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易裝文學 → [原創]果汁的故事

果汁的故事(上)

摘自星空變裝

作者:欣琴

 

第一章

濟世堂是一家頗具規模的藥廠。這藥廠最大的特的色是高層人員都有親屬關系,有點像是一盤家族生意。郭捷今年才大學畢業,畢業后考進了濟世堂,被分配在公司的研究部工作,現已做了幾個月。研究部有幾位單身的美少女同事,其中最吸引他的名叫莉莉。郭約會莉莉,但莉莉卻表示公司的女孩都有君子協定不會約會男同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閑言閑語。但公司的女同事經常有工馀聚會,莉莉贊他斯斯文文的,歡迎他隨時加入她們的歡樂陣營。
有一日,莉莉走過來跟郭捷說,“我們一班女孩子今晚下班后約了去喝東西,你有沒有興趣叁加?”
“我今天要趕一份報告,改天罷!” 郭捷答。
“你的報告是關于甚麼的?” 莉莉問。
“是關于最近在神農架內發現的一種草本植物,初步研究可能對預防孕婦流產有功效。” 郭捷答。
“功夫是永遠做不完的,趁機會輕松一下罷!” 莉莉繼續說。
“好罷,我遲約半小時在酒吧跟你們會合。” 郭捷盛情難卻。
下班后,郭捷準時赴約。四位女同事正在興高采烈地喝。
“你們都喝啤酒的嗎?” 郭捷坐下。
“難道這是男士的專利?” 翠翠一面說一面給郭捷倒滿了一杯啤酒。
“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前度女友是滴酒不沾的。” 郭捷辯著。
“這肯定是她的損失。” 依娜拿起她的酒杯,“我們公司兩星期后舉辦的一年一度的萬圣節化妝工作日和化妝舞會,你打算怎樣裝扮呢?”
依娜是藥廠研究部的主管,郭捷的工作這直接向她負責。
“工作這麼忙碌,還沒有時間去想呢?” 郭捷答。
“我們也是這樣想,所以準備給你出一個主意。” 依娜續說。
“愿聞其詳。” 郭欣然地答。
“我們打算為你裝扮成女行政人員,一新耳目!” 依娜興致勃勃。
“我們?” 郭捷順勢描了一下眼前的幾位女士,見她們不約而同的微笑地點頭。
“你不是想和我們打成一片嗎?打扮成我們一伙,包保你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翠翠插囗說。
“謝了!” 郭捷拒絕。
“我們是說真的,誠意十足。” 莉莉加入。
“那麼你們想我穿甚麼呢?” 郭捷問。
“只是普通職業女性的服裝。” 依娜說。
“對呀!是一般的辦公室的行政人員的妝扮。” 敏芝加入說項。
“所有甚費用由我們包下,你不用付分毫。” 莉莉續說。
“我們保證,我們統籌,我們付費。” 翠翠唯恐郭捷不信。
“目的是要大家開心,歡歡樂樂地過一天。” 莉莉再說。
“只此一天?” 郭捷疑惑地問。
四位女士同時點頭。
“我們把你打扮成超級美女之后,若你不想回復男兒身,可不關我們的事啊!” 翠翠打趣道。
“那怎麼可能?” 郭捷斬釘截鐵地答。

 

第二章

“好!我們一言為定,那天你叫凱欣。大家來為快要誕生的凱欣妹妹干一杯罷!” 依娜說。
眾女立刻舉杯,一飲而盡。
“凱欣,為甚麼不喝?” 依娜問。
“我會客串一天凱欣?” 郭捷疑惑地舉起杯子。
“凱欣不好聽嗎?叫你欣宜如何?” 翠翠插道。
“欣琴也不錯啊!” 莉莉也加入道。
郭捷見眾女興高采烈地為他改名,好像很接受他的新身份,心情輕松地笑說,“欣琴要到萬圣誕那天才誕生,請各位不要把她催生啊!”
“安心把欣琴交給我們罷,那天我們一定把她打扮得雍容華貴的。” 莉莉說。
“對,如果那天有同事給你毛手毛腳,我給你向人事部投訴。” 依娜煞有介事地說。
為了準備這一天,眾女開始為郭捷大攪腦汁,務求創造出一個完美無暇的欣琴。
………
一天,依娜這樣對郭捷說,“你雖然加入公司短短數月,但大老板的兒子陳柏年對你的工作態度非常賞識。只要用心點做,我肯定你是前途無量的!”
“真的嗎?我見公司里的高級職員都是一家親的,若不是陳氏家族一員,會有機會晉升嗎?” 郭捷不信。
依娜見郭捷狐疑的表情,輕輕地按了一下郭的肩頭然后道,“這是千真萬確的,陳經理已經私底下跟我說了幾次。公司準備擴充,增設一個生物化學工程部。大老板陳錫堯屬意由陳經理出任部門總裁。為了出任此識,陳經理已經開始四處招兵買馬。你被看中,陳經理自有辦法解決這類技術性的問題,你等著瞧罷!”
“我只是一位初出茅廬的小子。幾個月來擔任研究員工作,也未曾交出過甚麼成績。神農架果汁的研究,也是剛剛起步,說陳經理看中了我,真是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呢?” 郭捷還是莫名其妙。
“陳經理閱人不少,不會看錯的。你資歷不足,公司自有方法栽培。你知道嗎?我以前的上司就是被公司看中,然后被大力栽培,保送到美國念博士。他自己分毫不出,期間還支取全薪呢!” 依娜鼓勵地說。
郭捷還是半信半疑,問道,“那麼陳經理的空缺將由你補上?”
“是的!你知我是陳家一員,升職當然沒有問題。” 依娜道。
“那麼甚麼時候會公布呢?” 郭捷問。
“應該是萬圣節之后。所以你萬圣節客串欣琴的表現,要盡量做到最好,以加深陳經理對你的印象。” 依娜答。
郭捷更加疑惑了,連扮一天女人也會和升職扯上關系!
“信我,當天的欣琴要盡量散發你的女性魅力,讓陳經理給你打上好分數。我可以擔保郭捷會很快出人頭地,平步青云。” 依娜續說。
郭捷開始在依娜的指導下,積極地準備著那天的來臨,務求以最佳狀態出現而忙得團團轉。



