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易裝文學 → [原創]我的"粉色流浪"生涯

[原創]我的"粉色流浪"生涯(上)

摘自星空變裝

作者——墜露

(一)

來到d市已經兩個月了,身上的盤纏已經花費逮盡,可我仍然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雖然擁有本科學歷,但似乎不起作用,聘用者首先關心的是你的自然形象,165公分的身高,自然被所有的用人單位拒之門外。
那天,我懷著幾乎絕望的心情繼續在城市的街頭張望。突然,一張紅紙上寫著的一條招聘啟事吸引了我:招聘,廣告宣傳人員,男女均可,地區、城鄉條件不限。
死馬當作活馬醫,我懷著撞一撞的心里撞到了位于二樓的招聘辦公室。這里,已經有幾個年輕男女在待聘,一名身著古裝的女子坐在梳妝鏡前,一名化妝師在她的臉上涂涂抹抹。待**近一看,哇,那女子的妝容真是奇特,濃妝艷抹不說,額頭上竟用篆書寫著一個“酒”字,再看那華艷的衣服上,前胸和后背上也寫著大大的“落燕酒”三個字。一位主管模樣的人解釋說:“這便是我們創意廣告,我們需要聘用這樣的模特在大街上走動宣傳。”
“哇”,幾個女孩發出一陣輕聲的驚訝,紛紛退卻了。最后只剩下幾名男子,我也在其列。我們的想法可能都一樣:那是女模特,男的是干什么的呢?看著我們不解和等待的目光,那為主管說:“男的也要這樣化妝,你們有誰愿意應聘?”
“啊?男的也要這樣?”這回該輪到男子們驚訝了。但是,沒有人退卻,他們的心理我理解,只要給口飯吃,已經顧不得什么臉面了,況且,這是在外地,沒有什么熟人,怕什么呢?
“那你們幾位都要報名了?”那位主管很興奮。待他一一巡視之后,淘汰了幾位高大雄壯的應聘者,挑選了七個,當然,我也在被聘之列。天哪,這是我頭一次遇到身材高大雄壯者被淘汰,身材弱小者反被聘用,天下真是無奇不有。一時我甚至有一種自豪感。

我們開始上裝了。先穿上紅紅綠綠的古代仕女裝,再戴上長長的假發,束在腦后,垂至腰間,頭部假發被做成造型,插上珠翠絹花等飾品,然后就開始在臉上涂抹了。我們坐在梳妝鏡前,轉眼間看到自己的臉被涂成濃艷的妝容,粉里透紅,卻也煞是好看。等到梳妝完畢,主管讓我們列隊站成一排,像發勛章一樣給我們每個人戴上兩串大耳環。相互一看,由于妝容很濃,竟看不出對方是男子扮演,儼然七仙女下凡。主管說:“七位仙女,把我圍起來吧。”我們手拉手,迅速圍起了一個圈。身子一走動,頭上的飾品丁咚作響,我們七位竟真像大姑娘一樣害起羞來,羞紅的臉色更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由于我的個子偏矮,比那幾位“姐妹”略低了一點,為了整體美感,主管拿來一雙紫色高跟鞋讓我穿上。為了整體利益,我也沒說什么,愉快地接受了(說也奇怪,這時我的心理竟也真的像女子那樣,希望把自己打扮得更漂亮一些)。主管讓我在“眾姐妹”前試著走走,可能是由于緊張的緣故,也可能是頭一次穿高跟鞋,竟一走一個趔趄,頭上花枝亂顫,兩串耳環似秋千蕩起。“眾姐妹”笑得前仰后合,好在經過幾分鐘的鍛煉,就能“運用自如”了,自我感覺,穿上高跟鞋走路,好像更有女人味。
接下來的事情就不是那么愉快了。主管讓我們重新站成一排,拿來兩個用花帶攛起的“落燕”牌酒瓶挎在我的脖子上,墜在胸前。我的心中似受了侮辱般一陣難受,“眾姐妹”也不約而同地反對。主管說:“你們簽約就得這樣干,這樣才能出效果。”我們反對道:“開始那個示范模特并沒有這樣帶著酒瓶。”由于群起攻之,主管也沒轍了,他轉身出去了一會兒,又回來了,說道:“這樣吧,你們不用戴在胸前了,用手托著總可以吧?”見主管已經妥協,我們也就不好再說什么,同意了這一方案。我胸前的瓶子終于被取了下來。
經過兩天的女性化走路和姿勢訓練,我們丁鈴光郎地下樓了,被主管引到大街上。剛一上街,就被觀眾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廣告效果極佳。但是,我們剛才在屋里的那種相互欣賞的美感卻沒有了,有的是一種像猴子一樣被人牽著耍的感覺。盡管觀眾沒有認出我們是男扮女裝,我們卻感到了觀眾的眼光如刺穿身,我們不再嘻嘻哈哈了,我們像是夾著尾巴一樣走路,沒有表情,不敢言語,畏畏縮縮,只想找個地縫趕快鉆進去。

