿菲兒的西裝和胸罩,再穿云云的褲襪和裙子呢?”“那就把你破成兩半”云云說到。“不行,那就都要聽。”菲兒補充道。“好了好了,酒店都知道我們三胞胎了,也沒有分的那么細了。”
也許是昨晚沒睡好,也許今天累了。當晚,我很快就入睡了。誰的很沉很香。

八 職業女性
都穿上裙子了,反正大家都知道了。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也就直接裙裝了。
五一期間,輪到我們休息了,酒店還是沒有什么生意,從老板到各個員工,大家心情都不好,誰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夠度過這非典的陰影啊。這天,我和菲兒、云云三人上街散心。來到了服裝店,云云要幫我選一條裙子。我說,不用了,我也不是以后一直這樣生活,陪你們培訓好以后,我還要換回去的。“那你的內衣和睡裙總要買的啦,你總不能老是賴我們的內衣啊。”“那,好吧,就買兩套內衣,我們三買三條一樣的睡裙吧。”“好啊,好啊
。”我心里還是怦怦亂跳,這是我給自己買胸罩內褲。還好,老板娘很歡迎我們幾個,也總是夸我們穿這個漂亮,穿那個也漂亮。廢話,老板娘當然說我們怎么樣都漂亮了,我才不信呢。最后,我挑了兩個白色的胸罩,紅色的內褲,我們一起買了三條紫色碎花連衣睡裙。
回來的路上,遇到一個小孩,他一直追著我們:“姐姐,行行好,給點錢吧?”我們裝作沒看見,繼續走,他一直追著我們,而且都開始動手動腳的,向拉著我的裙子。云云和菲兒也停下來,我蹬了蹬腳,“你煩不煩呀。”“阿姨,行行好吧”我怕久留,引起路人注意,從小包里拿出5毛錢,“好了好了,快走吧。”小孩終于離開了。
菲兒說:“二妹啊,你剛才嗔怒的樣子好可愛,要是我是男的,都要被你迷倒了。”“沒有吧。”“那個小乞丐可是大飽艷福了。”“噢,難怪,乞丐總是要纏著職業女性,是不是因為穿套裙走不快,而且也不好太發作。”“那不穿套裙會好一些嗎?”“我們這樣年齡和這樣打扮的,就是換連衣裙,乞丐也一下就看出來是職業女性,沒用的。”
之后的幾天,職業女性這個詞一直在我腦海里回旋。我知道,實際上,我這些天是作為職業女性在工作和生活。