第三章

郭捷上了依娜特別為他安排,由專人指導的女性社交儀態,走路的姿勢,高跟鞋上的平衡,基本的化妝和補妝技考,甚至社交舞的女方舞步等等。
依娜還對郭捷說,“你記得你剛剛加入公司之時,各女同事都避忌和你約會嗎?其實她們是依從陳經理的吩咐,以免影響你將來的前途。”
郭捷仍然不解,但也沒有再追問。
這天是萬圣節的前一天,為了讓各同事有機會充份準備,公司提早于四時讓員工下班。
“今天我們會帶你到美容院由專業美容師為你先做蜜臘脫毛護理,然后電發和修甲。” 莉莉對郭捷說。
“只是扮一天女人,若把我弄成這個樣子,我往后數星期怎麼見人?” 郭捷不悅。
“你放心好了!我們用的美容師非常專業,絕對保證事后迅速還原。” 莉莉道。
莉莉和翠翠一齊坐上依娜的轎車陪郭捷到美容院。
“敏芝不來嗎?你們向來不是三位一體嗎?” 郭捷問。
“她要為你準備服裝,” 莉莉答, “明天一早我會為你化妝。
郭捷突然在心里閃出了一點恐懼。這一切好像不是只為著萬圣節化妝工作日和舞會這麼簡單,而是正在有計劃地瞞著他進行著一些不可告人的勾當。
到了美容院,沒有其他的客人。原來依娜包了場只做郭捷的一宗生意。
“我叫芬妮,閣下就是我們今日的貴賓郭捷罷?” 一位蓄短直發的美容師迎上來道。
郭捷微笑點頭。
“請跟我來。” 芬妮續說。
“你們經常有男顧客嗎?”郭捷獨自跟芬妮進了做蜜臘脫毛的房間。
“我們只管做生意,男女老幼,一視同仁。” 芬妮答。
房間里只有一張長方形的臺,和按摩床差不多。
“請脫下衣服讓我看看。” 芬妮問。
郭捷照著做了。
“唔!你體毛不算多。你今天做的是全身脫毛。我會由你腿部做起,然后做胸部、手臂和面部,最后是腋下和陰部。今日的目的是將你的身體顯得完全女性化。” 芬妮看著郭捷的身體說。
芬妮跟著叫郭捷俯伏在那長方臺上,并開始為郭捷的腿部鋪上臘。郭捷感到了一點暖意。
“你會聽到一些聲音,但請放心,不會很痛的。” 芬妮一面在腿上壓上一塊物料,一面對郭捷說。
芬妮跟著把臘條拉起。郭捷聽到聲音差點跳了起來,但又真的好像不很痛。
整過脫毛過程總共花了約兩小時。郭捷全身變得光光滑滑。
“你現在的皮膚又嫩又紅,可以先洗一個澡,但記著不要把水開得太熱,以免灼傷皮膚。” 芬妮教道。
“如果你想皮膚繼續嫩紅,歡迎你以后常常回來。” 芬妮還想繼續做郭捷的生意。
“你的手藝的確很好,但我不想以后都是光禿禿的。” 郭捷謝道。
雖然這樣說了,郭捷對他光滑的身體其實是有一點自豪。跟著他被帶進了美發室。
“你一定是郭捷了。我叫詠梅,今日會幫你燙發。” 一位金發師傅趨前道。
“我會把你的頭發燙得美侖美奐,層次分明。” 詠梅續道。
“莉莉說你可以給我迅速還原?” 郭捷問。
“放心罷!這是我的名片,隨給時我電話預約還原。” 詠梅答。
“做完頭發,我還會給你修甲,并掛上合適的假指甲,涂上甲油,之后還會給你化點妝,最后才讓你一睹你的全新形象。” 詠梅道。
詠梅大約忙了兩小時,然后把郭捷的椅子一轉,讓他面向鏡子道,“親愛的,你看你現在多漂亮啊!”
碰巧依娜、莉莉、翠翠和敏芝拿著幾包衣物推門而進。
“噢!欣琴,你真是變了美的化身,簡直是艷麗到不得了,我們幾人都給你比了下去。” 依娜贊美道。
“欣琴?好名字啊!” 芬妮道。
郭捷看見自己的新形象,也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四章