(二)
我們“七仙女”在主觀帶領下沿固定路線展示一周后,主管就回辦公室了,他交代我們繼續游行下去,并由我走在最前。說真的,穿高跟鞋走這么遠的路,真是很難受,腳很疼很疼,走路也有些動搖西晃了,可我還得努力保持走姿和體態,否則,拿著酒瓶,穿著古裝,戴著行頭,走路一搖三晃,才讓人笑活呢。可是在沒有主管的帶領下,我又是走在最前頭,走路總是不能自在。汗水從臉上留下,溻濕了身上的古裝,我很擔心的是臉上的濃妝被汗水沖掉,從而漏出“廬山真面目”。可我沒想到,更大的麻煩緊接著到來了。
當游行到第三圈的時候,我實在是精疲力盡了,我也顧不得什么自尊和臉面了,將花帶連接的兩個酒瓶子干脆掛到了脖子上,讓兩個酒瓶子在胸前咣里咣當,就像主管最初要求的那樣。可就在這時,幾個穿制服的城管人員攔住了我們,問我們:“誰是負責人?有廣告許可證嗎?”我們幾個怕露餡兒誰也不敢出聲,一個個臉漲得通紅。城管見我們不說話,就說:“你們都是啞巴嗎?既然都不說話,就都跟我來吧。”
我們被帶到了城管局,塞到了一間房子內。眼看著一直不放我們出去,我們著急了,也顧不得害羞了,嚷嚷道:“我們都不是負責人,我們都是替人做廣告,放我們回去吧。” 我們一出聲說話,真相大白,幾個城管面面相覷,但仍不放我們走。只是過了一會兒,城管局的人都來了,像看猴子一樣來看稀罕,一邊看還一邊品評:還真像,真沒看出來,比泰國人妖都好看,真有意思。我們一個個都羞得恨不得把頭埋在懷里,可那些人卻說:把頭抬起來,讓我們看看阿。還什么羞呢。有一個城管走到我跟前,摸摸我的耳環,拽拽我的長發,說:“真漂亮,讓我抱抱吧。”周圍人一陣哄笑,我趕快閃開,耳環、首飾一陣叮當作響,假發卻差點兒被拽掉。我趕快用手扶正,周圍人又是一陣哄笑。
既然已經漏餡兒,也不能在游行展示,我們要求把妝卸掉,可他們卻不允許,說還有事沒有辦完呢。要我們好好配合,辦完事后就放我們回去。
我們就這樣帶著妝一直等著,等城管的人都出去了,我們為了打發寂寞,互相又幫著把對方不整的衣妝整好,首飾插好,互相欣賞起來。可能使剛才太緊張的緣故,也可能是感覺倒我們的“美女”生活快要結束了,現在我們也想放松一下,說來也怪,在這個特殊的地方,我們互相打量著,竟真像欣賞美女一樣,感覺特別刺激。開始時,沒有人說話,屋里很靜,只有每個人頭上首飾碰撞的聲音,叮叮咚咚,悠揚悅耳,。一個“姐姐”走到我跟前,說道:“妹妹果然是貌若天仙,怪不得人見人愛呢。”我說:“姐姐也是天仙下凡呀。”說著,我們情不自禁抱到了一起,周圍的姐妹們一陣哄笑,可這次哄笑我們不覺得難堪,反而笑得很暢快。可但當我們分開的時候,頭上的首飾和發髻卻纏到了一起,一時竟難以分開,在“姐妹”們的幫助下才得以解脫,姐妹們說:“還真是難分難舍阿”。
就在這時,門突然打開了,一個扛攝像機的人和一名拿著攝影燈的人走了進來,他們自我介紹說,他們是電視臺的,想拍幾個鏡頭,希望我們配合。攝影燈刺眼的燈光照在我們身上,不容我們逃脫,我們一時感到非常窘迫。一位主持人摸樣的女孩拿著話筒說“觀眾朋友們,你們相信嗎,這幾位廣告女郎竟是男兒身。。。。。。”**持人的這句話,竟像是剝了我們的一層皮,我們羞得無地自容,當攝像機再次掃來時,我們紛紛用手擋住了臉。當拍完這個鏡頭,我們自以為得以解脫時,
他們又提出,要拍一下我么在大街上游行的鏡頭。我們不愿意,城管的人說,拍完這個鏡頭就讓我們回去。無奈,我們只好又返回到大街上,由不得我們的百般羞辱之感,為他們重新表演了在大街上的游行展示,當然,他們還沒有忘記讓我們拿上那只“落燕”牌酒瓶。
當我們逃也似的回到“落燕”牌酒公司的辦公司時,主管竟很高興地說游行展示很成功,要為我們慶功,還說,晚上要在電視里看我們的倩影。
晚上,當在電視里看到我們的窘相時,我們懷疑,整個過程是不是都是主管設計好的,都是“創意”的一部分?