九、結束培訓,恢復中性
整個培訓,幾乎就是完全女性化的歷程。我越來越喜歡女裝了,也越來越害怕了。我怕的是這些日子太開心了,這樣,我會完完全全心理上變成女人,今后將怎么收拾呢?我把自己的想法和云云菲兒說了,她們說,讓我作為女人生活也挺好的啊。但是,她們也不知道我將來應該怎樣。畢竟人生,除了姐妹以外,還有父母、婚姻、家庭等。我暗暗下了決心,培訓結束后,非到萬不得已,不再穿女裝。并和四姐妹說,我希望她們還和以前一樣對我,云云說,“也好啊,你不穿裙子了,我們也還當你是姐妹。”
芳姐也對我說,“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畢竟,你和我們其他姐妹不一樣,將來如何,如果你愿意穿裙子,我們也歡迎你。不愿意,也沒關系。”
五月下旬,為期一個月的培訓要結束了,大家要進行簡單的舞蹈表演。我想,這天應該是我最后一天裙裝了,也是我們三胞胎最后一次完全相同的打扮了。我今天把下體壓得非常緊,胸部也墊的高高的。我們三一起穿著旗袍走上了舞臺。我總覺得我們的旗袍開衩太高,我也總覺得大家的目光都注視著我。反正大家都見過我穿裙子了,也不在乎這么一次。我有些不好意思,也硬著頭皮表演下去了。風吹過來,我總覺得我的內褲被暴露了。終于表演完了。我們要上去和化妝老師、儀態老師和總經理握手致意。
兩個老師向總經理介紹說我們就是她們教的三胞胎,是培訓課上最活躍的三個。總經理典著肚子說,“不錯,都挺漂亮的,是我們酒店的名片。”“其中,志飛是男的。”“你是男的?這么漂亮,真看不出。”總經理也夸了兩句。
終于結束了培訓。我回到了房間。我最后欣賞了一下漂亮的自己的旗袍裝。我怕,再不脫下以后就脫不下了。咬咬牙,脫下了旗袍。看著陪伴了我一個月的胸罩和連褲襪,覺得自己還是有些魅力的。輕輕打了一下自己一耳光,真是的自己發騷。就只剩下女式內褲了。算了,反正在里面,而且挺合身的,不換了。我找出來男士的襯衣,怎么覺得這么大,不舒服。算了,還是穿中性的吧,這件也不花哨,也沒有花邊,不是很女性,感覺還好,挺合身的。長褲,我本來也大多是中性的。稍微帶點女式也無所謂了。襪子,還是肉色的短襪吧,長襪是不能穿了。鞋子,男式的尺碼太大了,還是繼續中跟黑皮鞋吧,這也比較中性,而且個子可以顯得高一些。
我這樣走到云云菲兒房間。云云說,“美女,你脫了裙子更有風韻了。”“怎么,我這可沒有純女式的服裝啊。”“可是你的臉蛋阿,還是濃妝艷抹啊?”噢,我忘了卸妝。卸妝后,芳姐和康康也進來了。她們讓我轉一圈,看看我這身打扮怎么樣。菲兒說“菲兒啊,你從背面看,完全就是個女孩,從前面看,就只有這里不像女孩。”說著,指指我的胸部。“沒有那么夸張吧?”云云說,“當然沒有那么夸張了,你現在看起來,就有些女扮男裝的味道。”芳姐和康康也說,是有些女扮男裝的味道,不過這身打扮還是挺合身的。

十 美麗的夏天
告別了裙裝的日子,我回到了電腦部門。陳經理說:“章小姐,你今天打扮好像不太對啊?”“怎么了?”“你不穿裙子了?”“培訓結束了,當然就不用再穿了,不行嗎?”“噢,有些不習慣了,你可是我們部門第一美女。”“亂說,我有不是女的,穿裙子只是培訓需要。”“你這樣子還是挺像女孩的,以前好像沒有這種感覺。”“她們也這么說,可能是眉毛修了吧?”我的眉毛還是細細的,這可是培訓前后最大的面部變化,也正是這細細的眉毛,有時候還下意識的拋媚眼,勾勒出柔媚的臉蛋。“也許吧。我們酒店的網絡也完善的差不多了,你的事情不多了,你可以自己去別的部門看看,例如餐飲部啊,你們不是三胞胎姐妹嗎?”
之后的日子里,陳經理也時常開玩笑叫我章小姐。我還是保持中性的服裝,我也時常被陌生人稱為小姐、女孩。我除了晚上穿睡裙以外,也沒有再穿裙子。穿睡裙,我對姐妹們的解釋是,方便啊,一套就行了,而且在宿舍內來往方便。酒店生意還沒有恢復,領班雖然有空缺,也沒有繼續召人。我是時常跑到餐飲部去玩,陪云云和菲兒看看,她們忙得時候也順便幫幫忙。我好像通常都被客人稱作小姐。算了,我也習慣了,無所謂了。
我越來越喜歡護膚了,夏天到了,我喜歡清清爽爽的感覺。我和姐妹們一起使用日霜、晚霜、洗面奶等,我還用了脫毛膏和絕毛霜。我的臉蛋更加白嫩了,我的雙腿也白皙光滑了。
日子一天天的熱起來了。姐妹們開始穿涼鞋了。我開始羨慕女孩的生活了。我才不喜歡那些尺碼又大,樣式又難看的男式涼鞋呢。可是好像沒有什么比較中性的涼鞋,我和姐妹們一起買了一雙黑色的女式涼鞋,我怕太女式了,還是不敢穿。姐妹們都說,“你既然喜歡穿涼鞋,那就穿阿,大不了恢復裙裝啊。”“我就是怕回到裙裝,所以才不敢穿的。”“看來你還是喜歡穿裙子的。”“沒有啊,可能有一點點吧,算了,還是不穿的好。”