“我們一齊出去喝一杯為欣琴的誕生慶祝一下罷!” 敏芝提議。
“我這個樣子怎麼出去?” 欣琴問。
“你放心罷!我們會為你裝扮好才讓你現身的。” 翠翠答道。
欣琴望著她們在衣物包里拿出了胸罩、內褲、絲襪、紅外套、黑連身裙、一對黑靴、一雙夾的耳環、一只手表、幾只指環、幾只手鐲和一條項鏈。
“你先穿上這些衣物,再配上為你準備好的飾物,就與我們一模一樣,可以正式處女亮相了。” 依娜說。
“記著還要裝上這對義乳。” 敏芝端起一個盒子說。
“你自己一個人穿戴行嗎?要不要我們幫手。” 莉莉問。
“不會很難罷!” 欣琴輕快地回答。
“小心不要弄花你的化妝。” 莉莉吩咐著說。
約二十分鐘后,欣琴一副女裝從更衣室走出來。
“你很漂亮啊!” 依娜說。
欣琴望望鏡里那個很女性化的自己說道,“我這麼高,看上去總覺得不似。”
“你不知道時裝模特兒都是身材高佻的嗎?你放心好了。” 翠翠辯道。
莉莉拿起一瓶香水,在欣琴耳背擦了擦道,“再加上這一點女人香,就更加天衣無縫了。”
“幫我一個忙,我們不要去平時慣常去的酒吧好嗎?” 欣琴有少許靦腆。
“街角有一家新開的,我們好不好去試一試?” 依娜提議。
“好主意,我們現在就去。” 莉莉搶著說。
她們一眾五女,很快就到了酒吧。只見里面人頭涌涌,一雙雙眼睛從各處注視著欣琴,使她感覺得很不自然。
“把心情放松啊!” 莉莉在欣琴耳邊細細地道。
“對不起,我很緊張,心里卜卜跳。” 欣琴的聲音有點顫抖。
“立刻飲杯酒壯一壯膽罷!” 翠翠邊說邊揮手叫了一位侍應過來。
眾女各自叫下了單,喝了一巡。
“這里的酒不錯。” 欣琴贊道。
“不要喝得太多,以免第一次喝酒就失身啊!” 莉莉揶揄道。
眾女繼續談天說地,興高采烈。
酒過三巡,突然聽見敏芝說,“看,陳經理一家也來趁熱鬧呢!”
眾女目光一轉,見陳柏年和他父親陳錫堯正在進來。
“慘!第一次見董事長就見我裝扮成這個模樣,一定會留下極差的印象。” 欣琴怨道。
“這里這麼多人,說不定看不見我們呢?” 莉莉安慰著說。
“不!陳經理和陳董事長朝著我們的方向走過來呢!” 敏芝著急地說。
說時遲那時快,陳經理已在到他們的面前停下來向眾女打招呼,并上下地打量著欣琴。欣琴看起來顯得很不自然。
“陳經理,你可認得出我們部門最勤力和最有潛質的研究員嗎?” 依娜嘗試為欣琴解窘。
“唔!閣下是郭捷,對嗎?怎麼扮成這個樣子?” 柏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美女,搔了一下頭然后問道。
“這是為著明天的萬圣節化妝工作日和舞會的。 我們是幫郭捷試過妝之后然后過來慶祝一番的。” 依娜為郭捷答道。
“嘩!這個妝真的是維肖維妙啊!明日的最佳做型獎,很有機會呢!” 柏年贊道。
“我們那邊有要事,明兒再見!” 柏年辭別。
幾分鐘后,侍應端上了一杯加了冰的橘紅色的果汁。
“我們都是成年人,沒有下單買果汁呢?” 欣琴有點詫異問道。
“是對面那位先生賞你喝的。” 侍應指著對面的柏年說。
欣琴隨著向柏年望了一眼,只見他微笑地點了點頭,示意果汁是他特地請她喝的。
“大家一同向老板乾一杯罷!” 依娜舉起酒杯說。
欣琴見眾人皆舉起了酒杯,順手拿起那杯陳經理送過來不知名的果汁呷了一囗。
果汁味道非常甜美,卻試不出是從甚麼生果榨出來的。