(三)

我們在“落燕”酒公司的游行展示就此結束了。這次短暫而奇特的打工生涯只持續了兩個星期,正當我們為前途一籌莫展時,突然來了一個自稱是歌舞團的人,指名要見我們上街展示的“七仙女”。
“我在電視上看到了你們的古裝造型,也很欣賞你們的創新精神和勇氣,我們歌舞團邀請你們加入。”
我們欣喜若狂,沒想到電視新聞不僅為“落燕酒”做了免費廣告,也為我們“七仙女”做了形象宣傳。更沒想到,一轉眼間,我們竟成了歌舞團的演員。
我們來到了這個名叫“星佳”的歌舞團,實際上,這是一個印度“大篷車”式的歌舞團,全國各地,巡回演出,到處流浪。
團長指示我們說:“你們仍然是團里的‘七仙女’,你們首先要做到的功課就是瘦身運動,首先要把腰身細下來,要能穿得上團里最瘦的演出服裝。
于是,我們每個人的腰部都被用長長的布帶緊緊的纏住,不停地作跑步彎腰等運動,即使吃飯和睡覺時也不得松開纏身的布袋,并且一天比一天纏得緊。所以,我們吃飯時也只能站著吃,飯量也一天比一天少。兩個月后,我們的腰身已明顯細瘦了許多。尤其是我,腰圍已達到了令人羨慕的一尺九寸!
這時,團長開始“武裝”我們了,第一次“武裝”登臺尤其讓我感到新鮮刺激。化妝時,化妝師讓我脫去衣服,只剩下一件褲頭,他把一件我從來沒見到過的“假乳”粘到了我的胸前,在“假乳”的里面還放置了兩個盛水的氣球,這樣,只要身子一幌動,兩個假乳就像兩只兔子一樣跳動起來。胸前陡然增加了兩個會跳動的東西,我感到又有趣又好玩,用手撫摸了一下,竟象是撫摸到了另一個女人,下身竟突然漲了起來......
接下來,化妝師給我穿上了一件潔白的婚紗和一雙足有10厘米高的白色高跟鞋,寬大的裙擺用塑料裙撐撐起,一個高胸細腰大裙擺的男子站起來了。。
最后,開始做臉部和頭部化妝:戴上假發,盤起發髻,插上白色的百合花,戴上了三串閃光的亮珠項鏈和兩串同樣閃光亮珠耳環;抹上粉底,涂上胭脂,描上黛眉,粘上長長的假睫毛。當這一切收拾完畢,再看鏡中,一個亭亭玉立,婀娜多姿,顧盼生輝,嬌羞欲滴新娘子款款走來。
這是我嗎?我不敢相信,看著鏡中的新娘,我欲昏欲醉,難以自持,下邊的那個東西更加腫脹起來,好在,寬大的裙擺遮擋住了這一切。
該我上臺了,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兩手掂著裙擺走向舞臺。我的首次登臺演出很簡單,就這樣穿著婚紗掂著裙擺在臺上走幾圈即可。我剛一亮相,臺下就歡呼雷動,掌聲口哨聲不絕于耳。
我第一次有了做明星的感覺!