十一、 海濱泳裝,海風吹拂裙擺
六月下旬,天氣很熱了。我們五姐妹想去海邊玩。
我想去海邊,當然要游泳了,她們一定要我帶泳衣去。我也不想穿泳褲,從我戴過胸罩后,盡管我的胸部沒有變化,可我也不愿意在男的面前暴露我的胸部。我也就答應了,里面穿了泳衣,外面套了長褲,她們四姐妹還都穿了一條淡藍色的連衣裙,不過也給我帶了一條淡藍色的連衣裙。
下午四點我們出發了,乘公交車,到三甲港已經是五點多鐘了。太陽已經偏西了,海邊人還是很多。我們五姐妹到海邊的游泳池里,游泳,打鬧,惹得很多男士注目。還好,大多數男的都是帶了家里人來的,不敢多和我們搭訕。有兩個男孩問我們從哪來的,我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陣水對他們猛潑,他們吃了不少水,我們也故意顧左右而言其他,引開話題,他們最后還是沒弄清楚,不過已經被我們灌的(有嗲嗲的撒嬌,也有潑的水)差不多了。
大概一個多小時了,我們累了,都擦干了身體。穿著泳衣躺在海邊的草地上沐浴著海風和太陽。好愜意阿。那么多女孩躺在一起總是矚目的。
云云先穿上了裙子,我看見海風吹著她的裙擺,突然覺得好浪漫,好美麗啊。我問云云:“好漂亮啊,感覺好嗎?”“感覺很好啊,你也帶了裙子,也可以穿起來感受啊。”“好啊,”我毫不猶豫同意了。
海風吹起了我的裙子,好浪漫的感覺,好美好美。
我們一排五姐妹,一起站在海邊,面對大海,海風吹著我們裙子,海水是淡藍色的,天空是淡藍色的,我們的連衣裙也是淡藍色的,我感覺我們就要融入這大海中,融入這海天一色中。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凝固了,我們沉寂在在這淡藍的幻想中。
這天,我想我們五姐妹,五條淡藍色的連衣裙,成為三甲港傍晚最美麗的風景,這也是我感受到最深的裙子的美麗和欣喜。

十二、成為領班
三甲港之行,讓我充分領略了裙子的魅力。我越發迷戀裙子了。和姐妹們在一起的時候,我也對裙子的話題很感興趣。云云和菲兒說:“菲兒啊,你那么喜歡裙子,就和我們一起穿裙子好了。”“那樣總不好吧。”我總是這樣回答。
其實,我知道,大多數時候我被認為是男的主要因為我的胸部。我也想漂漂亮亮的,可是現在要在漂亮一些只能在身材上變化了。我挺羨慕她們幾個的曲線。我自己的胸部也有一點點隆起,那是我以前用美容產品的副作用。我知道,我只要戴上胸罩胸部的曲線自然會出來。
也許我的想法太多了,我也有時候看著姐妹們的胸部發愣。看著云云和菲兒的胸部,還有那透過襯衣的細細的肩帶,我也不知道是喜歡呢還是羨慕。她們也有時候被看得不好意思。這天,還是我們三姐妹在場的時候,云云終于忍不住了,問:“菲兒啊,你最近怎么老是盯著我們的胸部啊?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沒有啊。”“別推了,到底怎么了?”“我,我只是覺得挺漂亮。”“是不是羨慕我們啊,還是你也想擁有曲線?”“沒有,不,沒有的事。”“沒關系啊,你也是我們的姐妹,我當然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了。”“真的沒有。我真的覺得你們胸部挺有魅力的。”“嘻,沒有也好。不過你這么漂亮的姐妹戴上胸罩一定能夠增加不少姿色的。”“你們別亂說了。”