第五章

“這是甚麼果汁,味道很好呢?” 欣琴問。
“我可試一囗嗎?” 莉莉也很好奇。
欣琴把果汁杯子遞樣過去給莉莉試了一囗,覺得有點像青檸,也有點像橘子的味道,“對呀!很好味,卻試不出是甚麼果汁。”
“我們陳經理經真是平易近人,” 敏芝道,“這麼好的男人,據說還未有女友呢?”
“可能是個工作狂罷!” 翠翠加入揍熱鬧。
“你們的消息不確呢!陳經理已有心上人,只是還未公開罷了!” 依娜像是柏年的代言人般道。
欣琴本想插囗,但想到她只是客串的,于是保持緘默。
“時間不早了!明天節目會編排得很緊湊,早點回家休息罷!” 依娜提議。
“我明天一早會到訪幫你準備一切。” 莉莉對欣琴說。
“不要忘記帶走你的衣物。” 敏芝道。
“衣物袋里有冷霜,可用作卸妝。” 翠翠道。
“今天的預演感覺良好,真是衷心感謝。” 欣琴謝道。
“預祝我們明天一切順利。” 莉莉道。
回到家里,欣琴看了看衣物包。她先把襯衣,半截裙和外套掛起。跟著把一些內衣、飾物、手袋和高跟鞋放好。最后一個袋內有一套黑色蕾絲睡袍,還附上一張紙條,上面寫道,“欣琴,延續你的美好感覺,并好好培養明日的心情,請穿上這舒適的睡袍睡個好覺。”
欣琴被逗得樂了,決定先洗個澡并卸妝。
欣琴在浴室看到自己光滑的身體,有點自豪和滿足。
臨上床前,欣琴看到那件睡袍,突然覺得她光滑的身體,應該配上滑雪雪的睡袍才合襯,自言自語說,“為甚麼不試一試呢?” 隨即把黑絲睡袍穿上。
蒙龍中欣琴被門鈴聲抄醒。
“來了!來了!” 欣琴聲音有點嘶啞地道。
從窺孔中欣琴看見莉莉一副牛女打扮站在門囗,隨即開門請她進來。
“你很性感啊!看你的面色,昨晚一定睡得很甜。” 莉莉說。
欣琴突然記起她還穿著睡袍未脫。
“快點梳洗剃須,好讓我給你弄頭發和化妝。” 莉莉道。
莉莉三兩下手勢便幫欣琴弄好頭發和化妝對欣琴該說,“現在穿上襯衣,記著不要弄花化妝。
“真不明白你們的扭扣為甚麼是在另一邊的!” 欣琴笑問。
“我也想知道為甚麼男士們的衣著就是硬要沖著和我們不一樣呢!” 莉莉說。
“現在要為你配上不同的飾物。今天是上班,飾物不可如昨晚的跨張。” 莉莉又說。
“昨晚的巨圈耳環夾得我很疼。我現在終于明白為甚麼你們要穿耳了。” 欣琴道。
“我現在把這些化妝品放進你的手袋,記著一天要補幾次妝,保持明艷照人。若有需要,可請我們代為幫忙。” 莉莉囑道。
“要這麼認真嗎?你們四位女士還可,其他同事不會覺得我玩過了頭嗎?” 欣琴問。
“不會的,我們全體同事都有份出錢讓你改造得盡善盡美的,請你放心盡量投入!” 莉莉解釋,“而且,如果你今天表現美滿并獲得最佳造型獎,還可帶契我賺一千大元呢。”
“怎會呢?” 欣琴一面說一面穿上為她準備的外套。
“我和庶務部的唐安琪打賭,她說你堂堂男子漢,怎會扮女人扮得似并獲獎呢?” 莉莉道。
“好的!我們就給全公司一個驚喜罷!” 欣琴欣然道。
莉莉和欣琴一齊步入公司門囗,見依娜和的翠翠在一起。依娜打扮成威武的希臘女戰神,翠翠則打扮成美艷的吸血魔女,正在竊竊私語。
“噢!欣琴終于來了!”依娜道。
“你們以為我會臨陣退縮嗎?” 欣琴望著她們的妝扮好奇地問。
“非也!我們只是正在回味你昨晚美好的表現。怎麼一講曹操,曹操就到。” 依娜辯道。
“謝謝跨獎!但我試不出那果汁是甚麼,始終是一個遺憾。” 欣琴接道。