(四)
在“星佳”歌舞團最初的日子,就是每天作服裝展示模特,倒也過得輕松愉快。在這期間,我過足了服裝癮,也大開了眼界。僅拿服裝的原料來說,就有布料的,塑料的,竹料的,木料的和金屬的,最奇特的,是用石料做成的服裝。
那件石料服裝是用大大小小的鵝卵石做成的,鵝卵石打上眼兒,用線繩連接,穿綴在一起,做成胸罩和裙子,胸罩使用較小一點的卵石織成,下面還有用石珠串成的流蘇,胸罩的吊帶和裙子是用較大一點的卵石穿綴而成。頭上頂著幾塊雞蛋大小的卵石加工成的頭飾,耳朵上綴著石珠耳環,項上帶著核桃大小的卵石項鏈。整個石料服裝和裝飾品加起來有二十公斤重,穿戴在身上,確實是很大的負擔,為了完成演出任務,我只有負重而行。石料服裝穿在身上,涼涼的,滑滑的,走起路來,嘩啦嘩啦作響,穿著石裙子走路,不能走得快了,即便如此,每次演出下來,兩條腿都被磨得通紅,膝蓋常常被磨爛。開始的時候,我們穿著這樣的服裝都還覺得挺新奇,可到了后來,誰都害怕穿著這樣的石頭服裝演出了。可是,愈怕什么,什么偏來,這石頭服裝偏偏受到了觀眾的捧場,每當我們穿著這石頭服裝出場,觀眾總是哇哇亂叫,掌聲雷鳴。導演受到啟發,又為我們編排了“石裙舞”,讓我們在臺上穿著石裙,扭著屁股,隨著音樂節奏相互碰撞起舞。果然,此節目大受歡迎,觀眾常常要求延時,我們遲遲不得退場。于是,石頭服裝演示倒成了我們的保留節目和壓軸戲。
“石裙舞”之所以成為壓軸戲,除了大受歡迎外,就是觀眾要求散場后和我們合影。合影前,觀眾總要摸摸我們身上的石頭,看看是不是真的,當我們嘩嘩啦啦地和他們擁抱在一起時,他們才算滿足。有一次,有一個小姑娘和我擁抱時,我故意用了點兒勁,摁得那小姑娘哇哇直叫。
“石裙舞”成為壓軸戲的一個原因還有,石頭服裝搬運起來太重,工作人員總是讓我們最后穿著離開演出場地,于是,我們就不得不穿著這沉重的石頭嘩嘩啦啦地上車和下車,直到回到駐地,畢竟,穿在身上比用手掂著和托著省些力氣。
表演石裙舞是異常艱苦的,我想,也就是我們這些年輕男子,若真讓那些瘦弱的女孩來表演,三十四斤的石頭穿戴在身上,還真把她們給壓趴下。此外,我們還得經受寒冷的襲擊,為了出效果,我們表演石裙舞,身上只穿了一條三角褲頭和一件假胸,若是在夏天表演還好,若是冬天,場內的氣溫再不高的話,我們穿著石裙,渾身顫抖,我們這時已顧不得身上被石頭摩擦和碰撞的疼痛了,我們需要不停的抖動來產生溫度,所以,在臺上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是嘩嘩啦啦地響個不停,演出效果卻是特別的好。演出結束后,我們穿著石裙,裹一件軍大衣就回駐地,身上的石頭被暖的熱烘烘的。這樣的時候,我們不敢多想,多想一會兒,滾燙的熱淚就會跌落到高高的石胸罩上。有一次,我和一個“姐妹”穿著石衣相抱而泣,許久許久,只有石頭相磨的聲音和溻濕在對方身上的一片眼淚。數年后,我的女友讓我穿著這件石裙和我再次相抱。
“石裙舞”成了我們星佳歌舞團的驕傲,也成了我們的艱辛和屈辱。