酒店生意真好,非典才過了兩個多月,七月中旬生意就飛速恢復了。餐飲部人手嚴重不足。其他酒店生意也非常好,培養新的領班也要一段時間的培訓。酒店于是想到了我受過完整的領班培訓。芳姐和副總經理找到我,想讓我轉到餐飲部。“菲兒啊,我們想讓你要餐飲部當領班,”“這個,可是我想我不應該穿裙子。”“你知道領班的要求穿裙子的,而且你還挺合適的。”“但是我真的不敢穿,我可以做領班,但是不想穿裙子。”副總經理看看芳姐“阿芳啊,你看呢?”“我覺得應該尊重菲兒的意見,先不做要求,讓他先過來幫忙。”“那好吧,你愿意到哪個班呢?是不是阿芳那個班”“當然是了,那有芳姐、云云、菲兒,最好幾個姐妹。”“我也同意。”“那好吧,下周你就調到餐飲部。”
哈,我現在可以整天和姐妹們在一起了,而且能夠和姐妹們一起工作,我挺開心的。我也可以分享姐妹們的酸甜苦辣了。

十三、領班生活
雖然我到酒店已經一年了,也整天和領班姐妹們在一起,可還從來沒有當過領班。2003年七月21日,我第一次作為領班出現了。
我不想穿裙子上班,那太女性化了。可是我常常被別人認為是女人,我希望自己能夠讓別人看我漂亮,而且像女扮男裝,這樣即使穿幫了也沒有關系,我是沒有穿純女裝嘛,只是長的有些像女人而已。
我打了點粉底,穿上黑色女士的西裝,感覺還不是太女性,那就好。再穿上黑色中性的長褲,及黑色的中跟鞋。哇,我整個成了小黑人。不過我們領班的標準服裝就是黑色的套裙,我就是把裙子換成了長褲而已。姐妹們見了我這樣的打扮,說:“一看就像女的,我看你的長褲還是改成裙子比較協調。”“你們別胡鬧了。”云云說“我敢擔保,你這樣上班,沒有人會認為你是男的,”“云云,你又瞎說了,”
我站到了餐廳里,戰戰兢兢的,不知道顧客會把我當成女的呢還是把我當成怪人?果然,顧客們都稱呼我“小姐”,一開始我還用帶點中性的聲音應答,后來慢慢的都改成嗲嗲的女聲了。菲兒和云云還故意在大廳里叫我“二妹,快過來啊。”我都沒有辦法了,看來我只有當女孩了。后來,附近的一個顧客叫我“先生,幫我看看這個菜。”我沒有反應過來,還是嗲嗲的回答“什么菜啊?”“對不起,小姐,沒什么,”他轉過頭去對另外一個人說,“我說她是女的吧。”
終于結束了第一天的領班生活,好像所有的顧客都認為我是女的。我真的被姐妹們完全同化了嗎?
晚上,芳姐找我,說還是感覺我穿裙子比較自然。我說“不行啊,我不習慣穿裙子啊,穿裙子不方便啊,我也不敢穿啊,我想先熟悉一下領班的工作再看。”“那,穿裙子也沒關系啊。”“不行啊,我今天出了那么錯,先熟悉一下,下次再說好嗎?”“那,也好,你先熟悉一周,下周再說。”

十四、美麗的曲線
第二天,我還是一樣的打扮,來到餐廳做領班。這下,我整個中餐期間都是嗲聲嗲氣的,我也漸漸覺得就應該這樣說話。
好容易到了下午休息的時候,菲兒說:“二妹啊,你看起來還是有點怪怪的,我覺得,你應該帶胸罩的,襯托一下曲線,這樣會自然很多。”“那不是變成女的了嗎?”“那你現在難道誰會認為你是男的?”“我自己...”“去去去,菲兒,別自欺欺人了,我也覺得你應該帶文胸,是有些怪怪的。”云云也起哄。“那,我...”“好了,我們現在去就陪你去換上。”于是,我們來到了宿舍,我戴上了胸罩,罩杯內部墊了些柔軟的東西。這次戴上文胸,感覺和三個月前完全不一樣,那次是為了培訓,感覺有點像是演戲。這一次,我感覺擁有了胸部的曲線,穿好女襯衣及女士西裝后,菲兒和云云都說這樣自然一些,我也覺得自然一些,好像本來就應該擁有胸部曲線。完了,我現在居然也感覺戴著胸罩是自然的,不戴胸罩是怪怪的。
晚餐服務的時候,芳姐看到了我,微微笑笑,“二妹,你漂亮多了,挺好。”“還好。”我不好意思地稍稍做了個含胸的姿勢。“不要害羞,勇敢挺起胸脯,自然漂亮一些。”“嗯”。
晚餐期間,好像顧客們打量我的目光比昨天多了好多,也有人會凝視一下我的胸部。云云鼓勵我:“別緊張,相信自己是漂亮女孩。”我還是很緊張的很吃力的工作。終于,客人慢慢散去了,我長長舒了一口氣。
晚上,云云和菲兒要我明天和她們一起去染發。我的頭發本來就有些長,自從非典儀態培訓以來一直沒有剪過,現在頭發是有點亂的中短發,剛蓋過脖子。我也想把頭發弄得整齊些。
第二天早晨,我們仨來到金揚路的理發店,我們要求都染成栗色,拉直的中短發,帶點韓風。拉直,染發真是慢啊,我都快沒耐心了。云云:“菲兒,美麗當然要有些耐心啊,再等一會就好了。”我只好默默的幻想我做好頭發后會多漂亮。終于我們仨基本同時都做好了,我也擁有了栗色的直發,甩甩頭發還會柔柔順順的。我覺得好美麗好開心阿。