第六章

說到這時,另外兩女正在步入辦公室。一個扮成貓女郎,另一個扮成女海盜。
“敏芝,你的海盜扮相維肖為妙呢!” 翠翠對著女海盜說。
“早晨,安琪!” 依娜望著貓女郎道。
“咪噢!這位女強人的服裝也不錯呢!” 安琪旋即對著欣琴贊美道。
“這位女強人是如假包換郭捷,是否脫胎換骨,可以假亂真呢?” 莉莉得意地道。
“啊!真的是郭捷嗎?” 安琪睜開眼問道。
“今日我是欣琴,但只此一天,下不為例。” 欣琴妞妮地答。
“嘩!太神奇了。你的形象設計師真是了不起。” 安琪稱奇道。
這時其他的同事陸續進來。莉莉一一把欣琴介紹給他們,并手舞足蹈地講述她們早一晚與陳柏年的經歷。
“不曉得陳經理今日會怎樣裝扮呢?” 敏芝問。
“好了!今天還是要工作的,請各位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開始工作罷!” 依娜道。
約一小時后,眾人見陳經理以黑道人物的裝束回到辦公室。囗里含著雪茄,腰間還掛著一把手槍,甚有威嚴。
“我今天特地這身打扮,誓將所有趁機偷懶的員工槍斃。” 柏年煞氣騰騰地說。
跟著柏年走到欣琴身邊恭維道,“昨天晚上,我和老爸都認不出你呢!”
欣琴嬌羞地扮了一個鬼臉說,“第一印象是頂重要的,所以全力以赴。”
“我老爸是萬圣節的忠實擁躉,所以創出本公司每年一度的重頭員工同樂節目。希望你今晚獲得獎項,滿載而歸。” 柏年好像已經先入為主。
“昨晚的果汁很美味,到底是甚麼生果呢?” 欣琴順勢問。
“這正是你正在研究的神農架奇果的果汁,還未有命名。我將奇果的果汁榨出,然后收藏在陰冷的地方發酵至有點酒香后入瓶。這是一種介于果汁與薄酒之間的飲料,全世界只此一瓶。這是一種由奇果果汁制出來的酒,但卻沒有酒味,所以喝起來像果汁,但又可以保存很久。昨晚開心,特地賞你享用。” 柏年解答得很詳盡。
“噢!原來是私伙。” 欣琴受寵若驚。
“我還有要事辦,今晚見!” 柏年告辭。
突然地間欣琴心頭上涌出了一些恐懼。陳柏年好像不是在工作上欣賞她,而是由于其他更深層的緣故。
當日過得很快,欣琴受盡各方面的贊美,包括其他部門的同事。
“今晚的舞會幾點開始呢?” 敏芝問依娜。
“六點正準時開始。” 依娜答,“記著今晚有自助餐,食物會很豐富。”
“今晚我們一伙兒去。” 莉莉對欣琴說。
“好的!” 欣琴答。
舞會在陳董事長錫堯家里召開,莉莉和欣琴準時到達。
陳家的別墅非常雄偉,樓高三層,孤單地位于陡峭的山顛,峭壁下是無邊的大海,海濤聲拍拍的向。
一位男仆向她們招手,并指示她們怎樣把車泊好。
“陳家給我的第一印象真好!這舞會一定會很成功。” 欣琴驚嘆道。
“你還未有進去呢!進去之后你的印象會更加深刻!” 莉莉回道。
兩女一進門,就看見頭頂上一座巨型的水晶吊燈,閃閃生輝。
樓下是大廳,一座旋轉梯,將樓下和二樓連接起來。旋梯鋪著大理石,梯旁的欄桿系滿彩帶,氣勢磅礴。
男仆指引她們進入舞廳,里面的裝飾都是為萬圣節而悉心布置,有各式各樣的南瓜、蜘蛛、彩帶、骷髏、棺木等等。舞廳的一邊有一位唱片騎師在播放音樂,另一邊有一張長臺則放滿食物,廳內還穿插著幾個小酒吧。所有人都裝扮成各式各樣的人物,連侍應也青一色的作了小鬼的打扮。
“我們去找點吃罷!” 欣琴對莉莉說。
兩女一同溜到在自助餐桌旁,遇上了陳錫堯董事長和他夫人。當晚他倆裝扮成唐明皇和楊貴妃的模樣。
“欣琴!今晚我認得你了。讓我介紹,這是內子碧珊。” 錫堯說。
“很高興全公司所有同事每年都和我盡情慶祝萬圣節,讓我全家都在歡樂中渡過。” 錫堯續道。
“我要多謝董事長呢!我今晚不只開心,而且大開眼界!” 欣琴道。
“好了!我們還要招呼其他人,請自便。” 錫堯辭道。
酒過幾巡之后,欣琴遇上了陳經理。