(五)

我們歌舞團的工作,除了正常的演出之外,還要兼顧“外租”業務。比如慶典禮儀等,我們團里的青年女子比較少,不夠組成一個禮儀小姐隊,于是,我們幾個也就常常被喬裝改扮,濫竽充數。
那天是市里邊的一個重點工程竣工,我們腳蹬黑色高跟皮鞋,身著緊身的紅色旗袍,斜披著鮮紅的授帶,頭上盤著高高的發髻。我們的工作是列隊迎賓并參加剪彩儀式,難度不大,內容也不復雜,可是我們相當緊張,因為市領導都在場,而且是在白天,眾目睽睽之下,我們生怕露餡兒。雖說第一次易裝表演也是在白天,在街上,可那是化了很濃很濃的戲裝,把自己的本來面目完全遮蓋。當禮儀小姐,總不能也畫個濃艷的花臉吧。
我們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堅持在竣工現場,領導剪彩,我們托著花盤緊緊站在領導的身旁,電視現場直播,我們在顯著的位置和領導一起露臉。整個過程非常順利,沒有人懷疑什么。這時我相信了那句話:愈是危險的愈是安全的。在這樣的場合,誰能懷疑什么呢?再說,人們的焦點并不集中在我們身上。
晚上,市領導邀請我們全體禮儀小姐共進晚餐。這可怎么辦?市長邀請不能不去。我們團長說:“沒關系,去吧,白天都過了,還怕晚上,晚上是我們的世界啊。”又交待說:“幾位真小姐要和你們坐到一起,領導敬酒時,你們不要說話,只作害羞狀即可,有幾位真小姐應付場面,保準沒事。”
晚上,我們濃妝艷抹,身著迤地長裙步入宴會大廳。我特地穿了一件深紫色的敞胸晚禮服,肩上綴著一朵碩大的艷麗荷花,胸前佩帶著閃光的仿鉆石項鏈,耳朵上綴著長長的閃光耳環,一路走來,珠光搖曳,熠熠生輝,很快便吸引了眾人的眼球。我旁若無人,傲氣十足地在座位上落座,充分享受著高貴公主的特殊禮遇。
我們保持著矜持的儀態邊吃邊喝。一會兒,市長來敬酒了,一個一個的敬。來到我跟前,非要我連喝三杯,我只顧羞紅著臉,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直到把三杯酒都喝入口中,市長方用手撫摸著我裸露的臂膀,說:“好樣的,海量,我就喜歡你這樣的。”臨走,他又給我一張名片,低聲說:“有什么問題,跟我聯系”。
總算是有驚無險,我回到了駐地,心里仍是突突亂跳。看那張名片,赫然印著:朱有文 政府副市長。我后悔穿那樣招人眼目的服裝,差一點出亂子。至于市長說聯系的事,那只不過是酒場客套話吧。我心里這樣想。
第二天晚上演出后,我正穿著石裙子和觀眾合影,一個人突然來到我的跟前,我一下子驚呆了--竟然是朱副市長。因為它的長相太特殊了,肥肥的身體足有二百多斤,我一下就認出了他。朱副市長和我握手、合影,我一句話也不敢說,直到送他離去。
幾天以后,團長把我叫到一邊,很神秘的說:“市長讓你去找他,這是怎么一回事?”我跟團長說明了事情的原委。團長很抱怨地說:“誰讓你多事,這下可好了。”又說:“你要真是個女的就有福氣了,唉。”
“團長,我不愿意去,也不能去。”我著急地說。
“你不能不去,你不去,我們就不能在這兒演出,在這兒生活。”團長更是著急。
“那怎么辦?我一去就露餡了。”我哀求著說。團長說:“你必須去,即使露餡兒也得去,露了餡兒就向他坦白,祈求原諒。”最后,團長安慰我說:“去吧,隨機應變,或許有救,我們團里就靠你了。”
“那我就去吧,不過,我穿什么去呢?男裝還是女裝?”
“當然是女裝,著男裝他怎么知道是你呢?”團長斬釘截鐵的說道。
第二天,我就只身前往市長家去了,地址是市長事先說好了的。
我身穿一件素白的連衣裙,披肩的長發整齊的梳在腦后。這時我第一次著女裝只身走在大街上,心里很有些不安。入團兩年了,我的頭發已經蓄長,演出已經不需要戴假發了,平時,我們也經常穿著女裝,可是那是在劇團里,而且是跟“姐妹們”在一起,而這一次,是我獨自一個。好在,這兩年在歌舞團里,晚上演出,白天很少出門,不見陽光,再加上經常使用護膚用品,皮膚養得白白嫩嫩的,天天扮女子,動作漸已女性化,外表上,已經完全看不出男子樣了。所以,一路走來,并沒有引起路人注意。
到了市長家,輕按門鈴,門開了,一位保姆樣的小姑娘見到我,問:“你是墜露小姐吧?真漂亮。”邊說邊露出一幅羨慕的樣子。我點點頭,小姑娘把我引到二樓的一個房間,說道:“副市長就在這個房間。”
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可我還是不由自主地敲起了門。門開了,市長只穿了件褲頭和背心,腰圓的象缸一樣,愈發現的肥胖。看見我,他兩眼發光,把我拉了進來,猛地攬起我的細腰,把我橫抱在腰間,我驚惶地“啊”了一聲,緊張得大氣也不敢再出。
市長把我扔在了一張大床上,不由分說,抱起我的頭就狂吻了起來,吻遍我的額頭,我的眼睛,我的臉,他就要把嘴吻向我的嘴了,我使勁搖著頭,掙扎著想逃脫,他卻把那肥胖的二百多斤缸一樣身體壓在了我細小的僅僅九十八斤的身體上,我動彈不得,喘不過起來,他的嘴追著我的嘴,一下子把我給壓住了。
我不能再沉默了,我顧不得怕露餡兒了,猛地喊了起來:“市長,我是男的。。。。”