十五 再次裙裝
我發現,我成為領班以后,整個生活都在迅速的女性化。我喜歡化妝,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喜歡看著自己的胸部,畫出美麗的女性曲線;我下班后就換上睡裙,在宿舍區來回晃悠。我甚至有些希望自己早日穿上裙子工作了。姐妹們也在積極鼓勵我的這些變化,她們總是贊許我更漂亮了,也總是要我穿裙子和她們一樣的工作。3日晚上,芳姐和云云、菲兒、康康再次要求我明天穿裙子上班,這一次,我終于點頭答應了。
2003年8月4日,天氣晴好。我一早起來,穿上了套裙和絲襪,感覺心情特別不錯。感覺化妝也特別細致。菲兒見了我說,“二妹,今天特別漂亮嘛,是不是去約會啊?”“哪啊,不是一樣的嗎?”“二妹,這樣才是我們的領班姐妹啊。”我于是穿著裙子開始上班了。我們的一步裙要求我們走路步伐都很小,我想這讓我自然就走出了碎步吧。站著的時候,上次儀態培訓發揮作用了,我習慣性的將兩腿并攏,這樣個子顯得有些高挑,我發現裙子里腿并在一起的感覺挺好。
我總感覺這次穿裙子和幾個月前培訓時候感覺有些不一樣,我覺得上次好像有些牽強,不自然;而這次,我感覺有些水到渠成,而且我還有一種感覺是,我這一次是要加入女性隊伍了。想到這一點,我還是有些迷茫和擔心。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就這樣混吧。

謝謝大家的支持。
我要說明幾點:
1.實際上,領班麗人本來就是紫裙飛揚的續集,中間隔了幾年上大學的時間。
2.領班麗人時間太短,從非典到現在也就是1年多時間,最終就是一直寫到目前而已。
3.所有我寫的文章,都沒有備份,希望論壇能夠幫我保留。
4.整個大故事輪廓大家應該有些清楚,但是,人物、時間、地點等的銜接不好。什么時候有空的時候再整體編輯一下,將文章都潤色,增加邏輯性。
5.紫裙飛揚是2001年五一期間開始寫的,五月份兩周內寫的差不多的。由于情節越來越少,要創作情節,這篇寫的會比上次慢一些。好文章不是一天能夠寫完的,希望大家諒解。