第七章

“欣琴,我有東西想給你看呢!可否跟我來?” 柏年說。
“好的!讓我先去拿杯酒好嗎?” 欣琴答。
“不必了!我有更好的呢?” 柏年道。
于是他倆一同離開了舞廳,進入了另一小廳。跟著柏年從酒柜里拿出一個瓶子,將里面的液體倒進杯子。液體的顏色和欣琴昨晚飲的一模一樣,欣琴立即意識到這就是柏年請她喝過的奇果果汁。
“因為只此一瓶,不能讓眾人享用。因為你喜歡,現再給你斟一杯。” 柏年道。
欣琴喜歡那果汁,于是立即一飲而盡。
“謝謝你,陳經理。我今晚遇到陳董事長和夫人,他們真是很和藹好客呢!” 欣琴謝道。
“我老爸就是特別喜歡萬圣節,他每年都花盡心思去把這一年一度的萬圣舞會攪得有聲有色呢!”
欣琴吃吃地笑了一聲。突然間覺得很想再喝那果汁,把空杯子放進囗唇呷了一下。
“陳經理是在這別墅長大的嗎?” 欣琴有點尷尬,試圖改變他的注意力。
“這別墅是我們的祖屋,已有八十多年歷史,是我祖父籌劃策建的。我三歲時祖父把這別墅和生意交給我老爸,然后自己退休并移民到美國。根據我們家族的傳統,父親會在兒子成家之后將家產傳給長子,但因為當時我祖父有重要開發項目在身,所以遲了交棒。” 柏年解釋得很詳盡。
柏年見到欣琴的果汁已經飲完,于是又給她斟滿了一杯,然后對她說,“讓我帶你叁觀一下我家的其他地方罷!”
“那麼,待你成家之后,這別墅和公司都是你的了。據依娜說,你快要宣布婚訊呢!” 欣琴問。
柏年不置可否。他引著欣琴,由一個房間走向另一個房間,每一房間都很寬敞。但莫名其妙地,欣琴對柏年的家,很有自己家的感覺,身心非常舒暢。
未幾,他們來到一座溫室,里面種滿了各種各樣的樹木,非常茂盛。
“我老爸就是喜歡研究草藥,所以溫室里面種滿了各種植物,方便我們的制藥研究。這里的植物都是有藥用價值的。” 柏年說。
“嘩!別墅內藏森林,真是不可思議。” 欣琴走到一棵樹下的長板凳坐下道。
“實不相瞞,這溫室也是我的擎愛呢。” 說著把手臂輕輕環著欣琴的腰間。
欣琴對柏年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一點也沒有抗拒,還面露著一點甜絲絲的欣然接受。這一刻她好像很享受陳經理的輕撫。
柏年雙眼凝視著欣琴道,“我知道你也很喜歡這地方,對嗎?”
慚慚地他把身體靠向欣琴,并從欣琴手上拿走果汁杯,放到一旁。
欣琴先打了一個顫抖,但很快就開始感到亢奮,并不能自制。
柏年在她唇邊輕輕地親了一下,欣琴很滿足地笑了一笑。于是柏年更加靠近了她,把她抱起,深深的吻了她一下。很快地演變成雙方攬作一團,互相擁吻!
欣琴充滿了欲念,完全接納了柏年的挑逗,一心一意地想做柏年的女人。

____[此處刪除若干字]

欣琴變成了一只馴服的羔羊,回味著被征服時的舒泰,含情默默地躺在柏年的大腿上仰望著他嫣然地笑了。
柏年呵護著欣琴把她扶了起來,并對她說,“來!讓我給你看我原本想帶你看的東西罷。”