市長怔了一下,但不是很吃驚的樣子,他的一句話卻讓我驚得目瞪口呆:“我知道,我的小美人,我就喜歡你。”
我頓時忘卻了掙扎,渾身酥軟無力。市長仍壓在我的身上并左右晃動著,一會又輕輕的吻向我的臉,我緊咬牙關,不讓他的舌頭伸進我的嘴。兩行眼淚情不自禁流了出來。
我的眼淚止住了市長的瘋狂。他坐了起來,我也就勢坐了起來,在床邊,他又抱住我,滿含深情的說:“對不起,但我太喜歡你,。”又說:“你是個女子,比女子更女子。”
我搖搖頭,撩起裙子給他看,他卻把我的受壓下,說不用。
他不再為難我,只是說,“我很想和你叫個朋友,就象就象紅顏知己一樣。你好好考慮考慮。” 我起身出門,在門口,他又抱住我,我向木頭人一樣,任他又吻了我的臉。

回到歌舞團,團長問我情況,我只是搖頭,不語。團長很焦慮的樣子。
此后幾天,很平靜,向沒事兒的樣子。可我心里預感,風雨就在后頭。
果然,團長終于又找我談話了。
團長說:“我都知道了,你考慮的怎么樣了?”
我說:“團長,難道你真讓我去?我可是男的阿。”
團長說:“其實也沒有什么,南方有很多像你們這樣的易裝演員都去陪客,只不過我沒有讓你們去罷了。”
我說“我堅決不去。”
團長說:“那我們的歌舞團就會被解散了。”
我沉默不語。但我不相信。

接下頁


捕鱼大师手机免费下载