十六 玫瑰之約
那天我當班的時候,居然在收銀處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小徐——我原來的室友。我調到了餐飲部以后,忙得團團轉,已經很久沒有見過IT部的老同事了。現在突然見到小徐,倒真有點又驚又喜。小徐雖然搬了出去,但還在IT部工作,今天是過來幫收銀處修復電腦系統的。
小徐聽見我的聲音,回過頭來愣愣地看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現在的我穿著黑色束腰的西裝套裙,胸部雙峰高聳,栗色的直發襯著秀麗的臉龐,完全是一副美麗的白領領班麗人模樣,再沒有一點剛進酒店時那個小男生的痕跡。
我問小徐:“好久不見啊。你現在好嗎?”小徐的臉忽然紅了,轉過頭去敲鍵盤:“恩,還行。”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剛好菲兒在叫我:“二妹,快過來啊。”我就說:“哦,我有事要過去,你先忙吧。”小徐忽然轉過頭,低著頭說:“我、我已經交了辭職信了,今晚想請幾個朋友吃飯,你也來吧?”他的聲音好低。我有些吃驚,不過還是說:“好。”小徐如釋重負,說:“那晚上6點,在玫瑰房等。”玫瑰房是我們中餐廳的一間包房,小徐選擇在消費比較高的本酒店包房吃飯,看得出他很看重這次告別,對酒店也還是很有感情的。
我知道小徐似乎一直有種懷才不遇的郁悶,而且他在酒店朋友不多,要走并不奇怪,但聽到這個消息還是覺得比較突然。但我擔心的是,IT部里基本都是男生,我該以怎么樣的裝束去面對我的舊同事們呢?雖然以前也在他們面前化妝成女孩,但畢竟是上班,不屬于私人空間,現在一起吃飯,該不該穿女裝呢?我把我的擔心告訴了云云,云云說:“怕什么?你現在是我們的領班姐妹了,當然應該穿裙子去,而且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如果你怕只有你一個女孩,那我和菲兒陪你去好了,順便看看有沒有帥哥。”她調皮地眨了眨眼睛。

十七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傍晚我和菲兒云云去到玫瑰房。我們都穿著亮麗的裙裝,菲兒給我的嘴唇染上了一抹濃濃的玫瑰紅,云云非要在我的鬢角點了一些銀粉,她們說這是晚裝,玫瑰之約嘛,總要把自己打扮成一朵嬌媚的玫瑰。
小徐看到我們仨,好象有點不大自然,說:“哦,三胞胎又重出江湖了。”我想起儀容化妝培訓時,我們仨被“冊封”的“三胞胎”稱號,不由得覺得有點害羞。云云說:“怎么,不歡迎嗎?”小徐說:“當然歡迎,美女駕到,求之不得啊。”云云說:“是啊,‘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菲兒接著說:“求之不得,輾轉反側。”小徐有些尷尬地笑了。我也甜甜地笑了,我發現我笑的時候,小徐一直在看著我。
一起吃飯的只有另外三個同事,小徐居然連陳經理也沒有請。不過也是,反正他都要離開了,也不用再看領導們的臉色。那幾個小男生拼命地灌小徐的酒,小徐心情很差,幾乎忘記招呼我們幾個“求之不得”的美女,只一個勁地埋頭喝酒,來者不拒。
小男生們也不時在嘴上占點小便宜,我也被迫喝了幾杯,但幸好小徐是主角,他們也還沒有喧賓奪主。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八點多了,看著小徐他們喝得差不多,我們仨也提出回去。小徐送我們到宿舍樓,菲兒云云走在前面,我和小徐并肩在后。到樓下,我回頭正準備叫小徐不用送,小徐忽然湊上前,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猝不及防,一下子怔住了。只聽見小徐的聲音在我的耳邊悄悄說:“如果你是個女孩,我會愛上你的。”
這一夜我輾轉反側,卻不是因為“求之不得,輾轉反側”,嘴唇上仿佛還遺留著小徐那溫柔一吻的氣息,那是同性的氣息啊,可是我為什么一點也不反感和惡心,甚至有一點甜絲絲的感覺?雖然我敢保證自己絕對沒有喜歡小徐。我真的徹底成為了一個女孩了?可是摸摸蕾絲小內褲,鼓鼓囊囊的,隨時在提醒我,我終究只是個假女孩。看來我在女性的道路上是越走越遠了。怎么辦呢?
過了幾天,小徐果然走了。又過不久,芳姐被調回了客房部并正式升為見習經理,芳姐請我們幾姐妹在中餐廳吃了飯,鬼使神差地居然也訂了“玫瑰房”。我不由想起小徐那微妙而動人的一吻,忽然充滿了自信,原來自己是這么美麗和富有魅力的女孩,為什么要迷茫呢?其實,生活可以更美的。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