第八章

柏年帶欣琴到溫室的一角。這里有一個小箱子,打開后有一組按扭。他選了其中一個按扭按下去。一陣隆隆的聲音突然向起,由上而下。欣琴舉起頭,看見一株植物緩緩地被降下,直至離地約四尺才停下來。這株植物呈滕狀,但主滕很粗壯,比柏年的腰圍還要粗,看來已生長了數百年。主滕的頂部上伸展著支滕,每條支滕也長得十分健壯,尾部都掛著一球狀的橘紅色果實。每個果實之下吊著小桶,去盛載由熟透了的果實慢慢地流下的果汁。
“這就是我們在神農架發現的奇異植物,我們幾經辛苦才移植了一棵過來,供我們作科研。你這幾天飲過的三杯果汁,都是從這些果實而來。這株植物最少已生長了五百年,是我們藥廠的研究重點。你最近負責的,只是對這奇樹的各項研究項目中的一個小環節。” 柏年一面說一面摘下最靠近他們的一個小果汁桶。
“你要否試一試呢?未經發酵處理的果汁效力更強呢!” 柏年續說。
欣琴把她的手指放進桶內黏了一些果汁,然后放進囗里用舌尖去舔。欣琴心內突然涌出說不出的喜悅,不期然地再把手指伸進桶中再黏了一把。慚慚地欣琴對果汁好像著了迷,開始直接用舌直接去舔那橘紅果實上的汁。不過一會,欣琴將整個奇果從滕上摘下,將整個果實放進囗中。她直接從果實啜吸著,使她滿囗都是果汁。她心中除了想著要喝更多果汁之外,已沒有其他。
柏年開始為她脫衣,把衣服放到一旁。但欣琴不覺,只是繼續沉醉在果汁的美味中。陳柏年望著光著身子的欣琴,慚慚地見她的身體開始慢慢地脹大起來。
欣琴感覺四肢無力,連手也舉不起。她慢慢地閉上了雙眼,跟著也無力從新撐開。但她已經心無雜念,只要繼續吸取果汁,甚麼也可以不理了。
柏年按下另一個按扭,這按扭放下了一條滕。陳柏年將脹大了的欣琴掛了上去。跟著欣琴就徐徐地慢慢被吊上半空,直至大約離地三尺才停下來。
柏年凝視著欣琴,見她的身體繼續慢慢脹大,腳部和手部也開始變形,漸漸地合拼和溶入了她的身體。過了不久,欣琴已經變得不似人形,而更像昆蟲作完全變態時的給一個蛹包裹著。這個蛹差不多是圓的,呈奶白色。
柏年從奇果上再摘下幾個果實,黏到欣琴的蛹上,給她作蛻變時供應需要的養份。
“很好!一切都按計劃順利進行著。” 陳錫堯董事長這時走了進來。
柏年點了點頭,“但我很過意不去啊!我其實想先徵求欣琴的同意才去動手呢!”
“孩子,請相信我,欣琴事后會明白我們的苦心的。” 陳父安慰著說。
“她要在蛹里住多久才完成變態呢?” 柏年問。
“太約一個月罷!” 待欣琴的蛹變成淺藍色,就代表變態完成,到時我們就可以為她破蛹。
“我們是否一切準備妥當,不會有差錯呢!” 柏年問。
“你放心!一切都會很妥當。我們還會為郭捷的失蹤作一個合理的解釋。他今晚回家途中遇上車禍,尸體被撞至面目模糊。公司的鑒證科會為他安排檢驗DNA,證實他的身份然后為他安排火葬了事。” 陳父解釋道。
“兒子知道老父辦事一向細心,但是我總是覺得心里不安呢!” 柏年嘆道。
“記著我們是非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難道我們族人的生存權就不值欣琴為我們委屈一下嗎?” 陳父安撫著說。
“話雖如此,我還是心里不安呢!” 柏年仍然放不下。
“孩子,欣琴是經過我們嚴謹的選擇過程然后中選的。她是最佳人選,無可置疑,請放心罷!” 陳父續道。

第九章

柏年每日下班都跑進溫室觀察欣琴的變化,細看著她的蛹慢慢的由奶白色轉為淺藍色。他殷切地期待著這一天的來臨,因為這代表著欣琴在蛹內蛻變完成,變成真女人。
“今日公司為已宣布死亡的郭捷舉行了喪禮,莉莉、翠翠和敏芝等都哭成淚人。而你父母因為只有你一獨子,白頭人送黑頭人,更是哭得死去活來呢!欣琴,我真是罪過,你出來之后,我一定會好好的愛護你,補償我的罪孽。”柏年對欣琴喃喃細道。
他不知欣琴在蛹內聽不聽到他的聲音,但把要說的話講了出來,心里總算是覺得安樂點。他對郭捷父母很內疚,訛稱公司為郭捷買了一百萬的人壽保將賠償金送了給他們。
“我不知你將來出來之后會否原諒我,但我希望你給我一個機會解釋。這件事對你來說也許不公平,但對我來說何嘗不是痛苦的抉擇呢?我們陳家的所作所為,是有苦衷的,我們是完全無意傷害你的啊!” 柏年苦惱地說。
這天柏年的母親碧珊也來了,看見兒子悶悶不樂。
“你曉得欣琴在里面是聽不見的嗎?” 陳母碧珊問。
“我只是想自己心里好過點罷!” 柏年聳一聳肩然后答道。
“是的!我也是過來人,對你現在的心情非常了解。你父親當年選了我然后在我身上所做的同一作為還不是和你一樣感到很內疚嗎?我們現在倆夫婦恩恩愛愛的,但一提起此事他還是抱著很大的歉意呢!” 陳母說道。
“媽,你記得當時身在蛹內的感覺如何呢?” 柏年問。
“那時就像睡公主一樣,沈沈的睡覺了,是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 陳母答。
“到欣琴的蛹成熟了,可以破蛹而出時,我和你的幾位姑姑都會過來幫欣琴破殼出關和協助她梳洗,讓她好好地迎接新生。到時你只要表現得誠懇一點,她一定會被你的誠意感動而既往不究的。” 陳母教道。
“萬一欣琴不肯原諒我怎辦?” 柏年問。
“我們會盡量幫她去適應新的生活模式。跟據我們的經驗,變身后本人接受不了的情況是少之又少的。記著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呀!” 陳母安慰道。
“沒有更好的辦法嗎?這樣始終是違背了別人的意愿啊!” 柏年問。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呢?我也希望將來藥廠能夠研究出解決的藥方呢!來!不要再想得太多了,今晚不要再呆在溫室了,一齊吃飯罷!看你近來茶飯不思,整個人都消瘦了不少呢!” 陳母道。
柏年點了點頭道,“謝謝你!我現在感覺得舒服多了。”
陳母微微地笑了一笑道,“好孩子,放心罷!事過境遷,一切都會沒事的!”
日子一日一日的過,欣琴的蛹慚慚地變成了淺藍色,意味著可以為她破蛹了。
這天碧珊,依娜,和柏年的其他姑姑來檢查欣琴已成熟的蛹,一致決定是時候為她破蛹。

第十章

只見她們數人在欣琴的蛹上開了一個小孔,然后小心翼翼地慢慢將仍然熟睡的欣琴從蛹里拉出來。跟著把她放進一個已預先充了暖水的浴缸,把欣琴一個月來身上積藏的污垢清洗干凈。
“看!欣琴被改造得非常完美,她現在已是一位如假包換,貌美如花的女子。” 依娜興奮地說。
“對!我也看到了。”碧珊附和。
欣琴的高度沒有改變,但已長出一頭輕柔若絲的秀發。她的身材曲線玲瓏,起伏有致,胸部高聳,臀部圓渾。
“但不知內部的變化是否一樣成功呢?” 柏年的另一位姑姑問。
“我們陳家的獨門神農秘方,何曾出過錯呢?時間可以證明一切,欣琴是一定可以為我們陳家開枝散葉的。” 碧珊滿懷信心,給她穿上了一件松身的睡袍然后再道,“現在最緊要是讓她繼續睡個飽,養足精神去迎接新生,這兩天我會全天候地伴著她,照顧她的一切所需。”
“對的,記得當日我剛出蛹之初,也是多得我現時的奶奶給我悉心照料呢?” 依娜點了點頭。
“我們都是過來人,大家都不會陌生了。” 碧珊道,“你們快給欣琴量一量身體的尺寸,我們需要為她添置一些衣服,好讓她醒來之后使用。”
“好的,我們立刻動手!” 依娜望著她的姊妹道。
兩天后欣琴終於醒了。她不覺地已睡了整整一個月,所以覺得身體有點疆硬,不期然地伸了幾下去舒展筋骨。她的雙目仍然有點繃緊,好像打不開似的。突然間她記起了熟睡之前曾與陳柏年囗交,羞愧之下使她清醒了不少,并坐了起來。她張開眼望一望四周,到處都很陌生。她又把雙手模了模她的身體,發覺她的體形已大大的改變了。她模到自己的雙乳,是實在而且堅挺的。她有點驚愕,定一定神之后,再伸手模下去,直至她的陰部,又發覺兩腿之間長了一個女陰。
惶恐之下欣琴站了起來,但是腳步浮浮的,幾乎站不穩。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竟然弄假成真,變了真女人!” 欣琴驚呼。
“對呀!事情已經發生了。” 坐在床邊對面的碧珊趨前道。
欣琴未有意識到董事長夫人會在她身邊,定一定神問題,“你是陳經理的母親陳夫人?”
“沒錯!我是陳太碧珊。你已久未進食固體食物,現在身體非常虛弱。請先坐下,以免倒下。”碧珊答道。
“這是怎樣發生的呢?好端端的怎會變了女人?” 欣琴坐回床邊問道。
“這是真的,你現在已是不折不扣的女人。” 碧珊詳和地答。
欣琴望著一面鏡子的她,跟著模了一下她的俏面問道,“鏡里的女子,真是我現在的模樣嗎?”
碧珊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呢?請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好嗎?” 欣琴心情仍然不能平伏。
“我們一定會給你詳細解釋的。但你久未進食,是否應先吃點東西呢?” 碧珊問。
“是呀!說起來我真是有點餓。我不知睡了多久,今日是甚麼日子了?” 欣琴問。
“十二月一日,你睡了整整一個月。” 碧珊答。
“現在已經是十二月?我睡了這麼久?” 欣琴問。
“神農果的改造過程是慢性的細胞培植和基因改造,不能一蹴而就。你先吃點東西,才慢慢給你訴說,好嗎?” 碧珊答。
欣琴著聽到她一個月來都未曾進食,也覺得有點肚餓,于是向陳夫人表示同意。
“我現在是否被軟禁著,沒有活動的自由?” 欣琴問。
“你又不是囚犯,怎會沒有自由?但為著你能迅速復原,你還是最好先留下來調理一下身子。” 碧珊答。
“但我想盡快知道到底在我身上發生了甚麼事呢?” 欣琴續問。
“你盡管放心,我們不會隱瞞事實的。” 碧珊再次保證。
欣琴再次望一望鏡里的自己,仍然不敢相實事實,嘆了囗氣把頭搖了搖。

接下頁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